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连载中

都市绝品魔皇

作者:爱嘲讽的刺猬 | 科幻想象

收藏

  陈策是一代魔皇,因所害所害,身死道消,但不想复活到了地球,成了一个豪门赘婿。“这地球还也没任何人,有资格看不起我!”“欠我的我终要要回去,骂我的我要稀巴烂他们的脸“必死的杀局,竟然让自己用这种方式躲掉了?”。

第5章 小神医_都市绝品魔皇_ 陈策, 左晴川

    陈策刷某音从早上始终刷到第二天黑天。他否认,这玩意变化了他对地球的看法。“还啊个挺有意思的世界啊。”伸了个懒腰,陈策眼睛很明亮的心里想。一夜未睡,在他身上倒找将近他承认,这玩意改变了他对地球的看法。。...

    陈策刷某音从晚上一直刷到第二天亮天。

    他承认,这玩意改变了他对地球的看法。

    “还真是个挺有意思的世界啊。”

    伸了个懒腰,陈策眼睛明亮的想着。

    一夜未睡,在他身上倒找不到什么疲惫。

    然后他就出门准备早餐。

    昨天翻阅手机,他找到了自己前身写的日记。

    知道他每天的日常任务,主要就是负责三餐和打扫卫生。

    简称,家庭妇男。

    陈策不想让自己表现的显眼,也就照葫芦画瓢了。

    只是水平……差了点。

    头一回用天然气,鸡蛋炸了,牛奶洒了,面包也糊了。

    整个就一车祸现场。

    然后看着桌上面那黑焦焦的玩意,他还挺满意,得意的想着:

    “也没想象的那么难啊!”

    然后就转身出门了。

    留下一地狼藉。

    陈策晚上没光顾着刷某音,他对今天的行程做了个简单的规划。

    问题其实没有想象的那么难,因为神魂的缘故,他其实只需要让这具身体恢复活性就可以了,比复活一个人要简单很多。

    而他最先想到的方法就是——丹药。

    这也是最简单的方式。

    昨天看历史的时候,他知道华夏对草药也有自己独特的研究,只是他不知道这个研究到底到了一个什么程度。

    毕竟是不同的文明体系。

    “希望不会让我失望吧。”

    作为魔皇,不仅仅是修为通天,他脑海中还有着大量的修行知识,十分庞杂,这也是他二十几岁就登上皇位的底气之一。

    炼丹,就是其中之一。

    而他经过摘选,选中的是灵秀丹。

    一种能够改善修行者身体强度的丹药。

    在方寸界是属于常规的消耗品。

    不过这对普通人来说,已经跟仙丹妙药似的,一粒下去,立马满血复活。

    然后他就出发了。

    第一站是书店。

    站在中医保健区,他开启开挂模式,三个小时,他就将华夏草药记录在册的都翻了个遍,等到这些都进了脑子,他才想着:

    “先来书店果然没错,华夏的草药命名方式和方寸界果然完全不同,好在华夏的草药种类和方寸界大致都有,识别起来也不困难。”

    而他也是这时候才知道,在没有修仙者的情况下,想要弄清楚这些草药的特性有多困难。

    “这神农真是个汉子啊!”

    陈策想着书中说的尝百草的故事,忍不住赞叹一句。

    汉子,代表勇敢坚强的意思,昨天他在某音新学的。

    至于华佗李时珍这些名医,他也表示敬意,即便是在方寸界,丹师也是最值得尊敬的职业。

    当然华夏的不叫丹师,叫郎中。

    这么想着,他本来对华夏医术没抱什么希望,现在倒有所期待了。

    想着,他打开手机,开始搜方青市的药房地址。

    第一个搜的是仲清堂。

    这也是方青市最大的一家中药房,全国连锁,很有名气,陈策决定先去这个。

    半个小时后,陈策到了仲清堂。

    看着偌大的药房,陈策没什么望而却步的想法,直接进去。

    进去后才发现,这不光是个药房,还是个诊室。

    宽敞的空间分为了左右两部分,左边是卖药,右边是看病。

    自产自销的意思。

    而在陈策来的时候,诊室那头已经排了老长的队,据说今天是什么主任来,大家伙一大早的就等着了。

    陈策没凑这热闹,直接去了左边。

    找到伙计,开始报菜名似的点起了药材:

    “麻黄,桂枝,紫苏,防风,羌活,白芷,苍耳子,柴胡,桑叶,葛根……”

    足足六七十种。

    就是店铺伙计都懵了,张张嘴巴:

    “您……确定这些都要?”

    刘潇潇在这店铺干了也有两年,上来一口气要了六七十种药材的还真没碰见过,特别是这些药材有些她这个正经中药大学毕业的都没听过,而光是那些听过的,粗略计算下来都得上万。

    偷偷瞟了眼客人,确定脸孔陌生,她心想:

    “难道是哪个隐藏家族的医术高手出来买药?”

