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连载中

北洛大唐

作者:悟明.QD | 玄幻言情

收藏

  我很不喜欢看【高手寂寞孤独】这本书,我也不喜欢看大唐情节的再次穿越类小说,前段时间真的没看的了,便我就想自己试一试,想一想依韵的剑法在大唐世界里是什么色彩。再是我很不喜欢大唐里几个女性角色的塑造,特别是绾绾这个角色,便就像给她们赋于另一个故事,哈哈。写的披散着,有些飞扬,却是发白如雪。走在秋雨朦胧的扬州街头,双眼。

悟明.QD小说作品_北洛大唐全文在线阅读_第六章 双龙

    侵雨蚀、蚁蛀虫啮下而颓唐倾塌,唯仅有一间小石屋孤零零地缩一角,穿了洞的瓦顶被木板封着,勉强可作栖身之所之作。在屋内的暗黑里,已发出一声呻呤,然后是身体旋转的摩擦的响声。一把乃具有童音的声音响了,低唤道:“小陵!小陵!还痛吗?”洛雪盘坐船中楼阁之上。体外朦胧处淡淡紫光相应。剑横于膝上。。...

      洛雪此时所乘之小船却也不小,可是比之前方行来的五牙大船,却是有些不足相比。

      洛雪盘坐船中楼阁之上。体外朦胧处淡淡紫光相应。剑横于膝上。

      石龙?长生诀?看来对面战舰之人功力不低。石龙此时功力大进却也可放对。

      不过一旦双方打了起来,此船之兵卒到也麻烦,还是教给弟子练练手吧。

      想罢,洛雪吩咐船家尾随大船而行,又往扬州跟随而去。

      扬州城东一个杂草蔓生的废弃庄园中,大部分建筑物早因年久失修,风侵雨蚀、蚁

      蛀虫啮下而颓败倾塌,唯只有一间小石屋孤零零瑟缩一角,穿了洞的瓦顶被木板封着,

      勉强可作栖身之作。

      在屋内的暗黑里,发出一声呻呤,接着是身体转动的摩擦的响声。

      一把乃带有童音的声音响起,低唤道:“小陵!小陵!还痛吗?”

      再一声呻呤后,另一把少年的声音应道:“他娘的言老大,拳拳都是要命的,唉!

      下趟若有正货,千万不要再去算死草那处换钱了,既刻薄又压价,还要告诉言老大那狗

      贼,想藏起半个子都要吃尽拳打脚踢的苦头。”

      说话的是住宿在这破屋的两名小混混,他们的父母家人均在战乱逃难中被盗贼杀了,

      变成无父无母的孤儿。

      两名小子凑巧碰在一起,意气相投,就此相依为命,情逾兄弟。

      年纪较大的寇仲今年十七岁,小的一个叫徐子陵,刚满十六岁。

      黑暗中寇仲在地席上爬了起来,到了徐子陵旁,安慰地道:“只要没给他打得手足

      残废就成了,任他言老大其奸似鬼,也要喝我们,嘿!喝我们扬州双龙的吸脚水,只要

      我们再抓多两把银子,就可够盘川去弃暗投明,参与义军了。”

      徐子陵颓然躺在地上,抚着仍火烧般痛楚的下颚,问道:“究竟还差多少呢?我真

      不想再见到言老贼的那副奸样了。”

      寇仲有点尴尬地道:“嘿!还差二两半共二十五个铢钱才行。”

      徐子陵愕然坐了起来,失声道:“你不是说过还差两半吗?为何突然变成二两半?”

      寇仲唉声叹气道:“其实这银两欠多少还不算重要,最要命的是那彭孝不争气,只

      两三下就被官兵收拾了。”

      接着又兴奋起来,揽紧徐子陵的肩头道:“不用担心,我昨晚到春风楼偷东西吃时,

      听到人说现在势力最大的是李子通,他手下猛将如云,其中的白信和秦超文均是武林中

      的顶尖高手,最近又收服了由左孝友率领的另一支起义军,声势更盛。”

      徐子陵怀疑地道:“你以前不是说最厉害的是彭孝才,接着便轮到那曾突袭杨广军

      队的杨公卿吗?为何突然又钻了个李子通出来。其它你说过的还有什么李弘芝、胡刘苗、

      王德仁等等,他们又算什么脚色呢?”

      寇仲显然答不了他的问题,支支吾吾一番后,赔笑道:“一世人两兄弟,你不信我

      信谁?我怎会指一条黑路你走呢,以我的眼光,定可拣得最有前途的起义军,异日得了

      天下,凭我哥儿俩的德望才干,我寇仲至小的都可当个丞相,而你则定是大将军。”

      徐子陵惨笑道;“只是个言老大,就打得我们爬不起来,何来德能才干当大将军呢?”

      寇仲奋然道:“所以我才每天迫你去偷听白老夫子讲学教书,又到石龙的习武场旁

      的大树下偷看和偷学功夫。德望才干都是培养出来的,我们定会出人头地,至少要回扬

      州当个州官,那时言老大就有难了。”

      徐子陵眉头大皱道:“我现在伤得那么厉害,白老夫子那使人闷出鸟蛋来的早课明

      天可否勉了?”

      寇仲咕噤两声后,让步道;“明天就放你一马,但晨早那一餐却得你去张罗,我想

      吃贞嫂那对秀手弄出来的菜包子呢。可惜贞嫂现在不开包子铺了。”

      徐子陵呻呤了一声,躺回地席上去。

      “我也想啊,可也得有算啊。”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