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连载

快穿之超级求生模式

作者:我若为书 | 科幻想象

收藏

  为了救父这项伟大的的计划,一个是寻常却不平凡普通的小孩,她来啦!大饥荒中,一人独守孤村争扎求存的人是她被抄家灭族,把金子塞鱼鳔往肚里吞的人是她外星侵入,飒出连外星人都抓瞎的人是她灵异事件世界,让道士棺材板都压忍不住的人是她滔天洪水,狂拆尿不湿当衣冬季保暖的人是她末世危机,让僵尸丧尸疯狂顶礼膜拜的人是她五地乱华,万人坑里爬出的女煞星是她上古莽荒,率领全民斗天火搞基建的人是她星际被流放,用美食让全联盟跪倒唱完全征服的人但是她是她,是她,都是她,她是我们独闯绝境的多馀小霸霸。多馀说,这个问题我行,也没钱,也没权,最强大大脑傲!多馀说,这呜……呜……呜……。

快穿之超级求生模式_第二十一章 1942大饥荒

    至于为什么没办法种野菜?打从孩子能失败的种出,初时自己并不抱希望能她能种出菜来,到亲眼见到一起见证了奇迹突然发生的时候,李三何就隐隐的察觉到到,自己的孙女可能会不凡。这样的不凡,在太平盛世里都非常危险,更何论是而如今的乱世?的话非要种,相对于孩子那些水又嫩的瓜果蔬菜来这样的不凡,在太平盛世里都危险,更何论是如今的乱世?。...

    至于为什么只能种野菜?

    打从孩子能成功的种出,起先自己并不抱希望她能种出菜来,到亲眼见证了奇迹发生的时候,李三何就隐隐的察觉到,自己的孙女可能不凡。

    这样的不凡,在太平盛世里都危险,更何论是如今的乱世?

    如果非要种,比起孩子那些水嫩嫩的瓜果蔬菜来,自然还是野菜来的稍稍安全一些,不引人注目些。

    一把操起孩子抱怀里,李三何脚步匆匆,嘴里却好声气的哄着孙女。

    “多多乖,如今外头大家都没得菜菜吃,咱多多种出菜菜来,万一坏人眼红上门来抢咱多多的菜咋办?到时候爷爷在外头做工不在家,坏人把咱多多欺负了,爷爷会伤心的哟。”。

    听到爷爷说他会因为别人欺负了自己而伤心,多多担忧坏了。

    小手圈住李三何的脖子,小脸贴上蹭着李三何褶皱的老脸,多余软软的乖巧道。

    “多多都听爷爷的,多多种野菜,菜菜瓜瓜都拔掉。”。

    孩子这么乖,李三何哈哈的会心笑了,胸腔震荡着,心里的郁气与担忧都散了不少。

    想到自家孙女平日里对那些南瓜的宝贝,想了想,李三何做出决定。

    “那些瓜瓜的话,爷爷想着反正它们马上就要成熟了,等它们熟了,爷爷跟多多把他们摘下来存起来,只是以后咱们多多不能再种瓜瓜就是,多多得答应爷爷,你要是实在想种菜菜,那咱就去后院,种点耐旱的野菜中不?”。

    “中!”,多余是个很听话,也很好哄的好孩子,爷爷既然说了,就没什么不中的。

    七月,人们种下去的秋粮稀稀拉拉营养不良的长着,虽然长的磕碜,却仍旧是大家活下去的希望,而多余跟爷爷争取来的南瓜也进入了成熟期,眼看着就能摘瓜入仓。

    这日的天气与往日的炎热干燥没什么不同,爷爷跟着大爷爷等人去拉水去了。

    最近庄子里最后一口老井都干了,没得办法,为了保住最后那点秋粮,大爷爷就组织了庄子里的青壮年,赶着车马去隔壁老山凹拉水,这可是攸关性命,关系全庄活命的大事,大家都认真对待。

    因着路途不近,大家下半夜就出发了,估摸着要到下晌才能回来。

    多余起床后,吃了一碗爷爷留在大锅里温着的面疙瘩糊糊,碗也没水洗,只能用草木灰搓了一边,干草擦了一遍,最后放到一块,等爷爷拉回了水,所有用过的碗筷一起用一瓢子水刷刷,脏水还能浇地,毕竟她可是在后院种了好多野菜哒!

