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连载

快穿之超级求生模式

作者:我若为书 | 科幻想象

收藏

  为了救父这项伟大的的计划,一个是寻常却不平凡普通的小孩,她来啦!大饥荒中,一人独守孤村争扎求存的人是她被抄家灭族,把金子塞鱼鳔往肚里吞的人是她外星侵入,飒出连外星人都抓瞎的人是她灵异事件世界,让道士棺材板都压忍不住的人是她滔天洪水,狂拆尿不湿当衣冬季保暖的人是她末世危机,让僵尸丧尸疯狂顶礼膜拜的人是她五地乱华,万人坑里爬出的女煞星是她上古莽荒,率领全民斗天火搞基建的人是她星际被流放,用美食让全联盟跪倒唱完全征服的人但是她是她,是她,都是她,她是我们独闯绝境的多馀小霸霸。多馀说,这个问题我行,也没钱,也没权,最强大大脑傲!多馀说,这呜……呜……呜……。

快穿之超级求生模式_第四十章 1942大饥荒

    “彪子哥!”。李三何猛然暴喝一声,被打断了自家老哥哥的发飙,摇了摇头着敲了敲自己伤的大腿。“哥啊,弟弟自己的身体我自己明白,就我这腿,而如今这样的情况,四处兵荒马乱,缺医少药的,等着咱的是个死呀!那就都是死,与其成了大家的拖累,走半道上死在外头李三何猛地大喝一声,打断了自家老哥哥的发飙,苦笑着敲了敲自己受伤的大腿。。...

    “铁子哥!”。

    李三何猛地大喝一声,打断了自家老哥哥的发飙,苦笑着敲了敲自己受伤的大腿。

    “哥啊,弟弟自己的身体我自己知道,就我这腿,如今这样的情况,到处兵荒马乱,缺医少药的,等着咱的就是个死呀!

    既然都是死,与其成为大家的拖累,走半道上死在外头当个孤魂野鬼的,还没口棺材随便挖了个坑就埋了,我还不如一开始就不走,就窝在家里,窝在咱这小李庄上。

    最起码在家里有祖宗先人们庇佑,便是去了那头,弟弟也不孤单呀!哥,铁子哥!”。

    “你,你……我,我……”。

    李铁子本想说不至于的,说什么拖累不拖累的,只要有他李铁子在的一日,就有他李三何活的一日。

    可惜这些话,最后在看到老弟弟溢着眼泪看过来的一张老脸时,李铁子怎么也说不出来了。

    说起来,其实他的心里不也是这么想的?

    如果可以,身为老杠杠的他,如何想要临了临了,半只脚都踏进棺材里的时候,离开生他养他的土地,离开埋葬着世代祖宗的根呀!

    “行,行,你不走,那我也不走好了,反正咱哥俩都是老杠杠,都是该死的人,走个屁,老子也不走啦!”。

    这话,这臭脾气,让李三何说什么好?

    本身边上的大根子就因为李三何不走而愧疚的要死,在他看来,他三叔不走,完全就是因为他的腿伤了走不了的原因。

    结果这会三叔还没劝解好呢,自家爹又来添乱,真是让他说什么好呢?

    爹可是族长,是小李庄全庄上下的主心骨!

    要是这老头闹妖,额,是闹脾气,整个小李庄还不得乱了套啦!

    自己虽然跟着老爹身后做了几年事,可论起全庄上下最服气的,除了爹,自己不行,他俩弟弟不行,便是连庄上上了年纪的几个族老也不行呀!

    所以,“爹啊,您别闹,这正劝三叔呢!不行咱把三叔扛上车,我一路推着我叔不就成啦。”。

    大根子这个老实人的提议,瞬间让李铁子的眼神都亮了,看着老弟弟的眼神里都是喜气,看的李三何却黑了脸。

    “铁子哥,大根子,我没跟你们开玩笑,我不想成为任何人的拖累,要是你们真可怜我这个老头子,就把我家多多带走,带着去北平,去福顺楼,耿福新,还有远东饭店找我三个徒儿,把多多交给他们抚养,这就是我最后的一点奢求。”。

    “李三何!”。

    “三叔!”。

    李三何的决绝,气的李铁子最后连小名都不叫了,直接喊大名。

    大根子也是一脸的愁苦无奈,他怎么从来不知道,自家胖乎乎,看着跟弥勒佛一样和蔼的三叔,倔强起来有着堪比自家老爹的杀伤力呢?

