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连载

快穿之超级求生模式

作者:我若为书 | 科幻想象

收藏

  为了救父这项伟大的的计划,一个是寻常却不平凡普通的小孩,她来啦!大饥荒中,一人独守孤村争扎求存的人是她被抄家灭族,把金子塞鱼鳔往肚里吞的人是她外星侵入,飒出连外星人都抓瞎的人是她灵异事件世界,让道士棺材板都压忍不住的人是她滔天洪水,狂拆尿不湿当衣冬季保暖的人是她末世危机,让僵尸丧尸疯狂顶礼膜拜的人是她五地乱华,万人坑里爬出的女煞星是她上古莽荒,率领全民斗天火搞基建的人是她星际被流放,用美食让全联盟跪倒唱完全征服的人但是她是她,是她,都是她,她是我们独闯绝境的多馀小霸霸。多馀说,这个问题我行,也没钱,也没权,最强大大脑傲!多馀说,这呜……呜……呜……。

快穿之超级求生模式_第八章 1942大饥荒

    当年自己被一脚踹来的太匆匆忙忙,也没一点点准备好,身上仅有余下这一颗抓小兔叽时摘采的红果果,而老爷爷手里的食物太香了,她从来不都也没闻见过这样淡淡的香味的香味,并且她还饿,因为,因为……望着面前孩子目光注视着自己的目光,李三何的心放佛被一只手紧紧地把握住了通常,面前的孩子长的可真好看,真乖,真可爱,跟自家闺女小时候一样样的好!。...

    当初自己被一脚踹来的太匆忙,没有一点点准备,身上只有剩下这一颗抓小兔叽时采摘的红果果,而老爷爷手里的食物太香了,她从来都没有闻到过这样好闻的香味,而且她还饿,所以,所以……

    看着面前孩子注视着自己的目光,李三何的心仿佛被一只手紧紧抓住了一般,有些喘不过气来。

    面前的孩子长的可真好看,真乖,真可爱,跟自家闺女小时候一样样的好!

    若是自家女儿女婿没出事,女儿肚子里的小乖乖能顺利降生,若也是个女娃子的话,应该也跟面前的小家伙一样样的吧?

    好吧,有一种滤镜,叫孩子都是自家的好!李三何眼下就深陷这种滤镜中。

    听着小多余喊饿,李三何忙伸手到罐子里掏出两个还沾着汁水的茶叶蛋,贴心的给剥了壳,强势的塞到小多余手里。

    “好孩子,给你吃,别怕,爷爷有多多的,你放心吃。”。

    心痒难耐的多余,啊呜一口咬上去,小嘴巴不大,却一口干掉了三分之二,不得不说,吃着虫子谷子长大的走地鸡,蛋蛋那是真不大。

    美味在嘴里化开,这是小多余出生到现在从未尝到过的绝妙美味,甚至比她最爱吃的烤兔叽还要好吃。

    娘亲教导过自己,不能白白吃人家的好东西,而且眼前的爷爷还这么好,比起一脚把自己踹来此地的外祖父来,这个爷爷简直是世界上第二大好人,当然,第一大是她娘亲。

    小多余一手紧紧抓着蛋蛋,一手固执的把手里的小红果,往正弯着腰看着她,一脸姨母笑的老爷爷嘴边递,小家伙嘴包蛋蛋,连连催促着:“耶耶(爷爷)你七,你快七,小果果可好七(吃)啦!可天(甜)可天啦!爷爷快七!”。

    面对小家伙无比的热情与固执,李三何想着就个小果子而已,还是小家伙的心意,所以面对这个看着像是大山楂,实际上比大山楂透亮不少的红果子,哪怕李三何认为小孩子的话不可信,可甜可甜绝对不会有,估摸着还能酸掉牙,李三何仍旧顶着一脸的慈爱笑容,低头一把把果子含在了嘴里。

    同时还笑着安慰,“好好好,爷爷吃了,你看。”。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当果子入喉,落入肚腹后,李三何突然觉得,自己长年来掌勺落下的颈椎病,还有胳膊臂膀因为经年的颠勺落下的老毛病,居然缓解了不少?