    家里也没有钟表,多余不知道时间,只能从爷爷平日教导的,根据天上的日头来大概分辨时辰。

    被爷爷叮嘱着不能出门乱跑的多余就窝在家里,闲来无事,多余干脆拿起有自己高的笤帚扫起院子来。

    扫着扫着,也不知是哪里忽然响起一阵尖声惊叫,“蝗虫,是蝗虫,蝗爷爷发怒,蝗灾来啦……”。

    正扫地的多余不明所以,抬着脑袋四处望,除了望见远方黑压压的一片跟乌云样飘来的东西,她啥也没看到。

    多余还纳闷来着,顿在院子里,很想搞明白这瞬间混乱,此起彼伏的喊声到底是怎么回事来着。

    突然只觉身体一痛,然后是接连不断的痛,眼前黑呜呜的一片,耳中都是嗡嗡嗡的振翅之声,密密匝匝的蝗虫铺天盖地而来……

    指头大的蝗虫一个个的撞在自己的身上啪啪作响,整个院子瞬间就被蝗虫大军淹没。

    多余的小身子被撞的生疼,可是她却顾不上,因为她发现,自己精心呵护即将收获的宝贝南瓜,瞬间成为了可恶蝗虫的盘中餐。

    先是枯老的藤蔓,然后是那一颗颗金黄的南瓜,该死的蝗虫蚂蚱覆盖上去,顷刻间就把她的宝贝化为乌有。

    多余都来不及发愣,看到她的宝贝南瓜被攻陷,她嗷的一声扑了上去,顾不上身上的疼痛,多余开始跟时间赛跑跟蝗虫抢口粮。

    墙根下藤蔓叶片覆盖的多的地带,日日数着宝贝瓜,了解地形的多余直扑这里,一下摘下两个,急吼吼的就要往家里搬。

    只可惜瓜太大太重,她的能力有限,小奶牙都差点咬崩了,却根本没法同时抱动两个瓜。

    抱不动就只能滚,只能推,反正不管三七二十一,多余想尽了一切的办法,也顾不上蛮干会不会伤到她的南瓜了,小家伙努力着啊。

    一个,两个,三个……

    哪怕最后动用了簸箕装使劲卖力的拉,最终勉强抢到屋子里的不过是区区八个东缺一块,西少一牙的可怜瓜。

    面对这样的结果,想着那几十颗没能来得及抢救回来的金黄瓜,多余眼睛都气红了。

    把瓜用两大藤筐罩住,气红眼的多余飞快的转身,麻溜的关上被蝗虫冲击破烂的门窗,冲出屋子,抓着先前被她遗落在院子里的笤帚,疯了样的在空中挥舞着,在地上拍打着。

    一边挥动,小家伙嘴里还一边发狠,“我让你吃我的瓜,我让你吃我的瓜!你个辣鸡蚂蚱,敢吃我的瓜,我就吃了你!”。

    实在是太气人了,太气人了!

    她都不用想,那么坚硬壳子的南瓜,这该死的蚂蚱们都给她啃干净了,后院中自己一再妥协,最后才保住的那点野菜,想必也被这些该死的蚂蚱给吃完了。

    这些可都是自己与爷爷的口粮呀!该死的东西,忒可恶,忒可恨,自己一定要吃回来!

    疯了的小丫头在院子里扎舞着手里的笤帚,不知疲倦的挥舞着。

    人虽小,可架不住这货是用自己真实的身体来到了这个世界,血脉不一般,就不是一般正常人呀。

    正常的小孩,见到这样蝗虫漫天盖地的场面,早就吓的嗷嗷直哭,不像多余,虽然被蝗虫接连的横冲直撞,撞的身体肉痛,露肉的地方也是惨兮兮的被蝗虫咬破了皮流了血,多余一点也不觉得痛,因为小家伙恨啊。

    估计是心底恨意的支撑,小小的身子千疮百孔的,居然没有倒下去不说,还一直挥舞着一把笤帚,跟蝗虫大军僵持到了最后。

    等到蝗虫肆虐过后,院子里那个小小的身影,身上都血呼拉差的不说,以小家伙为中心的院子地上,居然落下了一层厚厚的蝗虫尸……

    这孩也是个狠人!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