    可看陈策一身,她又摇摇头。

    “不对,气场不对。”

    陈策倒是不在意这些,什么医术高手,他的确不是,而他报的药材也的确是灵秀丹需要的,不过他估摸着其中几种可能会没有。

    不出所料,听到女柜员询问,他直接点头,同时还善解人意的又将药名报了一遍。

    这回刘潇潇没敢愣神,手底下快速飞舞,总算是跟着语速下了订单。

    而其中,有十分之一的没有。

    陈策对此有所预料,没强求,让柜员直接下单了。

    “那几种主药对生长环境可是有极高要求的,地球如今的环境下没有也是正常的。”

    就算有,也不会摆在常规的柜台。

    但在结款的时候,发生了比较尴尬的情况。

    陈策……钱不够了。

    这还真是他没想到的。

    昨天晚上他查了左家的情况,知道左家的家底,那也是有数十亿资产的大企业。

    就算左晴川他们这一支式微,可千万家底还是有的。

    可他现在,卡里却连一万块都拿不出来……

    “这又是自己家庭地位导致的了。”

    陈策苦笑一声,转头从容的看向柜员,微笑道:

    “实在不好意思,今天钱没带够,可以麻烦你帮我把这些药材寄存么,明天我来结账取走?”

    看到地方点头,他道谢一声,就准备离开店铺。

    可就在这时,整个药房中出现了一声惊呼。

    “快看,李忠景!”

    “他可是被誉为小神医啊!”

    “没想到今天他竟然出诊?!”

    而随着惊呼,呼啦啦的门口就涌进来一大堆人。

    有的是之前排队看病的。

    但更多的是不知从哪冒出来的小姑娘。

    本来想出门的陈策,直接被人群给怼了回来。

    每人手里还都拿着手机,在右堂咔咔咔的拍着。

    “难道自己是碰见追星女孩了?”

    而被追的那个,其实是个青年,年纪看起来和陈策差不多,一身唐装穿在身上,颇为起范儿。

    瞧见大家,还礼貌的打了打招呼。

    陈策承认,这家伙笑起来的确挺帅。

    至于追星女孩们,也在这一个招呼下开始兴奋的跳。

    整个店铺,顿时沸腾了。

    就连对面的刘潇潇都凑了上来。

    瞧见陈策一脸不理解,刘潇潇一脸崇拜道;

    “先生你是外地人吧,他可是我们方青市的名人,外号小神医,是著名中医陈水堂的首徒,一身医术比之陈神医不逞多让,就连陈老师自己都说,他这个徒弟已经继承了他九成衣钵,特别是一手七步端命针,堪称神仙之术,就连我们上课,都以他为榜样呢。”

    陈水堂这个名字,他还真知道,之前在书店看到过,说他是被誉为李时珍之后,新华夏的又一代神医。

    陈策还真没想到,面前这个和自己年纪差不多的青年,竟然是他徒弟,还有如此赫赫威名。

    本来准备离开,但看着门口被堵,他反倒想看看这个小神医了。

    在药堂追星,明显是不合适的。

    李忠景看着面前一屋子的人,没等他说什么,追星少女们就有秩序的排好队了。

    左边是追星,右边是看病,谁也不耽误。

    李忠景看到这一幕,笑着摇了摇头,而之前的主治医师早就把位子腾了出来,拍了拍他肩膀,笑道:

    “小子,既然你来了,那我老头子就轻松一会喽。”

    说着,李忠景开始了今天的问诊,心思一沉,便在这一刻,心无旁骛。

    别说,这一个眼神,还真让陈策提起了些兴趣。

    “这家伙看样子还真有本事?”

    而随后的情况,证实了这点。

    只见原本堆积在门口的病人,肉眼可见的少了下去。

    并且每一个病人都满意而归。

    这可是考验功夫的,因为中医的看病效率,代表着大夫对病理和病情的熟悉程度,能如此之快还能如此之准确,还真不是一般人做得到的。

    特别是后面来了一个瘸腿病人,成功逼出了他的七步端命针,没用七针。只四针下去,原本都快残废的病人,竟然当场就能走了!

    这可是立竿见影的手段,比手术什么的快多了。

    顿时药堂又迎来一波高+潮,神医的呼声此起彼伏。

    陈策也承认,这几针扎的的确不错,虽不说完美,但疗效还是不错的。

    但就在这时,药堂来了一位很奇怪的病人。

    这病人上身穿着一件半截袖,却有着汗水滚滚流下。

    而下/身,却是棉衣棉裤,捂得严严实实。

    如同冰火两重天。

    李忠景看此情形,也大为惊异。

    望闻问切之后,神色也越发凝重。

    这是他从未看过的情况,就连老师也不曾说过。

    下意识,他看向旁边的银针。

    这银针是他师父陈水堂送他的,配合他的七步端命针,素来无往不利。

    任何病症,只要七针下去,自然就会迎刃而解,也被誉为鬼神七针。

    但陈策看他如此,却是摇摇头,叹气道:

    “错了!”

    说完,他就准备走了,他已经知道这位小神医的水平了。

    只是他没预料到这短短两个字却捅了马蜂窝,就在他转身的瞬间,一个少女挡在了他身前,瞪着眼睛质问道:

    “哪里错了?!”

    正是追星少女阵营的一员。

    而她这质问,也像潮水般,瞬间传遍整个追星阵营。

    一时间,全屋子的男女都朝他看了过来。

    那场面,和左家宴会上被千夫所指,不相上下。

    就来李忠景都朝他看了过来,礼貌但骄傲的问道:

    “这位先生难道有更高明的医法?”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