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连载中

不良姻缘:异世邪王驯妃记

作者:焚香雨 | 架空历史

收藏

  旅个游,丑男苏吉月被两只狗熊逼下山崖,这是多悲催!灵魂再次穿越也就罢了,可家里白莲怒放,家外极品无数,还能不能够好好的过日子了!更可怕的的是,她身体里竟然还钻到了一只虫!“讲真,都什么时代了!有话好好说!武力能解决问题吗?”更退一步。。

第29章 促膝长谈前途堪忧啊_不良姻缘:异世邪王驯妃记_ 苏吉月, 顾亦琛

    这东西都够他吃半个月的了并且但是加冰块的,昨天吃完肯定要拉好几天的肚子。为了自己的身体健康也肯定不能够由着苏吉月乱来。他放下自己吃完的碗,接着再盛了一碗给苏吉月。“吉月“吉月,你做了那么多肯定自己没有尝过,你来尝尝。”他让苏吉月坐到自己身边,亲自勺了一调羹喂到她嘴中。苏吉月嘟着嘴吃了下去。。...

    这东西都够他吃半个月的了而且还是冰镇的,今天吃完绝对要拉好几天的肚子。为了自己的身体健康也绝对不能由着苏吉月胡来。他放下吃完的碗,然后再盛了一碗给苏吉月。

    “吉月,你做了那么多肯定自己没有尝过,你来尝尝。”他让苏吉月坐到自己身边,亲自勺了一调羹喂到她嘴中。苏吉月嘟着嘴吃了下去。

    舌尖接触到美食,整个人眼前一亮。这东西简直是太好吃了。拿那么多送给顾亦琛说白了就是暴殄天物,偏偏这家伙还把天物往外面送。

    “好吃吗?”顾亦琛问道。苏吉月使劲点头,不是她黄婆卖瓜自卖自夸,是拥有了超级作弊器拈手就来的神奇功夫,现在就想特意做顿难吃点的也成了难事儿了。

    “好吃你就多吃点。”阿勒,情节角色瞬间转变,这是为了惩罚顾亦琛所以给顾亦琛准备的,他倒好,懂得现场角色反转并加利用啊。

    “不行,这是给你准备的,你以后只能吃我的东西,不准吃别人准备的。”天生妙手就在身边,还喜新厌旧想吃别人的?就算他同意,她还不同意呢。

    “吉月吃醋了。”顾亦琛向来判定十拿九稳,把苏吉月这个醋坛子拿捏得当。

    “没有!”苏吉月反驳,越是这样子就越是心虚,顾亦琛把她放在自己腿上,亲昵的吻着她的耳朵。“谁惹我们家吉月了,我定不会绕过她。”

    哟呵,自己惹的那些风流韵事反倒是什么都不知道直接把所有黑锅推到了她的身上。

    叔可忍婶不可忍,简直太可恶了,顾亦琛整个人都缺少爱的教育。粉拳一个打到他的胸上,顾亦琛装作很痛的样子被击倒。

    “就是你。”苏吉月喃喃的念道说的顾亦琛云里雾里。

    “这几日我除了白日被陛下传召日宫内,其余时间都在王府,不知道是因为什么才惹得吉月这么不开心。”“还不是因为那个谁谁谁呢。”苏吉月没有指名道心,她的肢体语言很丰富,但是不巧的是顾亦琛依旧无法猜出苏吉月描绘的到底是谁。笨死了。

    面对情商如此低下之人,苏吉月简直不能与之沟通。

    “反正从你喝了一缸的水果粥后,以后所有母的给你送东西,你都不能收,知道不知道。”

    这小痞的模样,以前野蛮学姐看多了吧。顾亦琛愣愣点头:“那是吉月也得好好努力通过皇宫比赛才可以。”

    顾亦琛说出自己条件。那些被红儿刺激的言语立马闪现在自己眼前。什么其实皇宫可以通融不用比赛舞蹈的啊,就是因为顾亦琛什么都没有说才让她变得这么苦恼,什么红儿留下来的目的其实并没有那么简单顾亦琛是有其他目的的啊。

    她一想到那些,整个人都炸开了。“居然跟我谈条件!”生气起来的苏吉月简直就是霸王龙附体,火爆的周边方圆几百米的生物全部奄奄一息。

    顾亦琛淡然点头:“就像你让我吃掉这些水果粥一样,也是个条件。”他居然拿爱情来当做条件!这个男人到底有没有心!对,他们是皇族,在他们的眼中没有等价的爱,只有数不尽的交换和出卖。所以才有那么多女人前仆后继的上来当这个位置的主人,有了这个位置才能给自己的家族增添筹码。

    但是自己不一样,身为新世界来的新型人才,做梦都想谈恋爱牵帅哥,原本她的思想就跟这些古板的先人不一样,她居然傻傻的以为是一样的。

    她对顾亦琛是出于爱,而顾亦琛对于她也许不尽然,有爱,有目的,还是有什么?苏吉月不清楚,但这一刻却是清楚了有这么一个存在。

    当一切的朦胧被捅破的那时刻,所有的一切都已经变了。如果之前苏吉月拿一大缸水果粥给顾亦琛是处于愤慨和玩笑外的话,那么顾亦琛的那句话则完全打破了苏吉月对于两人之间的认知关系。

    顾亦琛淡淡的看着她,浩亮的眼中只有她一个人的身影,他把她所有的表情尽收眼底,心中闪过一丝心疼。但是现在他必须让她清楚的认知道现存一切对她来说有多么的不利。

    “对,有条件。”

    他淡淡的应着,无情打破了她心中所有的幻想和认知。

    苏吉月整个人神魂抽离,不知道她接下来面对的将是什么。

    “这个社会不是说是你想怎么做就能怎么做的,就像是我们现在不得不被陛下给束缚那般没有自由。如果这场比赛没有通过的话,即使我还能通过手段将你留在身边,但这平王府当中也绝对不会是由你来当家做主了。”

    薄凉的话语好似从未认识过这个人,苏吉月吃惊的疏远却被他牢牢的箍住腰间不得离开。

    所以他早就知道自己不能通过比赛才硬要求自己来进行比赛的吗?

