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连载

快穿之超级求生模式

作者:我若为书 | 科幻想象

收藏

  为了救父这项伟大的的计划,一个是寻常却不平凡普通的小孩,她来啦!大饥荒中,一人独守孤村争扎求存的人是她被抄家灭族,把金子塞鱼鳔往肚里吞的人是她外星侵入,飒出连外星人都抓瞎的人是她灵异事件世界,让道士棺材板都压忍不住的人是她滔天洪水,狂拆尿不湿当衣冬季保暖的人是她末世危机,让僵尸丧尸疯狂顶礼膜拜的人是她五地乱华,万人坑里爬出的女煞星是她上古莽荒,率领全民斗天火搞基建的人是她星际被流放,用美食让全联盟跪倒唱完全征服的人但是她是她,是她,都是她,她是我们独闯绝境的多馀小霸霸。多馀说,这个问题我行,也没钱,也没权,最强大大脑傲!多馀说,这呜……呜……呜……。

快穿之超级求生模式_第三十五章 1942大饥荒

    但是那抱着小坛子,举着染血菜刀,身上还吊着包谷大蒜串,却跟老母鸡一样护着身后老头子,小崽子还一脸严肃认真狠辣的模样,配合好她的装束行头,看的人只觉滑稽荒谬荒谬。但是也正因为众人心里错愕与畏惧,一时半会的,跟前还真就没人敢上去撩虎须,当然这小崽子是个不过也正因为众人心里错愕与忌惮,一时半刻的,跟前还真就没人敢上来撩虎须,毕竟这小崽子也是个狠人啊!。...

    虽然那抱着小坛子,举着染血菜刀,身上还吊着包谷大蒜串,却跟老母鸡一样护着身后老头子,小崽子还一脸严肃狠辣的模样,配合她的装束行头,看的人只觉滑稽可笑。

    不过也正因为众人心里错愕与忌惮,一时半刻的,跟前还真就没人敢上来撩虎须,毕竟这小崽子也是个狠人啊!

    都说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横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眼下的小崽子可不就是不要命的么?

    来抢粮食就是为了活,他们还是想要命的!

    刹那间清空跟前小片场地的多余,顾不得周围忌惮的眼神,牢牢的护住身后的人,恶狠狠瞪着跟前恶狼们的多余,连头都不敢回,只嘴里急切的问询着。

    “爷爷您怎么样了,还好吗?能不能走?”.

    身上的好东西已经在刚才的战斗中掉落殆尽的李三何,忍着身体伤口的剧痛,缓缓的点头,伸手拉住身后还在发愣的三妮儿,坚定的安抚着回答孙女。

    “还,还好,爷,爷爷,呼呼……爷爷没事,多多,咱们走!”,说着,不顾自己依旧在不停冒血的大腿,李三何拉着三妮站在多余的身后,护着自家孙女背后不漏破绽,爷孙三个就往外走。

    看着孙女抱着坛,举着刀,跟横着的螃蟹一样,亦步亦趋配合着自己狼狈的步伐,一边防备着眼前疯狂的众人,一边小心护着自己后退的模样,李三何心里酸涩的厉害。

    他家多多小小一个人啊,才六岁,为了自己这个不重要的爷爷,孩子逼不得已狠到了这样的地步,是他这个当爷爷的无能。

    为了孩子的安危,心知速速离开眼前的是非之地才是要紧。

    怕给孙女添负担,同时也知道,面前的人只是一时间被孙女的疯狂震慑住了,只是暂时胆怯害怕,而且自己又没有再回去捡,刚才地上掉落的粮食的缘故,这些人才会任由他们离开。

    倘若他一旦露出,要转头回去捡回刚刚自己掉落的那些粮食袋子,李三何相信,为了一口吃的,跟前这些人一定会再次蜂拥而上,跟他们拼命的。

    罢了,迅速的权衡利弊过后,李三何虽然也可惜,那些自己从临时库房带出来的好东西,可比起那些来,自然还是孙女的性命来的重要!

