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连载

快穿之超级求生模式

作者:我若为书 | 科幻想象

收藏

  为了救父这项伟大的的计划,一个是寻常却不平凡普通的小孩,她来啦!大饥荒中,一人独守孤村争扎求存的人是她被抄家灭族,把金子塞鱼鳔往肚里吞的人是她外星侵入,飒出连外星人都抓瞎的人是她灵异事件世界,让道士棺材板都压忍不住的人是她滔天洪水,狂拆尿不湿当衣冬季保暖的人是她末世危机,让僵尸丧尸疯狂顶礼膜拜的人是她五地乱华,万人坑里爬出的女煞星是她上古莽荒,率领全民斗天火搞基建的人是她星际被流放,用美食让全联盟跪倒唱完全征服的人但是她是她,是她,都是她,她是我们独闯绝境的多馀小霸霸。多馀说,这个问题我行,也没钱,也没权,最强大大脑傲!多馀说,这呜……呜……呜……。

快穿之超级求生模式_第二十四章 1942大饥荒

    人嘛,越是心急,脑子里就越是爱胡思乱想。多馀心里想心里想心里想,想起了自己那不知道下落的娘亲,小家伙突然就怕了出来。眼瞧着太阳最后的一丝余晖将要落尽,偷偷的摸的瞄着大爷爷、大奶奶他们更本没工夫关注更多自己,多馀悄悄地摸的迈动着小短腿,一点点,一点点的往门多余想着想着想着,想到了自己那不知下落的娘亲,小家伙突然就害怕了起来。。...

    人嘛,越是着急,脑子里就越是爱胡思乱想。

    多余想着想着想着,想到了自己那不知下落的娘亲,小家伙突然就害怕了起来。

    眼瞧着太阳最后的一丝余晖即将落尽,偷偷摸的瞄着大爷爷、大奶奶他们根本没工夫关注自己,多余悄悄摸的迈动着小短腿,一点点,一点点的往门口挪。

    眼见着大门就在眼前,胜利在望,只要自己冲出这个门,就能去找爷爷啦,多余脸上一喜,一个猛子就扎了出去。

    “哎呦!”,多余吃痛,差点一个屁股蹲。

    “好家伙,多妮儿,你跑什么呢?来给大伯伯瞧瞧,可撞到你啦?”。

    由于用力过猛,多余虽然避开了院子里盯梢自己的视线,却倒霉催的一头扎进了,一大早跟着李三何一道打水去了的大根二根两兄弟的怀抱。

    多余甚至一头撞倒了牵着骡子的李大根,兜头就被对方给抱了起来,免于她与大地的亲密接触。

    被李大根抱在怀里,多余先是一喜,着急的左右张望,却怎么都看不到自家爷爷,多余急了。

    刚刚结痂的可怜小爪爪,一把激动的拽住李大根脖领子,小家伙急吼吼的追问。

    “大伯伯,我爷爷呢,我爷爷不是跟您还有二伯伯一起去拉水的么?怎么您跟二伯伯都家来了,我爷爷却没看到?”。

    李大根被小家伙问的先是一愣,而后忽然哈哈大笑出声,不由自主的感慨了句,“小家伙,还挺孝顺!”。

    说着,他那粗糙带着倒刺的大掌,还不客气的偷袭了多余坑坑洼洼的脸蛋,李大根调侃道。

    “多妮儿啊,你咋就只关心爷爷,就不关心你大伯伯跟二伯伯呢,你个小妮子偏心呀!来,跟大伯伯说说,你是最爱你爷爷啊,还是你大伯伯我呀,还是你二伯伯呢?”。

    这个问题真无聊!多余都想翻白眼。

    瞄了眼抱着自己打趣的李大根,又瞄了瞄边上笑着摇头看了她一眼后,就忙着去卸水的二伯伯。

    对于小孩子才做的选择题,多余傲娇且坚定,“我最喜欢我爷爷!”。

    这么坚定且不容置疑的语气,惹得李大根又是一笑,嘿嘿的搓了把多余的脑袋,惹得多余暴躁的炸毛。

    “大伯伯,别闹,我爷爷呢?”。

    这个才是最重要的问题,大伯伯是小孩吗?没见到她都火烧房子了,他还玩?

