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连载中

都市绝品魔皇

作者:爱嘲讽的刺猬 | 科幻想象

收藏

  陈策是一代魔皇,因所害所害,身死道消,但不想复活到了地球,成了一个豪门赘婿。“这地球还也没任何人,有资格看不起我!”“欠我的我终要要回去,骂我的我要稀巴烂他们的脸“必死的杀局,竟然让自己用这种方式躲掉了?”。

第9章 有文化的大奥哥_都市绝品魔皇_ 陈策, 左晴川

    陈策明白自己这身份,是这样地位。虽然总让人骂着窝囊废,也真是一件非常不爽的事情。尤其是,他现在的还不明白对方是谁呢,对方就张口骂他。便就顺口回了句:“是什么原但是总让人骂着窝囊废,着实是一件十分不爽的事情。。...

    陈策知道自己这身份,就是这样地位。

    但是总让人骂着窝囊废,着实是一件十分不爽的事情。

    特别是,他现在还不知道对方是谁呢,对方就开口骂他。

    于是就随口回了句:

    “是什么原因让你内心如此不平?我想是因为你出牌太横。”

    “什么?”

    陈策瞥了眼她某个部位,貌似轻蔑的说了句:

    “对A,要不起。”

    这回,唐佳玉听懂了,脸也瞬间红了。

    是羞愤的。

    甚至为了掩盖这事儿,她还故意将自己的长发剪短了,以此来增加自己的英气。

    可她这事儿,哪里轮得到陈策说啊?

    你有什么资格啊?

    唐佳玉顿时就一瞪眼睛,脏话都不用准备,就要喷口而出。

    可这时候,陈策却不看她了,转头看向远处火光处,问道:

    “出什么事儿了?”

    唐佳玉本来不想告诉他,可看到满脸焦头烂额的老板,还是不情愿的说了。

    然后陈策才知道,烧着的不是别的地方,正是左晴川手里服装厂的库房。

    “你说,这不是雪上加霜是什么?左姐才跟家里打赌,说三个月就能扭转服装厂的经营情况,这时候就出了这事儿。”

    “整个服装厂一半的库存可都在这了,这一下全没了,这让左姐之后怎么办啊?”

    果不其然,陈策看着远处的左晴川了,果然从她脸上看到了愁容。

    虽然接触时间不长,但是陈策对自己这位老婆还是挺了解的。

    知道她心气高,如果不是碰见难以解决的困难,绝对不会有这种表情。

    但是知道这情况后,陈策就启动了自己的小电驴,准备走了。

    唐佳玉一脸蒙蒙的看着他:

    “哎,你干什么去?”

    “哦,情况我也了解了,确定自己也帮不上什么忙,而且警察叔叔不是在么?所以我回家睡觉去了。”

    气的唐佳玉看着他的背影,咬牙切齿的狠狠跺脚。

    ……

    ……

    再说陈策,也没真的就这么不管不顾的回家。

    重生回来,在看了原身的笔记后,他很清楚的知道原身的想法。

    他其实是喜欢左晴川的,他是希望她可以很好地。

    而陈策作为一个后来者,他承了原身的情,从道义上就要完成原身的心愿。

    这么想着,他骑着小电驴,一路风驰电掣。

    然后成功的将一个小黄毛堵在了小胡同里。

    就像唐佳玉说的,这场事故来的实在是太突然也太赶巧了。

    就赶在左晴川刚和家族打赌完事儿之后。

    陈策也有这种感觉,所以之前在现场的时候,他朝着人群中打量了几眼。

    然后还真有所发现,就是他面前的这个。

    这是一个从长相再到装扮都上不了台面的小流氓,陈策之前看事故现场的时候,这家伙就一直鬼鬼祟祟的。

    陈策此时就是找他聊聊。

    是心里有鬼还是心中坦荡,一问就知道了。

    再说这黄毛,一路被陈策追着,此时又被他一个小电驴别在了旮旯,早就恼羞成怒了。

    一脑袋小黄头发炸起来,骂道:

    “你谁啊你!是不是瞎,追我干什么?”

    “我不是谁,你也不用知道我是谁,我就问你,和刚才着火那仓库有关系没有?”

    “你特么谁啊?跟我在这打哑谜呢?凭特么什么告诉你啊!”

    说着,小黄毛一个立定跳远,就要跳出旮旯。

    但陈策一个弹指,直接怼在他胸口,直接给他按了回去。

    噗通!

    黄毛一屁股就摔在了地上,这可把黄毛气坏了。

    等着眼睛,凶神恶煞的盯着陈策:

    “你这人有病啊?我认识你么?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只是这狠话放的陈策有点想笑。

    心想,这家伙看起来不太聪明,实际上也真的不太聪明啊。

    “你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你,我怎么知道你是谁呢?”

