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连载

快穿之超级求生模式

作者:我若为书 | 科幻想象

收藏

  为了救父这项伟大的的计划,一个是寻常却不平凡普通的小孩,她来啦!大饥荒中,一人独守孤村争扎求存的人是她被抄家灭族,把金子塞鱼鳔往肚里吞的人是她外星侵入,飒出连外星人都抓瞎的人是她灵异事件世界,让道士棺材板都压忍不住的人是她滔天洪水,狂拆尿不湿当衣冬季保暖的人是她末世危机,让僵尸丧尸疯狂顶礼膜拜的人是她五地乱华,万人坑里爬出的女煞星是她上古莽荒,率领全民斗天火搞基建的人是她星际被流放,用美食让全联盟跪倒唱完全征服的人但是她是她,是她,都是她,她是我们独闯绝境的多馀小霸霸。多馀说,这个问题我行,也没钱,也没权,最强大大脑傲!多馀说,这呜……呜……呜……。

快穿之超级求生模式_第十五章 1942大饥荒

    进了新屋,把老伴除了女儿女婿迎回去来,请了道人,买了薄棺,现场勘验了福地,把老伴的衣冠冢跟孩子们都葬一直这样后,李三何自己的口袋也空空如也了。即使老哥哥李彪子帮他计划着省了再省,即使修补屋子的好多材料都是族里的,房梁都是老哥哥的地里给砍的,即使族即便老哥哥李铁子帮他计划着省了再省,即便修补屋子的好多材料都是族里的,房梁都是老哥哥的地里给砍的,即便族里的后生们都不要工钱,两场大事办下来,李三何也是捉襟见肘。。...

    进了新屋,把老伴还有女儿女婿迎回家来,请了道人,买了薄棺,勘验了福地,把老伴的衣冠冢跟孩子们都安葬下去后,李三何自己的口袋也空空如也了。

    即便老哥哥李铁子帮他计划着省了再省,即便修补屋子的好多材料都是族里的,房梁都是老哥哥的地里给砍的,即便族里的后生们都不要工钱,两场大事办下来,李三何也是捉襟见肘。

    安葬老伴儿与孩子们叶落归根,还有把破屋子修葺一新的两场大事办下来,铁子哥领着族人帮了大忙了。

    族人们越是照顾他这个糟老头,大家越是不跟他计较,他李三何就不能越当成应当份的,以后他还得带着孩子在庄子里生活呢,只有帮人一时,没有帮人一世的道理,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才是生活的真谛。

    想要回敬一二,唯一为难的,是自己兜里头最后只剩下了两块大洋。

    就这,最后了李三何也按规矩,采买了粮食肉蛋,请老嫂子带着儿媳妇们过来帮忙,既是暖房又是下葬的惯例答谢,两宴合一宴,由自己亲自掌勺做了一顿席面,宴开了十桌,招待帮忙的族人们吃一顿聊表心意。

    待到席终人散,客人们走干净了,连帮忙刷洗的妇人都相继离开,自家院子里终于安静下来的时候,李三何看着小小一只,捧着一个小碗来到自己跟前的小孙女时,李三何那颗千疮百孔的心——动容了。

    孩子捧着的小碗里头,装着的居然是先前宴开前,自己给孩子舀的两块肉!

    要知道,正式的宴席,照着他们小李庄的规矩,小孩都是不上桌的。

    加之自己如今捉襟见肘,采买的肉菜并不多,也就是自己灶上手艺强,老嫂子又补贴了些瓜果蔬菜,七拼八凑的勉强办了顿宴席而已,那些肉真是不多,一桌上多少份量都是有数的!

    先前在厨下,没法上桌的小孙女那么懂事,估计是这些日子以来,听到自己私下里念叨没钱的时候多了,小娃娃懂事到明明也眼馋桌上的肉,却始终没有讨要吃,只会偷偷的站在边上悄悄咽口水。

    还是自己巧合发现,看的不落忍,心说苦了谁都不能苦孩子,在不多的肉菜盆里,算计着舀了两块到小碗里塞给了孩子吃。

    却万没有想到,本以为馋肉的慌,早就把这小小两块红烧肉给吃了的孩子,到了曲终人散夜寂静的时候,孩子居然贴心捧着碗,把肉宝贝的举到自己的跟前献宝,“爷爷吃肉肉。”。

    明明小家伙的眼里透着馋,嘴里咽口着水,却仍旧坚定的捧着这两块不大的红烧肉。

    李三何的一颗心呀,瞬间被酸软所包围,张嘴发出的声音都不住带上了一丝颤抖,“多多啊,你,你怎么不吃?”。

    小多余把碗强势的塞到自家新爷爷手中,眼带孺幕。

    “爷爷穷,舍不得吃肉肉,多多都看到了。多多也馋,但是多多要乖啊,爷爷没钱,爷爷也没吃,所以好吃的肉肉,多多跟爷爷一起吃。”。

    在她想来,自己与新爷爷是一边的,自然得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就跟当初在禁地,自己跟娘亲那也是有兔叽一起吃一样样的。