    其实吧,李大根能有心情跟多余玩,那就已经说明了问题。

    如果他们出了事,李大根与李二根的神情怎么会如此放松,还有心情功夫打趣孩子?

    把在怀里挣扎的倔强多余放到地上,你李大根笑着又捏了捏多余的脸,终于大发善心的给多余一本正经的解释起来。

    “你爷爷有好事!拉水的时候,你爷爷碰到了隔壁马家庄的人,人家马地主要办六十大寿,你爷爷半道就被人家直接请去做席面去了,要在那边呆三天呢,多以啊多妮儿,今晚你就在大伯伯家,让你大妮儿姐姐带你睡昂。”。

    “马家庄?办席面儿?要去三天?”。

    多余听的特别认真,也特别会抓重点,小嘴巴巴的复述着,换来了跟前李大根的连连点头。

    边上听到动静,带着三个儿媳迎出来的老太太,也跟着听了一耳朵。

    面对儿子说的这些,老太太一脸的唏嘘感慨。

    “旱的旱死,涝的涝死,咱吃了上顿没下顿,人马地主还有粮食做席面,还宴开三日,这得抛费多少粮食哦……”。

    “娘,您担心个啥?人家马地主,那可是咱方圆百里内最有钱的大地主,大儿子在县城给县长当秘书,二儿子据说在那个什么法什么西的留学,最小的儿子,据说还在许昌那什么部队里玩木仓把子的!人家老底子厚,你以为是我们这般的穷人呢!”。

    想着他们今日一行去打水,恰好回来路过马家庄的时候,人家马家庄的大管家遇到了他三叔,立刻就拉着他三叔,请他三叔去帮着掌勺去了,还一口气给十斤的小米做报酬呢!

    这么精贵的报酬,即便那管家赶时间即刻就要拉着他三叔去,他们也一致认为,这一趟活计值得接下。

    至于车上的水,那有什么大不了的,他们兄弟俩就帮着一起运回来就是。

    刚才进庄子,他哥俩还连带着人家马管家利落付给三叔的十斤小米的报酬一起,全都送到三叔家里去了,把三叔运的水都倒水缸里,收拾好了,藏好了小米,他们兄弟才回来,所以他们才会回来的这么晚嘛。

    李大根心里也唏嘘,不过手上的动作却不慢,娘几个一起,把车上的水都运进门了。

    一家子利索的关了门,准备吃完饭,当然,想偷溜的多余,也被老太太牵进了屋子。

    夜里,如今李铁子家的每日一顿的饭食很简单,就是野菜干加了蝗虫粉以及去年存的包谷心打碎的粉子熬的糊涂,还是稀汤的,并不粘稠。

    这样的饭食,如今在小李庄,或者是说,在整个受灾的河南地区,都是极其难得的。

    老太太心疼多余,给多余碗里盛的饭还尽可能的是稠一点的锅底,跟家里出了力气去拉水的大伯伯,二伯伯一样样的……

    多余是个好孩子,并不挑嘴,给什么吃什么,只除了吃饭的时候,捧着碗总会不由自主的想着自己的爷爷有没有得饭吃外,小家伙安生的很。

    可是多余并不知道的是,她这般担心爷爷的小模样,硬是让李铁子老夫妻心肝肉的心疼她,也让大妮儿,大毛头姐弟妹几个,把她对三爷爷的感情看在了眼里,记在了心里。

    次日一大早,多余醒过来的时候,大爷爷家里静悄悄的,跟着大妮儿她们几个丫头一道睡的多余,一骨碌的爬起来,正纳闷着,准备翻下炕去寻姐姐们呢,哪知道三妮儿却急吼吼的,神秘兮兮的一下子就蹦跶了进门来。

    一进来,看到多余醒了,三妮急忙跑上来就拉着多余就喊,“多妮儿,多妮儿,我听到一个大事……”。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