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连载

快穿之超级求生模式

作者:我若为书 | 科幻想象

收藏

  为了救父这项伟大的的计划,一个是寻常却不平凡普通的小孩,她来啦!大饥荒中,一人独守孤村争扎求存的人是她被抄家灭族,把金子塞鱼鳔往肚里吞的人是她外星侵入,飒出连外星人都抓瞎的人是她灵异事件世界,让道士棺材板都压忍不住的人是她滔天洪水,狂拆尿不湿当衣冬季保暖的人是她末世危机,让僵尸丧尸疯狂顶礼膜拜的人是她五地乱华,万人坑里爬出的女煞星是她上古莽荒,率领全民斗天火搞基建的人是她星际被流放,用美食让全联盟跪倒唱完全征服的人但是她是她,是她,都是她,她是我们独闯绝境的多馀小霸霸。多馀说,这个问题我行,也没钱,也没权,最强大大脑傲!多馀说,这呜……呜……呜……。

快穿之超级求生模式_第三十七章 1942大饥荒

    可伶被呵斥的大林子,那是一脸的摇了摇头,那是他想唬弄吗?不,他不想的!“族长叔,你侄儿我是什么本事,您不明白?好吧,即使侄儿我医术精湛,但是叔,而如今到处大旱,连草都枯萎了,草根都被人天高三尺挖了个非常干净,侄儿手里也没药,想挖都挖将近,连最后余下的一说到这里,大林子也是满心的无奈与愁苦。。...

    可怜被训斥的大林子,那是一脸的苦笑,那是他想糊弄吗?不,他不想的!

    “族长叔,你侄儿我是什么本事,您不知道?好吧,即便侄儿我医术高超,可是叔,如今四处大旱,连草都枯死了,草根都被人刮地皮挖了个干净,侄儿手里没有药,想挖都挖不到,连最后剩下的一点去年剩下的金疮药也给我三叔用了,这样的情况下,侄儿拿什么救我三叔?”。

    说到这里,大林子也是满心的无奈与愁苦。

    不过既然是族里的叔,他这位三叔身世还甚是凄惨,身后还有多妮儿这么个孩子需要抚养长大,根本不能出事。

    思来想去,大林子犹豫片刻后继续开了口。

    “族长叔,实在要救我三叔也不是不行,咱可以送我三叔去县里,去找西洋诊所,那里头的大夫,据说手里有很灵的针能打,还能把伤口缝起来,不然咱送三叔去县城吧?”。

    这个提议让李铁子不由心动,为了老弟弟,也顾不得那西洋诊所一直以来,又是割肠子又是缝皮子,要价还死贵的传言吓人了。

    得了侄儿的建议,李铁子衡量再三,最后决定还是得去赌一赌,总不能看着老弟弟遭罪吧?即便要倾家荡产,也得帮老弟弟治好呀。

    李铁子敲了敲手里宝贝的,只舍得塞几根烟丝省着抽的旱烟杆子,最后拍板,“那就去!”。

    结果话音一落,躺在炕上惨白着一张脸的李三何忙就挣扎起身,急忙阻止道:“不,铁子哥,我不能去,大家都不要去!”。

    “为啥?这是治病救命的大事,你伤的这么重,流那么多血,不去县里找西洋诊所看,你想勤等着死不成?”。

    知道老哥哥这是担心自己,才会如此气急败坏,李三何忍着痛,哧呼着急切道:“铁子哥,不是我脑子梗,害怕西洋诊所,实在是,我这伤可是在马家庄里头伤了的,而今日的马家庄……”。

    想到马家庄里如炼狱般的惨状,想到自己领着孙女们跑出炼狱时顺耳听到的一句,说是县长都被捅了刀子的惊呼,他哪里还敢在这样的风口浪尖上往县里去?

