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连载中

都市绝品魔皇

作者:爱嘲讽的刺猬 | 科幻想象

收藏

  陈策是一代魔皇,因所害所害,身死道消,但不想复活到了地球,成了一个豪门赘婿。“这地球还也没任何人,有资格看不起我!”“欠我的我终要要回去,骂我的我要稀巴烂他们的脸“必死的杀局,竟然让自己用这种方式躲掉了?”。

第11章 啸哥的选择_都市绝品魔皇_ 陈策, 左晴川

    陈策不明白酒吧里的人怎么想的,他对酒吧的事儿也没太在乎。他出门时后,就骑着小电驴,直接回去了。再打开房门,出乎意料的他意外发现家里没人。就边准备好晚饭,边等着。说出来,他出门之后,就骑着小电驴,直接回家了。。...

    陈策不知道酒吧里的人怎么想的,他对酒吧的事儿也没太在意。

    他出门之后,就骑着小电驴,直接回家了。

    打开房门,意外的他发现家里没人。

    就一边准备晚饭,一边等着。

    说起来,上辈子作为魔皇,他从小就得到了特殊的优待和培养,身边从未少过四个侍女,做饭这事儿他还真从没干过。

    要不是有前身留下的记录,他注定抓瞎了。

    而做饭的时候,他也在想,这玩意好像挺好玩哈。

    于是他一口气关注了二十多个做饭的某音号,满心踌躇。

    他想着自己应该不用多长时间,就能做出满汉全席了。

    带着这样的幻想,陈策第一顿正餐,就做好了。

    看着盘子里黑漆漆的东西,他很是犹豫这玩意能不能吃。

    要不是知道这玩意的原身是什么,这种漆黑程度他甚至要怀疑是不是有毒。

    然后他想着,还是订外卖吧。

    有了某音,他对现代人的生活方式已经相当了解。

    没有什么批判意识,他只觉得这样的生活,还真是幸福啊。

    不过他今天注定等不到回家的左晴川了。

    就在他坐在客厅里差点没睡着的时候,手机来电话了。

    陈策看了眼来电显示,竟然是唐佳玉?

    接通知后,唐佳玉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只是和之前还一副鄙视的语气不同,此时的唐佳玉语气十分慌张,语无伦次,甚至还带着哭腔。

    陈策问了好半天才问明白发生了什么。

    原来在厂子着火这事儿之后,又出现了另外的变故。

    左晴川的工厂员工联合起来讨薪!直接将厂子的车道堵了足足三个小时。

    而在混乱中,左晴川受伤了,此时正在医院呢!

    挂了电话,陈策面无表情,但瞳孔中释放着一股危险信号。

    这接连的两件事,看似巧合中充斥着足足的阴谋的气息。

    特别是他在知道着火这事儿是人为之后,他基本可以去确定,讨薪这事儿也是有人蓄意的。

    但这都不是他关注的重点。

    他关注的重点是,左晴川……竟然受伤了?

    他面无表情,但内心十分愤怒。

    这情绪,有陈策前身的执念,也有他自己本身。

    陈策前身,对左晴川的感情真的是一种执念,其中的挣扎和纠葛,陈策在笔记中看的十分清楚。

    所以他虽然没说,但早已经下定决心,要给左晴川一世荣华。

    不然以他此时的能力,说离开左家,那是轻而易举。

    修行者,从根本上已经脱离了世俗规矩。

    但现在,他发誓要保护的人,竟然受伤了?

    那么是不是有可能会死亡?

    重生以来一直很轻松的陈策终于意识到一个问题,那就是这世界的人虽然渺小,但破坏力是巨大的。

    他不怕任何人,但他想要承诺的人,却会轻而易举的受到伤害!

    “看来我是轻松的太久了。”

    他很是自责。

    二话不说直接下楼,然后就朝着医院赶去。

    当他到了医院,直接迎上来的就是丈母娘王纯。

    直接就是劈头盖脸的痛骂:

    “你说你能干什么你?早就让你过来帮忙,可你倒好,来了瞅了一眼竟然走了?怎么着,我们左家留不住你了?你就盼着我闺女出什么事儿是不是?你是安的什么心?你还是个人么?告诉你,要是晴川今天有个什么事儿,我做鬼都不放过你。”

    陈策头一次觉得这丈母娘说的挺对的,看着丈母娘,他沉声道:

    “妈,你放心,如果晴川出什么事儿,我这条命赔给你!”

