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连载

快穿之超级求生模式

作者:我若为书 | 科幻想象

收藏

  为了救父这项伟大的的计划,一个是寻常却不平凡普通的小孩,她来啦!大饥荒中,一人独守孤村争扎求存的人是她被抄家灭族,把金子塞鱼鳔往肚里吞的人是她外星侵入,飒出连外星人都抓瞎的人是她灵异事件世界,让道士棺材板都压忍不住的人是她滔天洪水,狂拆尿不湿当衣冬季保暖的人是她末世危机,让僵尸丧尸疯狂顶礼膜拜的人是她五地乱华,万人坑里爬出的女煞星是她上古莽荒,率领全民斗天火搞基建的人是她星际被流放,用美食让全联盟跪倒唱完全征服的人但是她是她,是她,都是她,她是我们独闯绝境的多馀小霸霸。多馀说,这个问题我行,也没钱,也没权,最强大大脑傲!多馀说,这呜……呜……呜……。

快穿之超级求生模式_第四十六章 1942大饥荒

    但是这些都不最重要的,最重要的的是,那两颗是生的南瓜子呀!多馀用前所未有的急切匆匆忙忙的跑过去的,小手伸到缝隙里,当心的抠出南瓜子。仔细体会了一下,确定了下这南瓜子是真的生南瓜子,自己果然也没猜错后,多馀眼神都在啵啵闪闪发亮。变的干瘦,愈发看起来麻麻赖赖的小爪仔细感受了一下,确认了下这南瓜子是真的生南瓜子,自己果真没有猜错后,多余眼神都在啵啵发亮。。...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两颗是生的南瓜子呀!

    多余用前所未有的急迫匆忙的跑过去,小手伸到缝隙里,小心的抠出南瓜子。

    仔细感受了一下,确认了下这南瓜子是真的生南瓜子,自己果真没有猜错后,多余眼神都在啵啵发亮。

    变得枯瘦,越发显得麻麻赖赖的小爪子,用力的死死捏着那两颗南瓜子,多余看向炕上昏迷爷爷的双眼里都透着光。

    “爷爷你等等多多,多多想到办法了,多多这就给爷爷去打水!”。

    不由分说的捏着南瓜子,把曾经给爷爷冷敷后剩下的一点儿脏水倒在小木桶里带上,多余提着小木桶,告别了爷爷,飞速的朝着她天天去挖湿润泥土的老井飞奔而去。

    熟门熟路的沿着井绳爬下去,多余把两颗生的南瓜子丢在自己刨出来的,正日渐加深的坑洞里,还贴心的给盖上了些湿润的泥土,最后才小心翼翼的,动作甚至是带着虔诚的,把自己带来的那点儿脏水,浇灌在了盖着泥土的两颗救命南瓜子上。

    “好瓜子,你是最棒哒!我的爷爷要喝水水,所以你要听话,你要努力,你要发芽,你要长大……”。

    软糯糯的说话间,多余两手交叠的握在了一起,搁在眼前,闭上双眼。

    然后井底就响起了小多余抿着嘴,狠狠用劲,嗓子里努力的发出使劲的声音来。

    “嗯,嗯,嗯,嗯……”,配合着一声比一声上扬的小声调的,是多余不断的努力哼哼声。

    小小的两颗南瓜种子在积蓄满了力量后,慢慢的开始发芽,长大,长大再长大……

    根据催发它的小主人的指示,它只留了少许的力量在上头的枝蔓上,剩下的力量,它全东都附着于根部,深深的扎入地下,一米,两米,三米……

    不够,依然不够!

    她还是没有感觉到水,多余继续消耗着自己的能力。

    五米,六米,七米……

    感觉越来越累,身体越来越冷,头越来越晕的多余,想着家中的爷爷,小家伙不抛弃不放弃,不管眼下的举动,是不是早就已经大大的超出了自己的能力范围,她固执的,努力的,继续在源源不断的输出着自己的能力,南瓜根不断的再往地下深扎。

    十米,十二米,十五米……

    直到深入地下快二十米的时候,终于,多余感受到了南瓜根最底端尖尖儿,接触到的冰冷潮湿。

    这是终于找到水啦!

