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连载

快穿之超级求生模式

作者:我若为书 | 科幻想象

收藏

  为了救父这项伟大的的计划,一个是寻常却不平凡普通的小孩,她来啦!大饥荒中,一人独守孤村争扎求存的人是她被抄家灭族,把金子塞鱼鳔往肚里吞的人是她外星侵入,飒出连外星人都抓瞎的人是她灵异事件世界,让道士棺材板都压忍不住的人是她滔天洪水,狂拆尿不湿当衣冬季保暖的人是她末世危机,让僵尸丧尸疯狂顶礼膜拜的人是她五地乱华,万人坑里爬出的女煞星是她上古莽荒,率领全民斗天火搞基建的人是她星际被流放,用美食让全联盟跪倒唱完全征服的人但是她是她,是她,都是她,她是我们独闯绝境的多馀小霸霸。多馀说,这个问题我行,也没钱,也没权,最强大大脑傲!多馀说,这呜……呜……呜……。

快穿之超级求生模式_第二十章 1942大饥荒

    李三何得了老太太的再次提醒,忙朝着老嫂子表示谢意,拍了拍孙女的脑袋,挥手示意她很听话,自己则是后转身离开了,踹跨进了前头亮着昏黄油灯的正屋。多馀被老太太拉着进了边上的厨房,老太太先当心的藏了粮,心里想早先自家老三回去时带回去的东西,狠了狠下心来,转到碗橱边上,弯多余被老太太拉着进了边上的厨房,老太太先小心的藏了粮,想着先前自家老三回来时带回来的东西,狠了狠心,转回碗橱边上,弯腰从边上的瓮里抓了一把,虚虚的掏出了一抓带壳的落花生来,全都塞给了多余。。...

    李三何得了老太太的提醒,忙朝着老嫂子道谢,拍了拍孙女的脑袋,示意她听话,自己则是转身离开,一脚踏进了前头亮着昏暗油灯的正屋。

    多余被老太太拉着进了边上的厨房,老太太先小心的藏了粮,想着先前自家老三回来时带回来的东西,狠了狠心,转回碗橱边上,弯腰从边上的瓮里抓了一把,虚虚的掏出了一抓带壳的落花生来,全都塞给了多余。

    “多妮儿这是你三舅舅带家来的落花生,你就坐在灶头后去吃,乖啊,别乱跑。”。

    有吃的,多余向来来者不拒,乖巧的点点头应了老太太的话,看着老太太把一捧生花生塞到自己的小兜兜里,多余就老老实实的坐在灶头后的小马扎上,时不时的掏一颗出来静静的剥着花生壳子,一边跟小老鼠一样眯兮兮的吃,一边听着隔壁大厅里的动静。

    是的,随着自己不断的跟植物沟通,努力的让他们生长,多余渐渐的发现,自己开始耳聪目明起来。

    坐在远离热闹的厨房里,自己慢慢吞吞的吃着花生,多余甚至能依稀的听到,那头屋里传来的吵闹动静。

    那里头可热闹啦!

    什么天再旱下去,连牲口跟人喝的水都要没有了啦;

    什么县城里已经找不到活干,粮食涨价的奇高,粮铺却纷纷关门歇业了啦;

    什么尽可能想办法,死也要保住地里那些耐旱的秋粮啦;

    什么干脆不行就出门逃荒去奔活路算了的啦;

    还有什么,请族长以及族里有点底子的人家,借点粮食度过难关的啦;

    最吸引多余小耳朵的,还是众多声音中,多余听的最分明,也是最在意的来自自家爷爷沉重的语气。

    爷爷说,如今的世道不太平,他刚得了消息,周边县城乡镇居然已经出现了乱民在抢土豪,打地主的乱象来,乱世道已经来了……

    多余不大能理解这些大人们的这些烦恼,虽然天干旱,可在她的心里觉得,这并未掀起多大的风浪。

    毕竟她家又没有田地,没法直观的感受地里绝产的痛苦;

    毕竟家里有个有能耐的爷爷,即便饥荒日益严重,可他的爷爷总能带着粮食回家,老厉害了;