    当爷孙三个艰难的离开战场,转道了太平缸边上的角门,直到他们的身影消失在了角门后,刚才谨慎未动的一圈人,哪里还顾得上自己身上的伤?

    一个个的再次跟被打了兴奋剂一样,兴奋的,疯狂的,全都往李三何掉落在地上的袋子飞扑了过来,大打出手。

    “我的,这是我的!”。

    “滚,这是老子抢到的!”。

    “边去,先到先得,谁抢到手就是谁的……”。

    可怜那些被李三何精挑细选的精大米,雪白面,黄橙橙的豆粒儿,还有精贵的干红枣、桂圆、核桃儿,全都被抢夺的人撕破了口袋,撒了一地……

    便是这样,疯狂的人们也没有半丝的嫌弃,一个个趴伏在地上,兜着衣摆,抄着手掌在地上扫啊,捧啊,一个个的都魔怔的厉害。

    “爷爷,您怎么样了,呜呜呜,您疼不疼啊?还能走吗?”。

    一路疾行到了李三何早就瞄准的僻静逃生路,好不容易坚持着出了小小的偏后门,直到离开了马家庄那高高的院墙,站在了外头的天空下,李三何才松下了一口气,放缓了一点点的脚步,试图给自己受伤的右腿缓解一下压力。

    而多余呢,在终于护着亲人出了虎狼窝,看着爷爷慢下脚步,伸手去摸大腿上的伤口时,小家伙刚才严肃板着的一张倔强狠辣小脸上,终于露出了害怕与惊慌。

    把怀里的坛子跟菜刀,强势的塞给了还在发傻的三妮儿,多余抱住爷爷依旧在流血的大腿,一边关切的问询,一边嗷嗷的掉眼泪。

    可心疼死她了!

    “多多别哭,爷爷不疼啊,多多别担心,别怕!”,李三何忍着头晕,忍着疼痛,呲着牙,伸手轻轻的抚摸着女儿的头顶,极尽可能温柔的安抚着孙女。

    可惜,多余却不信,轻轻的放轻动作去揭开李三何伤口处的破烂布片,爷爷吃痛后颤抖的嗓音,瞬间揭破了李三何的谎言。

    “爷爷骗人,您流了这么多的血,伤口这么深,怎么可能不疼?”。

    无奈的李三何苦笑,想要再安慰孙女来着,却因为自己下意识的后退避让,不想让孩子看到狰狞伤口的动作,再次扯到了伤口,顿时又痛的李三何倒吸一口冷气,忍不住下意识的嘶了一声。

    “嘶……”,声音一出,怕孩子担心挂牵,马上就解释安慰着,“爷爷真不疼,好孩子,等回去爷爷包扎一下,上点药,爷爷马上就好了,多多乖,别哭啊,爷爷真没事。”。

    她不蠢,虽然很多的事情自己不懂,也重来没有经历过,可她还有眼睛,还有心,会看,会感受,会自己辨别。

    看着爷爷疼的发白的脸,多余哪里不知道,爷爷这是强撑着在安慰自己。

    既然爷爷不让自己哭,那自己就不哭。

    小家伙果断的一抹眼泪,擦掉鼻涕,吸吸鼻子,回想着曾经娘亲在禁地时,帮着自己给捡到的小狸猫疗伤的样子,果断的扯起衣襟撩起来,低头用小奶牙一咬一撕,而后利索的沿着口子撕下内衣的衣摆,抓着给爷爷先把大腿扎住。

    娘亲说,这样可以暂时止血。

    至于那几种自己认识的止血的草药?

    想到这里,多余又想哭。

    眼下天干大旱,地里又遭遇蝗虫洗劫一空,便是自己认识草药,也采不来草药给爷爷疗伤啊!

    没有哪一刻,多余如眼下这般讨厌自己的无能没用。

    快速的把爷爷大腿伤口简单包扎,一直警惕着周围听着动静的李三何见状,欣慰的笑着揉了揉孙女的发顶,嘴里温柔的催促,“好了多多,这样就很好了,暂时先就这样!多多啊,这里不安全,咱们还是快些走,咱先回家去。”。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