    即便县长不是自己给捅了的,即便自己也不是去吃大户的,可万一马家庄上幸存的人物们,比如县长身后的能耐人,万一他们不讲道理迁怒的话,那他们……

    李三何把自己的顾虑这么一说,李铁子手里的旱烟杆子瞬间吧嗒落地,砸成了两截。

    “老头子!”。

    “铁子哥!”。

    “爹!”。

    家人异口同声的关切看向李铁子,李铁子却看着掉落在地上断成两截的旱烟杆子,脸上露出苦涩的笑,“罢罢罢,反正家里也没得烟丝了,抽不起了,坏了就坏了吧……”。

    苦笑着说完,李铁子脑子里突然闪过什么,心里顿时清明起来,当即就是一咯噔。

    人老成精的李铁子,目如闪电的忙看向自家大儿二儿,口中急促的出声吩咐,“不行,这县长都出了事,咱们庄子里又有人去吃了马家庄的大户,事情怕是不大妙!大根二根你们赶紧的,现在就动身,去县里把老三一家都喊回来!”。

    吩咐完儿子,李铁子复又看向屋子里的一些族老后生们,“你们谁家里还有人在外头的,也赶紧连夜的把人喊回来吧……”。

    虽然很不想,但是李铁子却心里明白,如今这样的情况,想要活下去,怕是要举族逃荒逃亡了啊……

    众人见李铁子如此吩咐,心里顿时也跟李铁子想一块去了,纷纷唏嘘不已,却不得不急忙告辞,连忙往自家去。

    在这片土地上世代生活,早就跟这片土地密不可分,家里出嫁的闺女,讨进门的媳妇,哪个身后不都牵连着大大小小,老老少少?

    若是真要逃亡逃荒,这可是动根本的大事啊,得赶紧回家去商议商议,速速通知外嫁的闺女,在外讨生活的亲人们才是。

    众人瞬间走了个精光,大根子与二根子离开前过来寻问李铁子,还有没有什么要交代的。

    李铁子除了叮嘱他们哥俩,一定要把三根子一家带回来外,就是叮嘱他们尽可能的给李三何带回救命的药,这才目送儿子们连夜出发离开。

    顷刻间,李铁子的院子寂静了下来,老婆子领着儿媳妇们,开始默默的在家中忙活了起来,为即将的逃荒做准备。

    李三何见状也不含糊,他自己便是走不动了,逃不了荒了,便是要死了,也得给唯一的孙女留条活路不是?

    匆忙提出告辞,抱起他家老哥哥无论如何也不肯收的,自己抢来,三妮儿抱了一路,刚才特特分出来的半坛子盐,李三何被老哥哥用鸡公车推着,带着孙女,固执的回到了自己的家中。

    到了家,送走了老哥哥,李三何顾不得休息,咬着牙,忍着头晕目眩,还有身体的疼痛不适,拉着孙女拴死了院门屋门,爷孙俩就在家里忙活了起来。

    马上要逃荒了,还有可能是孙女独自一人去逃荒,他得尽可能的给孙女做好万全的准备才成。

    不是不信任老哥哥,实在是老哥哥夫妻俩再好,侄儿们再可靠,可那不是还有侄媳妇么?

    况且自己活了大半辈子,看的人跟事多了,在人性面前李三何并不敢去赌,在危难关头,外人会不会舍弃自家的孙女保全他们自己。

    所以,尽可能的给孙女打点好后路,以防万一才是真。

    顶着受伤疲累的身体,李三何说干就干。

    先是写了一封给三个徒儿的信,重点交代了三个徒儿帮着自己照顾孙女的请求,而后画了一张图,标注了三个徒儿的地址,这封信跟地图李三何叠好,仔细的用油布包了,准备回头给孙女带上以防万一。

    多余身上带着的玉米串,李三何全都让孙女扒拉了,把硬邦邦干巴巴的玉米粒,拿着自家的小磨盘磨成玉米糁搁一边。

    家里先前自己藏起来的白面精米,留出一部份在外,剩下的李三何也准备给孙女带上逃荒。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