    可怜小多余,把大爷爷大根叔他们跟自家爷爷的对话看在了眼里,听进了心里,记在了脑中。

    她默默的看着眼前的事态发展,看到自家爷爷抽出她腰上别着的菜刀,威胁大爷爷他们说,他们是拦不住一个必定要死,一心要死的人,求他们成全他叶落归根的心……

    亲眼看着大爷爷红着眼的失语哽咽;

    亲眼看着大根叔拉着一下子泄了精气神的大爷爷,回头还要伸手来抱自己时;

    多余悟了。

    她爷爷这是要丢下自己,不要自己,把她送给大爷爷一家了呀……

    她不要!

    她只想跟爷爷在一起,不要跟着别人!

    多余挣扎着,努力晃荡着紧紧抓住自己胳膊的大手,嘴里哭喊着。

    “不要,我也不走,我跟爷爷在一块,我爷爷腿不好,我爷爷不舒服,我要照顾我爷爷,我不走,不走……”。

    多余使劲的扭动着自己的小身体,努力的抗议挣扎着,小嘴里声嘶力竭的喊着,哭着,闹着。

    那一声声爷爷,一句句不走,喊的李三何的一颗心啊,就跟泡在苦水里头又被切开了八瓣一样的疼。

    可是为了孩子,他却不得不忍着疼,忍着不舍,急切的挥手打发大侄儿,红着眼,掉着泪,嘴里急切的大喊。

    “走,都走!快走!大根子,快点带着多多走,别回头,一直一直走!”。

    “不,爷爷,不走,多多不走,爷爷别不要多多,多多听话,多多乖!多多吃很少很少,可以不吃的,都给爷爷,多多照顾爷爷,不走,多,呜呜呜……多,咳咳咳,多多不走……”。

    多余哭的只打嗝,气都喘不上来了,李三何却固执的背过脸去,只急忙的朝着大根子摆手,一副打发快快走的模样。

    可怜好不容易被老弟弟逼迫着妥协的李铁子,被眼前的一幕刺激的,眼泪鼻涕一把就流了下来。

    他一边努力的昂头憋泪,一边嘴巴里恨铁不成钢的碎碎念,一个劲的在气愤骂着。

    “你个蠢蛋,死三狗蛋子,你个笨蛋,该死的老家伙,冥顽不灵,呜呜呜……”。

    就在场面陷入被动,大根子满心满眼里都纳闷唏嘘,怎么多妮儿突然长了力气,挣扎的还让自己招架不住心里疑惑,心说一晚不见,小妮子咋就重成秤砣子了呢?

    却丝毫没有想到,多余身上还有秘密。

    就在这时,在庄子口苦苦等待,却迟迟不见老伴与儿子领着人归的老太太等不及了。

    眼看着天色慢慢放亮,被同庄子里的人急迫的催促,老太太想想不对,转身就要麻溜的就往李三何家小院来。

    才走出两步,窝在自家姐姐身边的三妮儿见了,眼睛咕噜一转,忙就撒丫子跟上了自家奶的脚步。

    祖孙二人还没有走到李家,约莫才走出五百米来远,只不见了身后的人群,眼看着前头走过长长的田埂就是李三何的家了,突然,祖孙二人便听到,前头老远传来了多余凄厉的哭嚎。

    三妮儿急啊,她跟多妮儿那可是过命的交情,听到自己发誓要回报,要照着的老妹儿如此哭泣,三妮儿哪里忍得住?

    三妮儿瞬间就迈开了步伐,丢开了小脚老太太,脚下生风一般的刮了过去。

    人都还没有到跟前,三妮儿嘴里就发出愤怒的一声爆喝。

    “呔!哪里来的泼皮抓了我妹,还不快快放下我多妮儿妹妹,小心我打死你……”。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