    苏吉月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只觉得前途迷惘,心中悲凉。

    “我已经在努力。”剩下的只有这句话。

    顾亦琛叹了一声,把脑袋搁在苏吉月的肩膀上:“我研究了一下,这次评审的是所有参赛者的皇权,采取民意的方式才进行投票,所以即便是皇奶奶也没有那么大的权利把你直接晋级。”

    苏吉月慌了,想到之前红儿说的那些,她其实不用参加这些比赛的。“不、我有厨艺,我可以加分。”

    顾亦琛眼中闪过一些什么,突然意识到苏吉月渠道那么多。

    “笨蛋,如果有更好的渠道我一定会帮你争取,就好比城外人不清楚城里人的状况,而城里人有苦难言没能表达。你不会又听了其他人的胡说八道所以在害怕担心吧?”

    “绝对没有。”但是就在刚才苏吉月还真是信了红儿的话,自己真是笨啊,总是别人说什么自己就信什么,太好骗太容易轻信人了。

    “为了这件事情我已经通过各种渠道想尽办法,最后已经没有办法才同意让你参加比赛的,没想到你对这个比赛没有任何把握。”说到最后,顾亦琛苦笑,不知是为了自己的猜测还是为了什么:“以前你不擅长厨艺,可是事到临头居然比别人还会的很,那时候你从未说过番邦语言却能说的比琴歌还溜,所以我相信你不是不会,而是压力不够所以没有爆发出来。”

    顾亦琛你还真是太看得起她了!她那都是作弊出来的啊,渣虫现在都要抛弃她了好吗?就算怎么比她还是不会。

    “我何尝不希望你能获胜呢,但是没办法了啊。”

    “但是你有说过,我不学可以,你会想办法。”苏吉月回顾以往,猜测这不会是顾亦琛说出去骗她的吧。

    却见他眨着星眸一脸调皮:“这个对的,我已经想好了,我就想着如果到最后真的不行的话,我们就偷偷的逃走吧,不被皇室所累只一心一意过好自己的生活。”

    苏吉月见鬼了似的瞪他!不过这话好似说的就跟她完全没有了希望一样,她还是喜欢这样子有仆人有钱的好生活,都说了入奢容易入贫难,如果有一天她连生活费都没有的话,这是什么样的一个场景。

    “我会努力让你过上好日子的。就是不知道太子会不会放过我。”

    喂,后半句话能不能不说出来啊,这世外桃源不会过的比逃犯还要穷酸吧。

    所以不管是为了什么她都不能落败啊。

    “你的条件就是要让我当上平王妃?”苏吉月分析着这次非正式严肃谈话,总结出最后发言。

    顾亦琛点头:“对。”

    “之后我让你完成什么你都能答应我?”苏吉月开始讲条件。

    顾亦琛连思考都没有连连点头。

    “那么你赶紧给我把这锅水果粥喝了,然后王府里有我这个趾高气扬的女人存在就可以了,我可不希望看到有人站在我的肩膀上对我冷嘲热讽,谈论的主要话题还是因为某个男人。”

    顾亦琛瞬间悟了,明白苏吉月的意思之后也不怕放走了红儿之后会对其他人有什么大的帮助。

    她拉着顾亦琛的脖子上的衣领,还是不确定的严刑逼供一番:“那个昨天你没有对她那个什么吧?”顾亦琛一愣,呆萌的表情把苏吉月萌出了一脸血:“什么?”

    “就是那个什么什么的。”这词汇太难讲出口,开放如苏吉月都不知道怎么用什么词描绘。

    “什么什么?”顾亦琛依旧不明白。

    “哎呀,我不说了。”苏吉月直接放弃,奈何顾亦琛被挑起了话头愣是拉着她不放手,死命让她说出到底是什么什么才行。

    呜,明明是质问,为什么那个罪犯那么淡定而且毫无反悔之心啊。老天,太难了。

    正当苏吉月被发难的时候,屋外响起娇俏的声音,红儿在外门口娇滴滴的喊着:“王爷,我来了。”

    苏吉月的视线瞬间变得烦躁暴怒,用手掐着顾亦琛的脖子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顾亦琛哪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啊,被掐着脖子又不能说话,室内无声战况激烈。

    “王爷,我又带了新的舞曲过来,特意给你看看,等您看过之后我再跳给侧王妃看,相信有了这支舞曲绝对可以在中元节上大展风采。”娇滴滴的声音柔的能掐出水来,顾亦琛从苏吉月的魔爪下抱住自己的脖子,眼神可怜的望着她,直接送上烈焰红唇来堵住她的话语。

    呜。被堵住话语的苏吉月开不了口,虽有些恼怒,但非常享受。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