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连载

快穿之超级求生模式

作者:我若为书 | 科幻想象

收藏

  为了救父这项伟大的的计划,一个是寻常却不平凡普通的小孩,她来啦!大饥荒中,一人独守孤村争扎求存的人是她被抄家灭族,把金子塞鱼鳔往肚里吞的人是她外星侵入,飒出连外星人都抓瞎的人是她灵异事件世界,让道士棺材板都压忍不住的人是她滔天洪水,狂拆尿不湿当衣冬季保暖的人是她末世危机,让僵尸丧尸疯狂顶礼膜拜的人是她五地乱华,万人坑里爬出的女煞星是她上古莽荒,率领全民斗天火搞基建的人是她星际被流放,用美食让全联盟跪倒唱完全征服的人但是她是她,是她,都是她,她是我们独闯绝境的多馀小霸霸。多馀说,这个问题我行,也没钱,也没权,最强大大脑傲!多馀说,这呜……呜……呜……。

快穿之超级求生模式_第十四章 1942大饥荒

    迄今,他都不愿再回忆起那一年的惨绝人寰来。李三何万万想不到也没想起,自己恨了一辈子,念了一辈子的人,竟然早已他不在人世了,李三何倏地笑了,笑着笑着,眼泪哗哗的就急掉了下去,滴溅在炕桌上,噼噼啪啪的响。偏偏恨的,偏偏怨的,可那真听见了他们都他不在了的时李三何万万没有想到,自己恨了一辈子,念了一辈子的人,居然早就不在人世了,李三何蓦地笑了,笑着笑着,眼泪哗哗的就急掉了下来,滴溅在炕桌上,噼噼啪啪的响。。...

    至今,他都不愿再回想起那一年的惨绝人寰来。

    李三何万万没有想到,自己恨了一辈子,念了一辈子的人,居然早就不在人世了,李三何蓦地笑了,笑着笑着,眼泪哗哗的就急掉了下来,滴溅在炕桌上,噼噼啪啪的响。

    明明恨的,明明怨的,可当真听到了他们都不在了的时候,自己的心,怎么就跟破了个洞一样呼呼的漏风,冷的痛的他咋那么难受呢?

    “爷爷不哭,爷爷……”。

    被老太太带着吃饭的小多余,因着到了陌生的地方,因着深埋在骨子里的小心防备,小家伙即便捧着碗吃的香,可暗地里却一直在关注着她的新爷爷。

    看到爷爷好好的吃饭饭呢,突然就哭了,多余紧张担心坏了,把碗身边老太太手里一撩,哒哒的奔到炕前,昂着头,小手拍打着李三何的大腿,小嘴巴里急急的哄人。

    这幅小模样,看的也没想到自己会惹哭老弟弟的李铁子深感安慰,也看得眼泪浅的老太太暗暗抹了把眼泪。

    毕竟那一场鬼子的清乡,她也是亲身遭遇过的呀,至今,她都能记得当初的惊心动魄还有胆战骨寒。

    “老弟弟啊,别难过了,你看,孩子都在担心你呢,别哭,都一把年纪了。”,不想老弟弟伤心难过,李铁子只得打起精神,故意打趣老弟弟。

    李三何是真难受,此刻他感觉自己就像个天煞孤星一样,难怪得当初,爹娘谁都不卖,偏要卖他。

    接连的打击,让李三何再度失去了好不容易才打起的精气神,满身的颓废,直到对面他家铁子哥打趣的声音传来,直到感受着大腿上温热的小手一下下的拍打着自己,听到小家伙童言童语的安慰,李三何才醒过神来。