    多余面上一喜,然后……

    然后就再也没有然后了。

    本身就疲劳过度的小家伙,因为耗能过度,在巨大的惊喜砸来之时,居然华丽丽的晕了过去。

    多余也不知道,自己在井底到底昏迷了多久。

    她是上午下的井底,可等她醒过来的时候,都顾不得去看眼前翠绿挺拔,藤蔓都已经爬上了井口,甚至都已经在开着耀眼黄花的南瓜藤。

    多余全部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了头顶井口的天空,那早已经从白日耀眼的蓝,变成了暗夜低迷的黑。

    “糟糕,爷爷!”。

    多余焦急的一拍脑袋,顾不得其他,急急忙忙的带上自己的宝贝小水桶,顺着绳子利索的爬上了井口,而后操控指挥着那粗壮的南瓜藤,努力的汲水。

    把终于打通连接的地下暗河水,通过变异的南瓜藤根,经由粗壮的南瓜藤吸到地面,而后一菜刀划拉开一道口子,多余笑嘻嘻的洗干净小木桶,用它成功的接到了满满一桶清亮的,宝贵的水。

    真的是太好了,她的爷爷有水喝啦!

    接满水,多余对着南瓜藤口子大口大口的喝饱了水,让南瓜藤停下了汲水后,小家伙麻溜的提留着一桶水,颠颠的往家赶的一路上,心里全都是庆幸与喜悦。

    然而,中国有句古话怎么说来着?

    哦,对了。

    叫做,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

    高高兴兴带着水回家的多余根本没有想到的是,当她推开门回到家,见到爷爷,小手拉上爷爷的那一刻,等待她的居然是……

    “爷爷,爷爷?爷爷!”,嘭咚一声,多余手中,满满一碗水,吧唧一声砸在了地上。

    原来多余回来后,第一时间先去放了水,紧接着就拿碗盛了一碗端到炕前,准备喂给爷爷解解渴。

    这是地下水,还是南瓜藤吸上来的,很干净,不用担心喝生水会出毛病,而且眼下她也没有条件烧开再喂爷爷喝。

    毕竟爷爷已经昏迷那么久,也断水那么久了,先给爷爷解了渴再说。

    当多余颤颤巍巍的捧着一碗水来到李三何的跟前,嘴里带着欣喜的喊着,“爷爷别急哦,多多马上您给喝水水……”的话音都没有落下。

    刚刚触碰到爷爷手臂的多余,瞬间被爷爷冰冷僵硬的身躯给吓到了,手里端着的碗也应声砸在了地上。

    “爷爷!”,这是孩子不可置信的凄厉喊声。

    顾不得碎了的碗扎脚,多余一把扑在李三何的身上,剧烈的摇晃着。

    “爷爷,爷爷,您怎么啦?您醒醒啊,爷爷,您看看多多,看看多多,多多给您找水来啦,爷爷,您睁开眼看看多多啊,别不理多多,别不要多多,呜呜呜,爷爷,爷爷……”。

    等不及多余回来的李三何,在昏迷梦中被病魔夺去了生命,最终没能等回自己心心念念的孙女,更甚至没能睁开眼给孩子留下只言片语。

    他就这样带着满身遗憾的失去了气息……

    可怜的小多余,这是个没见过什么世面的孩子,虽然听说过死啊死的,却从来没有亲眼见到过真正的死人。

    还是小手慢慢摸着爷爷的身体而上,感受着爷爷身体的冰冷与僵硬,看不到爷爷心口的起伏,触碰不到爷爷的呼吸后,多余才恍然,她的爷爷走了,就跟小兔叽没有了生命后一样样的。

    娘亲说,心脏不再跳动后就是死,就是再也醒不过来了。

    得到了这个认知,多余再也忍不住了,从刚开始慌乱的哽咽,瞬间变成了声嘶力竭的暴风哭泣。

    不同于刚才的压抑,不同于离去找水前的忐忑伤怀。

    眼下的多余,哭的伤心难过,哭的放肆,哭的鼻涕眼泪横流,哭的像个无助的孩子,虽然她本就还是个孩子……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