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连载

快穿之超级求生模式

作者:我若为书 | 科幻想象

收藏

  为了救父这项伟大的的计划,一个是寻常却不平凡普通的小孩,她来啦!大饥荒中,一人独守孤村争扎求存的人是她被抄家灭族,把金子塞鱼鳔往肚里吞的人是她外星侵入,飒出连外星人都抓瞎的人是她灵异事件世界,让道士棺材板都压忍不住的人是她滔天洪水,狂拆尿不湿当衣冬季保暖的人是她末世危机,让僵尸丧尸疯狂顶礼膜拜的人是她五地乱华,万人坑里爬出的女煞星是她上古莽荒,率领全民斗天火搞基建的人是她星际被流放,用美食让全联盟跪倒唱完全征服的人但是她是她,是她,都是她,她是我们独闯绝境的多馀小霸霸。多馀说,这个问题我行,也没钱,也没权,最强大大脑傲!多馀说,这呜……呜……呜……。

快穿之超级求生模式_第二十五章 1942大饥荒

    对于三妮儿嘴里简言之的大事,多馀听的一头雾水,迷惘极了。小家伙顶着一张满布痂伤口的小脑袋,歪着头诧异的望着跟前三姐姐,小家伙下意识的就还嘴问。“三妮儿姐,什么是大事?”。明白多馀年纪小,又想起自家小妹妹对三爷爷的关心,安全的考虑对粮食的急切地,三妮儿小家伙顶着一张布满结痂伤口的小脑袋,歪头不解的看着跟前三姐姐,小家伙下意识的就回嘴问。。...

    对于三妮儿嘴里所谓的大事,多余听的一头雾水,茫然极了。

    小家伙顶着一张布满结痂伤口的小脑袋,歪头不解的看着跟前三姐姐,小家伙下意识的就回嘴问。

    “三妮儿姐,什么是大事?”。

    知道多余年纪小,又想到自家小妹妹对三爷爷的关心,出于对粮食的急切,三妮儿也顾不上小妹妹那么笨,居然连大事是什么都不知道了,只拉着多余的小手,放出了一个刚刚自己在庄子里找吃的时,从别的小伙伴们嘴里听到的大消息。

    “多妮儿,你不是想三爷爷了么?我跟你说哦,刚才我去外头扒榆树皮的时候,听前头九叔家的大娃说,他们今个晚上,准备连同附近几个庄子里的人,今个晚上一起去马家庄吃大户呢!

    下晌大家就出发,多妮儿,三爷爷不是就在马家庄给马地主办席面,你昨个不是还很担心三爷爷来着么?

    要不咱俩也偷偷跟着大家伙好一道去吃大户吧?到时候你还能看到三爷爷呢。

    反正那马地主人那么坏,还那么有钱儿,我听大娃说,他爹可是说了,那马地主的家里,粮食多的仓房都放不下,咱们去吃点,借点也没什么,去的人海了去了,大娃爹还说,咱这么多人一起去,到时候也不怕那倒霉的马地主不肯借。

    多妮儿你到底去不去?

    反正你那么想念三爷爷,要不你还是跟我一道去吧,咱俩一起,到时候咱们还能让三爷爷多给咱弄点粮食。”,说不定自己还能搞到两块肉吃。

    在三妮儿看来,既然都决定要去马地主家吃大户借粮食了,那肯定是朝中有人好办事呀!

    他们家三爷爷打入了内部,指不定回头她还能给家里多借点粮回来。

    这样的话,每日里奶奶做饭的时候,也不用日日守着粮食瓮叹气了。

    面前三妮儿姐姐说的每一个字,多余都知道,可连在一起,除了姐姐要带自己看爷爷外,其他的比如什么吃大户,什么人家有粮食你就要去借等等云云,多余听的云里雾里的很是不明白。

    不过多余还是抓住了重点,她就急巴巴的问三妮儿,“三妮姐,那什么大娃的消息确定吗?”。

    三妮儿想也不想的点头俨定回应:“确定啊,我跟你说哦多妮儿,我跟他的关系可好啦,他是半夜起来撒尿的时候偷偷听他爹,也就是咱们的九叔昨个晚上说的……”。

    多余:“那九叔又是听谁说的呢?”,反正她就是觉得,这事情有点不靠谱的样子。

    毕竟不论是以前的娘亲也好,还是如今的爷爷也好,教导自己的那些个道理,就没有像三妮姐说的这样的,自己没有就去人家家吃什么大户,还要结伴一起去借人家的粮食?

