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连载中

异能狂卫

作者:七号侍卫 | 都市修真

收藏

  陈楚被感染丧尸病毒回过去的成了了美女总裁的帖身保镖,泡妹子拉仇恨,猖狂打土豪,下回分解他如何轻松玩转都市。二十多个体格健壮的汉子安静的坐在会议室的下面,他们身上都穿着统一的黑色保安制服,所有人都坐直了身子,目光火热的看向前面的那道倩影。。

第27章 旅游错地方了_异能狂卫_ 陈楚, 林天音

    大叔匆匆忙忙把自己的绳子解下,接着把昏倒在船舱里的雇佣兵绑紧,最后再度将自己绑了。他咬着自己的臭袜子,样子非常滑稽可笑可爱的。显然是被自己的臭袜子熏得受不了了,却企图陈楚笑道:“大叔,觉得难受的话就说出来吧,别硬撑了。只要你保证闭嘴不说话,我们可以不用东西堵着你的嘴巴。”。...

    大叔匆匆忙忙把自己的绳子解下,然后把晕倒在船舱里的雇佣兵绑紧,最后再次将自己绑了。他咬着自己的臭袜子,样子十分滑稽可爱。显然是被自己的臭袜子熏得受不了了,却强行忍着,装出一点也感觉不到臭的样子。

    陈楚笑道:“大叔,觉得难受的话就说出来吧,别硬撑了。只要你保证闭嘴不说话,我们可以不用东西堵着你的嘴巴。”

    大叔慌忙将臭袜子吐了出来,同时吐出了其他东西,嘴上不住地道谢,而内心却咒骂这七个王八蛋不得好死,竟然逼人含着自己的臭袜子,简直是奇耻大辱。

    士可杀,不可辱啊!

    陈楚看出大叔的道谢有些口是心非,呵呵笑道:“别抱怨啦大叔,要怪就怪自己的袜子不勤洗好了。”

    被陈楚说穿,这大叔脸上顿时不好意思地红了起来。

    彪哥做事一向严谨,追求万无一失,所以三年来才将地下市场维护得如此井井有条。此刻他见陈楚同情敌人,若是大叔靠近东鹏岛时大声喊叫,将对事态不利,于是对陈楚道:“楚哥,别跟他们开玩笑啊,放他们一条生路已经算是便宜他们了,怎么能还不堵住他们的嘴?”他觉得陈楚有时候开玩笑开得有点过分,说话不顾前顾后。就拿刚才那件事来说吧,他居然出卖自己的队友,幸好大家都知道他是开玩笑的,并不介意,不过他也应该知道做事有时候要讲究原则。

    事关蛟龙哥的安危,大叔不能不堵住自己的嘴巴。

    陈楚却顾左右而言他,完全不当成一回事,或者说是对敌人采取过分信任的态度。

    彪哥终于忍不住直言道:“楚哥,不能让他没有东西堵住嘴巴啊!”

    陈楚笑道:“我怕他会被熏死。”

    “熏死?不是更安全吗?”彪哥疑惑问道,“他们自己把自己弄死,也免得我们动手。”

    彪哥刚刚说完,陈楚又满不在乎地笑道:“他们不能死在我们面前,否则就与我们脱不了干系。”

    “那又有什么关系呢?”彪哥更加疑惑,道,“他们关了蛟龙哥,是敌人,死有余辜啊。”

    陈楚解释道:“彪哥,你别纠结了好不好,敌人的命也是命嗯,他们有权不死,我们也有义务让他们不死。这叫做害人之心不可有,救人之心不可无。”

    彪哥很是不以为然,冷笑一声,道:“楚哥,你说话真有内涵,去你大爷,要是计划出个三长两短,由你来负责。”

    “好吧!”陈楚表示很无奈。

    这时,夏莲忽然发话起来:“楚哥,你这样做和妇人之仁是没有什么区别的啊,敌人可能喜欢你,我们队员可能就要被你害死了。”

    陈楚哭笑不得,回答道:“所以,我们以后多学些制人的本事,少学些杀人的本事吧!”

    林成栋听几位吵了很久,哈哈大笑道:“你们在起内讧啊,难道不把我这个队长放在眼里了?”

    大家闭上嘴巴不再说话,不过都觉得陈楚这家伙对敌人太仁慈。

    只有蕃茄不这么想,若非陈楚救他一命,他就死在狙击手的枪下了。他现在也在尽量地劝自己,对敌人也要好一些,甚至有些时候还要救他们,若是敌人能够杀了自己,那也算他们的本事。

    陈楚开着船继续往东而行,过了一会,只见不远处惊现出一座孤岛,看上去祥云缭绕,瑞鸟飞翔,一派欣欣向荣与宁静祥和的景象。

    岛上隐隐约约传来一阵阵吆喝的声音,似乎是雇佣兵在进行特训。

    船慢慢地靠近岛上的码头。码头上站着一百来名雇佣兵,个个威武雄壮,身背机关枪。

    林成栋在船上看到了码头上的那群可怕的死神,急道:“大家小心,快到码头了,按楚哥的原计划行事,我和他先上岛看看情况,两个小时就会回来。如果不回来,大家应该想象到发生了什么事,最好马上离开。”说完和大家对时。

    对好时,大家依计隐藏好。并看好被绑起来的雇佣兵,以防发生异动。

    船在不知不觉间已然靠岸,陈楚与林成栋看着岸上的一大片机关枪,内心都有些紧张。

    陈楚深吸了一口气,挥手示意林成栋道:“兄弟,走!”