    是啊,他还有小孙女呢,还有亲人要养活,可不能没骨头的想去死,惨兮兮的哭鼻子,免得孩子笑话。

    抬手轻轻揉了揉多余的发顶,李三何柔声道,“多多乖,爷爷没事,这是沙子迷了眼睛啦,爷爷没哭,乖啊,你快去吃饭饭去,爷爷跟大爷爷说话呢。”。

    “爷爷?”,多余怀疑的小眼神,来回的打量着爷爷与大爷爷之间,见俩老头都朝着她笑着点头,小多余这才带着怀疑的,犹犹豫豫的,被老太太给拉回去吃饭去了。

    饭桌上的俩老头又恢复了聊天,给李三何再度满上杯中酒,不想再聊那么沉重的话题,以免老弟弟再伤心难过的失态,李铁子机敏的转移了话题。

    “三狗蛋子啊,这次回来就不走了吧?”。

    李三何手连连点着桌面,喊着够了够了的示意老哥哥停下斟酒呢,听老哥哥问起这个事情,李三何苦笑一声。

    “昂,不走了,铁子哥,都说叶落归根呢,这次回来,把老婆子跟孩子们安葬好后,我就不走了,就留在庄里陪铁子哥中不中?”。

    “中啊,太中啦!不走好啊!叶落归根好啊!咱们先办弟妹跟孩子们的大事,回头哥给你张罗些后生,一道去把你那破屋子好好修一修,补一补,不然你们祖孙俩可没法住。”。

    这可是大事,李三何也没有抗拒老哥哥的好意,心里却想着不能让哥哥受累,哪怕对方是族长,可修房子是大事,人工材料总得抛费吧?

    出于信任,二话不说,李三何忙就去掏胸口自己临时补的暗袋,从里头掏出五个大洋,一把拍在了桌子上。

    “承蒙铁子哥不嫌弃帮我,这是五块钱,铁子哥你先收着,屋子的事情,弟弟就全托付你帮忙了,我知道可能不够,铁子哥你先拿着,回头缺多少你跟我说,我给补上。”。

    “你这是几个意思?不把我当哥?拿回去,都是自家族里的后身,修补个房子而已,哪里要得了这些个钱?”,李铁子看老弟弟一言不合就掏钱也生气了,这是不把自己当自己人呀,见外了这是,连连就把钱往前推。

    李三何越发急了,又给使劲的推回去。

    “铁子哥,我知道你对我好,想帮我,可是我也不能让族里的后生白做工啊,即便不开工钱,饭食得包吧?这些还不都得劳烦你跟嫂子帮我么?再一个修补房子还得要材料呢,木头土坯总得花钱弄来吧,总不能占族里的便宜,你可别再推了,不然你就是帮我把房子修补好了,我也不去住!”。

    “呦呵,你小子的臭脾气哟,跟小时候一样样的,算了算了,哥哥服了你了,这钱我先拿着总成了吧,回头有剩的,哥还你。”。

    “肯定不会剩,铁子哥你可别忽悠我,我可是跟着师傅学过算账的,这点钱肯定是不够的,到时候花了多少你跟我说。”。

    然后,嘴里包着饭饭的多余,就看到炕上相对而坐的俩老头儿,在炕桌上你来我往的,推着几个扁扁圆圆的东西来来回回,有意思的很。

    当然,最终的结果嘛,还是自家新爷爷赢了,对方干不过他。

    大爷爷收了拿几个圆圆扁扁后,俩老头喝完酒,吃完饭,事情就这么商议定了。

    再后来,趁着在今年的夏收之前,由李铁子这个老哥哥帮忙张罗,两日的功夫,李三何那个破烂的小院就被休整一新,虽然不似新盖的房子那般美观,住着却是没半分的不妥帖的。

    前后的院子被平整好了,屋顶盖上了新茅草,灶台,炕都是新打的,屋子里的墙壁,李铁子还贴心的,让在城里做掌柜的三儿子,弄了些洋灰跟石灰家来抹了一遍,看着倒是整洁亮堂。

    入住新家,从借宿的李铁子家搬回自家的时候,临了出门,李铁子还拉着自己的老弟弟嘤嘤叮嘱。

    “三狗蛋子啊,我可是你最亲最亲的哥,以后有什么事,别跟老哥哥见外,只管来找哥知道不?”。

    李三何嘴里应着话,心里却并不认为,自己会再来打扰自己的老哥哥,毕竟,他不想给人添麻烦。

    结果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打脸就像是暴风雨,来的那么突然,那么快。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