    是心里作用吗?

    不过眼下,李三何顾不上这些。

    他只看着还在捧着蛋,吃的满脸喷香的小家伙问她,“小丫头,你叫啥名字啊,今年多大啦?”.

    “名字?”,娘亲说,自己叫余多,是她跟挚爱之人期盼着,老天大度多赐下来的宝贝,所以她跟娘亲姓余名多,是多得的恩赐宝贝。

    可是凶巴巴的外祖父却说,自己不配姓余,是谁都不要的多出来的多余,让她以后就叫多余,要是她不叫多余,她就再也没法见到娘亲。

    想到这里,多余还委屈,不由自主的瘪了瘪小嘴,心里再不情愿,也只得委屈巴巴的回答李三何,“爷爷,我叫多余。”。

    “孩子你说你叫啥?”,李三何满以为自己听错了,边上其他竖着耳朵围观的乘客们,有那脾气暴的,立刻就嚷嚷开来。

    “草的,这是什么鬼名字?这小丫头不会是被她爹妈给丢了的吧?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家,才会给孩子起这么不走心不走肾的糟心名字?”。

    当然,边上也有不认同这个暴躁分析的,很是高人了一番。

    “兄台这么说可能也不对,大家瞧,这小丫头养的白白嫩嫩的,身上穿的也挺好,料子估摸着还是丝绸呢,这像是不喜欢要丢弃的模样吗?我估摸着,这丫头定然是跟她爹妈走丢了!至于名字?兴许是为了好养活,跟咱们起狗蛋,拴柱一个意思。”。

    “哎,对对对,有这个可能。”。

    身边议论纷纷,都是吃瓜群众们的下意识猜测。

    李三何却不在意这些,抛开这些言论,他蹲下来视线与小多余齐平,只努力一脸温和的笑着,好声气的问。

    “多……”,算了,这个名字,他是怎么都叫不出口。

    心里骂死了给孩子起这个名字的糟心人,李三何眼底都是怒气,不停的诅咒这些个有孩子不珍惜的辣鸡,只看着多余道。

    “好孩子,那你告诉爷爷,你怎么会一个人在这里?你爹娘呢?是不是跟他们走散了呀?不然爷爷带你去找爹娘去?”。

    回答完姓名,复又低头继续聚精会神吃蛋蛋的小多余,全然不顾身边的各种议论猜测,仿佛那些都跟她无关一般。

    直到李三何的声音再度响起,得了他的询问,多余才猛地抬头,歪着脑袋,有些不解的望着跟前的和蔼老爷爷。

    心说,为嘛老人家都爱问同样的问题呢?难道是因为,他们都是老人家嘛?不过也不对呀,那个自称是她外祖父的老人家也不老呀,看着还水嫩的很,都没比她娘亲大多少的样子。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爷爷,爹到底是个神马玩意呀?”。

    为什么是个人都喜欢问她有没有爹这个玩意?

    这个叫爹的东西到底是个什么鬼?

    难不成就是先前,她上毛毛虫的时候,那小黑孩嘴里喊的那个男的一样?兴许是雄的就叫爹?而且她也有爹?也是个雄滴?

    不不不,跟娘亲在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她都长了辣么大,除了娘亲不见后,她见到了好多好多的雄的,可是,那也没有自己的爹呀?

    这个推断不成立!

    所以,总结与事实告诉自己,“爷爷,多余没有爹,只有娘。”。

    李三何却是一脸的哑然无语,孩子问的这都是啥问题。

    爹还能是神马玩意?爹就是你爹呀!

    不过看在面前这么丁点大的小娃子,一脸孺幕软萌萌的望着自己,李三何的心没由来的泛着疼与纠结。

    已经单方面断定,多余是个没爹娃的李三何,只得转移话题,单单只问道:“好孩子,那你娘呢?”。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