    二人尽量掩饰内心的惊恐,稳步地走上码头。

    整个码头的百多个雇佣兵一齐注意向两人,其中,有几个人冷漠着朝二人走过来。二人微笑着迎上去。

    一个脸上棱角有些畸形的雇佣兵忽然像自说自话地说道:“床前明月光。”

    听到这人吟诗,陈楚不禁吓了一跳,悄悄对陈楚说道:“额,兄弟,对方好像又在说暗号啊。”

    林成栋也是微微怔了怔,皱眉道:“不会吧,又要暗号?怎么办?床前明月光,后面会不会是‘疑是地上霜’?”

    陈楚道:“感觉‘疑是地上霜’的可能性不大。我们不如先回船里问那大叔看他知不知道。”

    林成栋道:“好办法。”

    见到二人交头接耳,然后便回头离开,说了“床前明月光”的雇佣兵立刻喝问道:“你们两个,鬼鬼祟祟搞什么?没有听到暗号吗?”

    陈楚赔笑道:“不好意思,忘了点东西在船上。”说着拉起林成栋就走。

    林成栋也识时务地跟着陈楚走。

    那个问话的雇佣兵很是不解,表示很反感地道:“两个混蛋,忘东西的话,你们先说一下暗号再去拿啊!”

    陈楚道:“不行啊,这个东西很重要。”

    任凭两人再如何镇定自若,雇佣兵终于还是察觉出了一些端倪,纷纷拔出手枪抵住二人,一人嘲笑道:“你两个是不是不知道暗号?”

    陈楚诧异问道:“额,你怎么知道的?”

    那人笑道:“不会暗号上岛做什么?”

    陈楚道:“我们根本就不知道需要什么暗号啊!我们只是闲着无聊,出海旅游,不知怎么就跑错地方,到这里来了,麻烦放我们走吧!”

    那人阴啧啧笑道:“走错地方?那就自认倒霉吧。”他忽然又诧异问道:“没有暗号,怎么上的船?”

    陈楚顿时哑口无言,不知如何回答。想了想,回答道:“额……那个……我们也不知道啊,船长没说要什么暗号啊!”

    打量着陈楚两人的健壮体格,雇佣兵们已经猜出了船可能是被二人夺去了,而且船上可能还有同党。

    之前问暗号的雇佣兵跟其他雇佣兵暗中使了使眼色,示意他们留意陈楚二人船上的同党。其他雇佣兵微微瞟了瞟快船,已然会意。

    问暗号的这个雇佣兵显然便是这群码头喽啰的头头,他阴笑着挥了挥手,十几个雇佣兵便立刻动手动脚,将陈楚二人反手制住。

    没有得到陈楚的示意,林成栋不敢轻举妄动,也不反抗,只是配合敌方制住自己。

    二人被制住,雇佣兵头头闪过一丝胸有成竹的微笑道:“先把他们押下去。”

    “是!”几个手下立即一边用枪抵着陈楚和林成栋,一边推着二人喝道,“走!”

    被十几个人用枪抵着押走,林成栋心中惶恐不宁,在想方设法突围。

    陈楚却一脸笑容,好像表现得完全不放在心上,开玩笑似的问道:“押我们去哪里?”

    一个雇佣兵用枪一敲他的脑袋,冷冰冰地喝道:“少废话,快走!”

    “不先说清楚去哪,我就不走了!”陈楚忽然间停住了脚步,不肯动了。

    几个雇佣兵皱了皱眉头,互相看了一眼,接着一点头,四个人立刻像抬肥猪般把陈楚扛了起来。

    陈楚感到很不理解,讶然问道:“各位怎么不杀我们?难道我们还有用?”

    这群雇佣兵虽然看上去个个凶神恶煞,但他们的所作所为却令陈楚大出所料,他们根本不像是杀人不眨眼、恶贯满盈的雇佣兵。

    没有人理会陈楚的话,一群人继续扛着陈楚走。

    陈楚被架在上面,转头回顾码头,见到那雇佣兵头头抬手一挥,所有手下立刻举起机关枪小心翼翼地围向快船。

    陈楚暗叫“不好”,若是自己和林成栋被抓了没关系,若是所有金刚队成员都被抓了,那就直接没有机会救出蛟龙哥了。

    他正在准备用力挣脱众人的押架,不料这时林成栋已经先动手。

    趁人不注意,林成栋使劲一抡双臂,同时身子向下一矮。

    押他的人本以为二人不敢随意乱动,所以并不防备,被林成栋一抡,都吃了一惊,立刻转移枪口去对准林成栋时,林成栋已经蓄力双拳同时打出,瞬间打出了七八拳。

    七八个人刹那间如狗熊般四脚朝天地飞了出去。

    架着陈楚的四个人见状,立即慌乱,纷纷举起枪,朝天上打出。

    陈楚用力挣脱四个人的手掌,从四人头上跳下来。一跳下来,便展开身形,挥拳击向四人。四人也如狗熊般被大飞出去。

    围向快船的雇佣兵群听到枪响,都一惊回头,见到陈楚二人已将十数名押送他们的人打趴在地上。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