    看着陈策脸上淡淡的笑容,小黄毛知道今天这事儿不能善了。

    而且他衡量了下,敌我两方。

    他一米六/四,陈策一米八二。

    身高足足高了一大块。

    力量从刚才一指头也能感受出来,他现在胸口还疼呢。

    很迅速的,小黄毛得出个结论:打不过。

    但是他也不慌,叫嚣的掏出手机,吼道:

    “识相的现在就放我出去,不然等我大哥来了,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陈策不说话,摊了摊手。

    一副悉听尊便的样子。

    然后,这小黄毛就开始打电话了。

    看样子对方是个大人物,他一副卑躬屈膝的,口里还一直喊着大奥哥大奥哥的。

    然后半个小时后,这个电话里的大奥哥真的来了。

    一个梳着一个大背头,身穿貂毛大衣,脖子挎着一金链子的中年男人。

    还不是一个人来的,带了足足五六个小弟。

    贼有排场。

    又点烟又给披衣服的。

    不像是来帮忙的,倒像是来摆牌面的。

    看见陈策和自己那个没出息的小弟,他先没理会陈策,看向自己这小弟还被车轱辘堵在旮旯的怂货样,骂了句:

    “真是个丢人现眼的。”

    然后他才看向陈策,一副掌控大局模样的开口说道;

    "朋友,看你面生,新来这片的吧?你可能不认识我,我是陈奥,道上的都叫我大奥哥,而我的一大爱好呢,就是交朋友,我看今天这事儿也没多大,也就是这小黄毛不长眼,要不这事儿算了,就当交个朋友?"

    说着还拿出根烟来,递过去。

    这姿态,倒挺让陈策意外。

    陈策以为这排场挺大的家伙,上来不分青红皂白的就得护犊子呢。

    只是对他这烟,他瞥了眼,摇了摇头,有些失望。

    “你还不够资格,本来还以为能钓出什么真正管事儿的,没想到来的都是一路货色,只能将就来了。”

    陈策的想法很简单,之前他只是怀疑这小黄毛可能知道些什么。

    但当他看到小黄毛,他就确定了这家伙心里有鬼。

    作为魔皇,察言观色这本事实在太简单了。

    不过他也知道,小黄毛这级别的,顶多是个跑腿的,想要问出什么有用信息的概率不大。

    于是才有了上面那出,目的就是将他背后的大哥,弄出来。

    只是他想的挺好,现实却不太给力。

    来的不是个大哥,只是个大流氓混混。

    “看来这小黄毛还真只是个跑腿的命,连个有身份的大哥都不认识啊。”

    想着,陈策抬眼看面前的大奥哥:

    “既然来的是你,那么你说说吧,旁边那个厂子着火的事儿,是不是你们干的?”

    大奥哥看着陈策,眼睛狠狠一眯。

    他原本还以为这是个不识抬举的,现在看来,对方这是冲他来的啊。

    旁边厂子着火的事儿,他的确知道,也的确是他找人干的,但眼前这骑了个破电动车的是从哪来的?

    找死不成?

    这么想着,大奥哥没有礼贤下士的心思了,琢磨着古人教的这什么破招,一点都不好玩。

    然后转身就朝后走。

    同时,随他来的小弟,相反的朝着陈策逐渐逼近。

    表情不善。

    很明显,今日这事儿要换一种方式解决了。

    然后,就只听一阵噼里啪啦的响声不断传出。

    听着这耳朵里的声音,大奥哥看也不看身后发生了什么,心中叹气:

    “我本是一个纯良之人,奈何生活把我逼良为娼啊!暴力,终究不是解决问题的方式。”

    这是他最近看的一本书上说的,他没看懂这书,但发现把里面的名人名言背出来,贼有台面,他就天天背点。

    听着耳朵里声音减弱,他转身过来,就要将早就准备好的台词说出口。

    可紧接着,出人意料的一幕出现了。

    只见他带来的四五个弟兄,此时竟然纷纷倒在地上,惨叫声不断。

    而本应该被教训的男子,此时正笑吟吟的看着他。

    一副猫捉老鼠的姿态。

    大奥哥手里烟头狠狠一抖,面皮一扯,露出个苦笑来。

    看到这,他哪里不明白,这是碰见铁板了啊。

    而之前的小黄毛也懵了,他哪里想到自己招惹的这家伙,竟然……这么厉害?

    四五个兄弟上来,竟然被他三拳两脚就全都给收拾了?

    而且看他们趴在地上的模样,明显受伤不轻。

    他浑身打了个哆嗦,心想多亏自己没动手,不然……

    陈策对这事倒不意外,他虽然没了魔皇的修为,可怎么也是灵尘境的修行者,普通人想要伤他,还真没这本事。

    而事情到这也简单了,看着面前这貂皮大哥,他笑容不改,再次问道:

    “现在能说了么?”

    能混到他这个岁数,大奥早已经明白,争强好斗是要不得的,有眼力价的明哲保身才是正经的。

    想着,他也顾不上丢人了,直接知无不言了。

    然后陈策得到了一个名字——

    啸哥。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