    最最重要的是,她自己种着一院子的菜,虽然缺水了一点,长到现在蔫吧了一点,可到现在都有收获;

    所以,从未经历过饥荒灾害的多余并不知道,眼下是多么严峻的一个形式,更加不知道,干旱与饥荒再这么延续下去,那是要家破人亡死人,要死很多很多人……

    她只知道,没等自己吭哧吭哧的剥完一兜兜的落花生,自家爷爷就来找自己了。

    被爷爷牵着离开大爷爷的院子时,回去的路上,李三何看着身边的孙女,犹豫了许久,终是沉重的开了口。

    “多多啊,明个爷爷不出门,咱爷俩把房前屋后的菜都拔了吧。”。

    “拔了?”,多余很是惊讶与不解,昂着脑袋,目光灼灼的望着自家爷爷,“为什么啊爷爷?那些菜菜可好可好啦,多多喜欢,大妮儿姐姐他们也喜欢,大爷爷跟大奶奶都有表扬我,大奶奶还搂着我说多多最棒,种的菜菜帮了大忙啦!”。

    面对孩子天真懵懂的眼神,李三何败下阵来。

    他无法跟孩子说清楚眼下的纷乱世道,更是无法跟孩子解释,乱世中怀璧其罪的到底。

    人家地里的苗苗一颗颗的长的蔫头巴脑的,自家的院子里绿意盎然,便是外人没怀疑,可家里就这么一个小娃娃,这不是招惹眼勤等着别人来抢自家么?

    想着先前在县里听到的那些胆寒的消息,想着刚才纷纷哭穷跟老哥哥求借粮的族人,李三何打了个冷颤。

    无论如何,比起那些陆续下来的瓜果蔬菜,李三何觉得还是自家孙女的安危来的重要。

    李三何蹲下来,视线与孩子齐平,看着多余的目光里带着他自己也察觉不到的哀凉。

    “咱们多多乖,如今天旱呢,水供人喝都不够,菜菜们没得水喝了,迟早要死的,不弱咱们现在就拔了不……”。

    李三何想着法的哄孙女,并不想让孩子过早的面对世界的残忍,可惜啊,多余不知道自家爷爷的苦心。

    小孩天真的打断了老爷子的话,反过来安慰爷爷,“爷爷没关系的,多多可以少喝水,实在不行,不喝水,把水水留给菜菜们喝,这样的话,菜菜就能多多的长,到时候爷爷,还有大爷爷大奶奶,还有大妮儿姐姐你们就有菜菜吃,肚肚就不会饿了呀。”。

    跟着大妮儿他们混久了,偶尔听到庄子上其他孩子的话,多余虽还察觉不到乱世的逼近,却能清楚的知道,自己多种菜菜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再说了,即便是真的没水喝了,只要自己努点力,天天跟菜菜们多聊一聊,帮它们一把使劲嗯,菜菜们即便长的不水灵,却好歹还是能长的。

    唯一的不好的就是,自己的能力太差,若是没有水土的加持,一次性她也就只能帮着催发几颗菜菜而已,长的还不壮实。

    不过没关系,她多努力一下,每天多耗点神,积少成多,也是能凑够一盘菜的,多余美好的想着。

    面对孩子一颗赤诚的心,孩子的坚持让李三何鼻酸。

    想了再想,李三何最终犹豫了,“不然这样,多多啊,那些水嫩的菜肯定是不能种了,多多要是实在想继续种,咱们把那些菜拔掉,然后你改种野菜成不?而且咱们不能种在前院,只能种后院成不?”。

    “为什么呀爷爷,后院地方辣么小,没有前院大!而且爷爷,马上多多的瓜瓜们就要成熟了,现在罢了,多多心好痛!”。

    看着只差没有捂着胸口,给自己现场来表演个西子捧心的孙女,李三何给孩子逗乐了。

    揉搓了把多余毛乎乎的小脑袋瓜,李三何终于妥协。

    不能给孙女解释清楚,前院院墙低矮,他们家再偏僻也容易引起有心人的注意,不像后院院墙高,地方虽然小,但是足够小家伙折腾,也足够遮挡住不必要的视线注意。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