    不了解多余内心的李三何,被孩子理所当然分享的两块肉感动坏了。

    蓦地回想起先前,自己在厨房烧菜时,孩子满眼期待吸着鼻子,却懂事的始终不曾伸手,不曾讨要的乖巧样。

    李三何一把搂住面前的小多余,声音里都是哽咽,“咱家多多放心吃,咱家有钱,爷爷能挣钱,能给多多买多多的肉肉吃,以后啊,咱想吃啥就吃啥,咱敞开了肚皮吃!”。

    这一刻,李三何的心里涌起了前所未有的勇气与决心,心存死意,觉得活着没意思没希望啥的,那全都是不存在的。

    他还有乖巧贴心的孙女要养,还要把孩子养的富富贵贵的,白白胖胖的!

    李三何全身都充满了斗志,红着眼眶,吸着鼻子,跟孙女分吃了这份孝心红烧肉,李三何把多余抱上炕,“多多在家里等着爷爷好不?”。

    “爷爷您要去哪?”,外头的天都已经黑了呢,多余疑惑。

    李三何揉着多余毛茸茸的小脑袋瓜呵呵一笑,“我们多多乖,在家好好的,爷爷呀出门去找你大爷爷去,等爷爷办好了事情,爷爷以后给咱多多挣多多的肉肉回来好不好?”。

    李三何早就从铁子哥的嘴里得知了,如今自家是没有田地的,唯一的家当,就是爹妈剩下的这个小破院子了。

    种不了地,他们就没有吃的,而且他也不会种地只会做菜。

    可想凭手艺讨生活,眼下也有难处,自己初初回来,连族里的人都认不全,即便想要一展所长都找不到庙门,拜不到真佛。

    不像自家铁子哥这个地头蛇,地头熟,人面广,还是一族之长。

    自己想重整旗鼓,想努力挣钱养孙女,就只能上门去求一求铁子哥帮忙,让他给自己介绍介绍,自己也好招揽点活计,哪怕做个乡村行走的大厨呢?

    只要肯干,即便没有田地,养活个孙女而已,凭着自己的手艺该是不难的。

    多余看爷爷神色严肃,想了想点点头,朝着爷爷摆了摆手,“嗯,多多乖,爷爷快去快回,天黑,路上要小心。”。

    叮嘱完,想了想还觉得不行,爬到炕尾的炕柜边,把大爷爷送把他们家的,那个破了两个口子的旧马灯给提溜过来点上,强势的塞到了自家爷爷手中。

    “爷爷提着灯去,照路。”。

    “好好好,爷爷提着灯去,我们多多乖乖在家等着爷爷昂。”,孙女的孝心得受着,李三何笑眯眯的提着灯告别孙女。

    目送走了新爷爷,多余并未像老爷子交代的那样,老实的窝在炕上,反而是下了炕,吭哧吭哧的分了好几趟,把链接着火炕的那个灶台上的铁锅蓄满水,乖乖巧巧的搬了个小马扎坐在灶洞前烧火。

    爷爷干大事去了,天又这么热,爷爷都忙了一整天,肯定累了,自己要乖一点才不会惹爷爷嫌弃,烧好热水,等爷爷回来就能洗澡松快一下啦,多余想着。

    李三何亲自踏着夜色上门求帮助,还只是介绍活计这等小事,李铁子根本就没有不应承的道理,自是二话不说,拍着胸脯的一口应下。

    当李三何提着破旧昏暗的马灯,伴着蝈蝈的夜鸣之声,深一脚浅一脚回到家的时候,迎接自己的却是他家小孙女,小小一人端着一盆热水喊他洗漱泡脚的热情。

    这辈子,连自己亲闺女都没有给他办的事情,眼下小小丁点大的孩子却无声无息的办到了,还办的如此体贴懂事,叫李三何如何不疼不爱?

    自打这日起,李三何拿出了前所未有的高涨情绪,领着小多余就落脚在了小李庄,靠着手艺,走上了养活孙女的艰辛道路。

    直到东去春来……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