    说完,他直接来到急诊室门口,问唐佳玉:

    “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唐佳玉看到陈策,本来想骂人,可看他一脸危险,一时间竟没反应过来,下意识把事情说了。

    然后陈策这才知道,原来这公司欠薪其实是和员工商量好的。

    作为左晴川手头仅剩的一家企业,虽然业绩一直下滑,但这是市场原因,其实和左晴川的关系不大。

    而左晴川作为一个领导者,反倒十分尽心负责,和员工也相处的不错。

    所以当左晴川判断今年冬季会有一批盈利高峰的时候,她就同员工商量说晚发一个月的工资,以此来换取现金流,进行生产。

    为此,左晴川忙了整整一个月。

    从服装定型到生产,再到线下售卖,各种方案都已经齐全了。

    谁想到就出现了今天这事儿。

    顷刻之间。

    左晴川过去做的所有努力都白费了。

    生产的服装被烧毁了大半。

    这无异于是釜底抽薪,直接将她厂子未来的一切可能全都抹杀。

    “这还不算,更可气的是,老板明明都和那些员工都商量好了……”

    唐佳玉不是个脆弱的人。

    一直跟着左晴川,她碰见的困难也多了去了。

    要是个脆弱的,早就辞职不干了。

    但碰见今天这情况,她还是忍不住哭了出来。

    内心也十分的委屈。

    陈策没照顾她的情绪,直接问到带头讨薪那人的联系方式。

    唐佳玉看出了他要干什么,但对他没有任何信心。

    “你去找了又能怎么样?之前老板都和他说得好好的,不也这样了?你就别添乱了。”

    陈策对此不置一词,只是说了句:

    “你最好准备点小米粥。”

    然后他就转身离开。

    而在他转身离开不久,急诊室的房门推开了,左晴川被推了出来。

    此时的左晴川,除了脸色不好,有些惊魂未定,身体并没有什么大损伤,瞧见唐佳玉说的第一句话就是:

    “我想吃点小米粥,你能帮我买来么?”

    然后唐佳玉就……一脸见了鬼的模样。

    这难道是什么预言术?

    ……

    ……

    预言。

    陈策不会。

    这不是想学就能学的。

    在方寸界,他也碰见过几个掌握这种能力的人,但那都是天生的天赋。

    后来他明白,这种能力已经涉及到法则的层次。

    而他之所以知道小米粥,只是之前释放神魂之力,探测左晴川的身体情况之后,听见了她的梦话。

    至于他,离开医院之后,就按照地址找到了那个带头讨薪的中年男人。

    那是个生活十分拮据的一家三口。

    本来满是怒火的陈策看到这样的情况,没说任何责备,因为这明显是被人利用了。

    问过之后,情况也像是想的那样。

    他还受人蛊惑,而蛊惑他的人,正是啸哥。

    倒是这个中年老汉,再知道自己这事儿竟然让左晴川受伤之后,一脸愧疚:

    "小伙子,我也是没办法啊,我儿子上不了学,那人说只要我带人过去充个数,他就能把这事儿解决了。可谁想到去了之后,事情就成这样了……"

    对男人这样,陈策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就转身离开。

    他看过很多人的人生,他知道,任何人的人生都是在选择。

    有可能选对,也有可能选错。

    中年老汉的选择,在他看来是值得的,那就是对。

    但这所谓啸哥的选择,一定是错的。

    因为,他惹怒了不该惹的人。

    陈策冷笑一声,觉得自己是时候和这个啸哥认识一下了。

    然后他再次去到了coco。

    但这次和之前只是来碰运气不同。

    他这次进门,直接找到了酒吧经理,一个精明的男人。

    然后坐在沙发上,他直接下令;

    "叫刘啸滚过来!"

    刘啸就是啸哥。

    酒吧经理明显记得陈策,知道他一招就让王雄晕过去的事儿。

    也没废话,直接将手下叫了过来。

    足足二十几个,站了一排。

    “哥,我不知道你是从哪来的,但是如果我就这么叫了啸哥,那我这饭碗肯定保不住,所以您还得展露下您的能力,省的有人背后说闲话。”

    说这话时,经理的眼睛看的不是陈策,而是手底下这二十几个。

    陈策有些意外他的处事方式,聪明,谨慎。

    他喜欢和这种人打交道。

    所以也没拒绝。

    只见他脚尖一挑,经理室足足有数十斤的桌子就直接飞上了天。

    而在落地之前,陈策一条腿如同利刃,咔嚓一下,直接将桌子拦腰砍断。

    咔嚓!

    清脆的木板碎裂声,清晰的传进所有人的耳朵。

    看着面前一地狼藉,经理眼角狠狠抽/动一下,然后没有二话,直接拨通了刘啸的电话。

    而电话里,他也没有任何隐瞒,直接说了陈策的目的。

    只是在撂了电话之后,这经理将所有人清理出去,然后就一脸堆笑的来到陈策跟前,直接递上一张名片。

    “陈先生,在整个方青市,我还是熟门熟路的,以后有任何需要,比如跑腿,打探个消息什么的,都可以找我哈。”

    陈策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然后看到名片最中间写着两个字:

    “段春。”

    只是,陈策把事情想得简单了。

    段春一个电话并没有叫来刘啸。

    来的是个习武之人。

    那是个浑身腱子肉饱满的汉子。

    一身血气远超常人。

    相比正常人来说,这样的人明显比普通人距离修仙者更近。

    太阳穴很鼓。

    一双眼睛也如同闪电,十分骇人。

    陈策看历史中,知道武术,是华夏传承的东西。

    而他此时是头一回亲眼看见。

    但他此时没有什么心思理会来者。

    他只是想着刘啸。

    “看来这事儿,今天不能善了。”

    想着他没说什么,直接站起身。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