    哪怕对方人再坏,可他们这么多人一起去,这不等于就是胁迫吗?那不也就跟那坏人是一样样的了么?

    退一万步不谈,自家爷爷还在那什么庄子里,给他们要去借粮的人办事呢,三妮儿姐居然还想让自家爷爷当内贼,多余怎么想都怎么觉得不靠谱的很!

    可想要摇头说不去,多余又做不到。

    不为别的,万一到时候那什么马地主的不肯借,双方一言不合就打架的话,自家爷爷岂不是要遭殃?

    毕竟三妮姐自己都说,那什么大地主的人好坏,不肯借粮是必定的。

    这就跟那些个妖兽一样,自己的存粮,不管是人还是别的妖兽魔兽去借,额,其实是去抢,人家都不会乐意的好吧。

    娘亲说,世界上的人都不傻,哪里有谁会把到了嘴巴里的肉给吐出来的?

    多余光是想想都觉得不靠谱。

    头顶压着饥饿大山的护家三妮儿,别看年纪比多余大好几岁,可咋咋呼呼惯了的她,可没有多余想的深,想的细。

    听多余问九叔怎么知道的,人家三妮儿满不在乎的一挥手。

    “嗨,那还不简单,昨个拉水九叔就跟着一道去了呀,不仅是九叔,隔壁庄子也有人跟着咱们拉水的车队一起去了……”。

    所以,这些人是经历了马地主的管家亲自来请自家爷爷,见了人家有粮还要办撒三天的寿宴,心里不平衡啦?

    多余心下了然,终于找到了线头。

    难怪道,娘亲曾经总是跟自己说,这个世间上的人心啊,总是患寡不患均,最多最复杂,也同样是永无止境的……

    虽然她也恼恨那蠢货马地主没脑子,饥荒年月还敢显摆,简直脑子有病!

    这不,玩崩了吧?显摆出毛病来了吧?还平白连累了自家的爷爷,真讨厌!

    越想越着急,越着急越担心,最后多余坐不住了,反手一握住跟前,还在跟家雀一样叽叽喳喳的三妮儿姐,多余郑重的决定。

    “三妮儿姐,我跟你去,不过咱们不能等下晌,咱们现在就去!”。

    她得赶在出事前,自己先去那倒霉地主的家里找到爷爷,到时候倒霉地主跟大家发生冲突,死也好,哭也罢,那就不是她一个小孩能管的事情喽。

    三妮儿被面前表情一脸肃穆的小家伙说风就是雨的利索给惊住了,看着多余,望着自己被妹妹紧紧拉住的双手,三妮儿卡了壳,犹豫了。

    “现在就去?不,不大好吧?”。

    多余却坚持,还反过来哄人家三妮儿。

    “这有什么不好的?反正都是要去的,既然都要去,早去晚去都是去!再说了咱们要是去早了,等见了我爷,指不定咱俩还能吃到肉呢,三妮姐,可是油汪汪的大肥肉哦!”。

    这话瞬间就说到了三妮儿的心坎里,挠到了三妮儿的痒处。

    多余为了找爷爷,对症下药的本事也是一流。

    毕竟她已经不止一次的,从跟前这位姐姐口中听到过,她对大肥肉片子的无比向往。

    三妮儿姐说,她最近的一次吃到肉,那还是一年前,自家修房子办席面的时候呢,天可怜见的!

    所以听到多余拿出大肥肉这块大胡萝卜吊着,三妮儿的心神不由自主的就飞了,满脑子里都是大肥肉片子在眼前飞舞,口中的唾液急剧分泌着。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