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连载中

不良姻缘:异世邪王驯妃记

作者:焚香雨 | 架空历史

收藏

  旅个游,丑男苏吉月被两只狗熊逼下山崖,这是多悲催!灵魂再次穿越也就罢了,可家里白莲怒放,家外极品无数,还能不能够好好的过日子了!更可怕的的是,她身体里竟然还钻到了一只虫!“讲真,都什么时代了!有话好好说!武力能解决问题吗?”更退一步。。

第27章 今朝不努力,他日做小三_不良姻缘:异世邪王驯妃记_ 苏吉月, 顾亦琛

    侧王妃那就敢这么待她,那就别怪她不择手段。宜兰园,顺利得了衣服的苏吉月高兴的围在衣服打转儿,惹来翠荷一同看。“翠荷,你说我就留一个袖子会会很好看,另一个袖子用绸缎宜兰园,顺利得了衣服的苏吉月开心的围着衣服打转,招来翠荷一起看。。...

    侧王妃既然敢这么待她,那就别怪她不择手段。

    宜兰园,顺利得了衣服的苏吉月开心的围着衣服打转,招来翠荷一起看。

    “翠荷,你说我就留一个袖子会不会好看,另一个袖子用绸缎手环套住。”

    “然后这个裙摆有些太大太繁琐,我们用细钢丝固定处一个形状。”

    “然后这个头饰给换一下,既然是祭祀之舞么就应该是粗犷又不是美感的,我想跟他们之前跳的不一样,祭祀之舞可不是野蛮之舞。”

    “然后还有这个这个,有了荧光布料之后就把它们缝道衣服的最外层,在篝火之中显得更加特别。”

    苏吉月的脑中全是创意,说出来的经典案例足够她自己开一间私房穿搭工作室了。她虽然宅,可没把那时候的潮流给忘在脑后。论起来她也算的上是青春洋溢的潮女一枚呢。

    为了平王妃之位,fighting!为了渣虫给予的超能力,她拼了!

    在苏吉月雄心壮志之时,翠荷犹豫的样子就是一明显的小后腿:“王妃,这有些不太合适吧。剪了那个袖子之后属于当众露体,不雅。”

    雅什么的,好看就行了。

    新世界的潮流呢是有多露就多露,这边是压根就不容许你露。

    苏吉月皱着眉头看这件衣服,最后只能面露苦涩道:“那就两个袖子区分开吧,原本要露的那个用白色轻纱做个紧身袖子就好了。”

    虽然看起来十分怪异。

    对于此,翠荷倒是接受的很快,反正不管侧王妃要闹哪样,她只要保证不暴露、不丢脸就可以了。

    下午时分,高煜就让人把布料送了过来,并让人带话说萤火虫的生命周期短,今晚会捕捉一部分供侧王妃玩赏,等表演那天再大肆捕捉。

    汗,苏吉月抓这个道具过来可不是玩的,而是准备出其不意给所有人来个眼前一亮的。

    这些物资先是通过了王爷那道坎才送到了苏吉月手上。

    在河边压腿的红儿无事看到苏吉月这边的传话,疑虑她的用意更加注意到了苏吉月这边。

    很快夜幕降临,高煜那边又送来了一堆萤火虫。

    苏吉月已经让美男二号做好了两个轻纱围成的荧光棒,然后把萤火虫塞了进去。

    两个荧光棒做成,轻轻挥洒好似两截移动光源,在幽幽月光的宜兰园尤为好看。

    “怎么样?”苏吉月得意的跟他们炫耀,她带笑的眼比荧光棒还要闪耀,得意的炫耀自己借鉴古人而来的高深智慧。

    震惊的几个仆人无法用言语来形容,惊讶之声连连喊出。

    红儿在众人注意力被吸引之时猫在隐秘之处查看,看到他们利用萤火虫在黑夜之中跳舞同样被震撼。

    心想这个女人应该不是传说中的废柴,虽然体力不行毅力不行只会坑蒙拐骗,但不得不承认她的想法还是满独特的,连自己都不敢想的东西都运用起来了。

    美男和翠荷学着苏吉月的样子做起了属于自己的荧光棒,子狼直接把荧光棒成X型放在自己背后,穿着的又是黑衣黑裤,俨然就是一忍者大侠。

    翠荷忍不住嘲讽道:“子狼,你玩的这是什么装扮,这东西只有拿在手上才显得特别。”

    说着她轻轻摇曳在黑暗中舞出一段暂时光明。

    子狼学着翠荷动作抽出背后荧光棒,可能是因为动作太猛的关系,棒子还没拿在手中就纱布就破了,看着萤火虫冲破栏栅飞往自由的情景,翠荷怒了,苏吉月笑了。“各位,我想我已经想到了另一个吸引人眼球的方法了。”

    众人的视线又一次被苏吉月给吸引,她就是一个移动大脑,随时能想出各种令人暗叹折服的鬼点子。

    几双期盼的小眼睛立马转到她身上,连被震撼了的红儿也用期盼的眼看向苏吉月。

    “翠荷你把黑布做成一团,最好有个活结可以放出一个出口。”

    翠荷愣愣点头,巧手在黑布上飞舞,很快就照着苏吉月的说法做出一个。

    “这样可以吗?”

    “然后把萤火虫装进去。”

    黑色的布料掩盖了萤火虫的幽光,不似刚才把他们放在纱布上透露幽光来的神奇,翠荷不知苏吉月要做什么,只按照她的方法迅速又缝好一个黑袋。

    苏吉月拿过黑布,触手之时只觉得脑中雷电噼里啪啦,自己浑身汗毛竖起。

    活生生的接触昆虫类的生命体她接受无能,只能让翠荷来做实验。

    “翠荷你的手巧,把它们放在袖子口,然后拉开那个口子,让萤火虫顺着你的袖口飞出来看看是什么效果?”

    翠荷听闻后眼睛一亮,觉得这袋子很容易脱手就直接把袋子缝在了袖口内的位置,袋子口被拉开,翠荷袖口轻抖,一只只的萤火虫顺着袖口位置不断飞出,好似从她身上流出一道道迷人光线,照耀所有黑夜。

    “简直美呆了。”见识到了此情此景,子狼不忘幽幽的叹上一句。

    “确实很美。”美男也同样称赞。

    月光之下,霓虹之间,好似赐给了中间那位舞者最高的灵性。

    红儿眼眸一亮,不得不说苏吉月这番动作给了她跳舞生涯中的无限冲击,从小她就认为想跳好一支舞蹈只能靠自身不断练习,但是今日她的这番动作却是颠覆了她以往认知,跳舞不单是自身的努力,而且更重要的是要有很好的道具。

    不得不说这次来平王府给了她最大收获便是这个。练过舞蹈的她让身姿更加轻灵,她飘然无声息的来,又飘然无声息的去,她确信这个招数只有宜兰园的人才知晓,那么她就可以在她们先前一步实现自己的目的。

    比如说利用这个来吸引平王的亲睐。

    红儿离开之后,苏吉月皱着眉头眼神晦暗:“可惜这个办法不适合那时候跳舞用。”

    “不会啊,这个很好用。”顺利放出萤火虫的翠荷开心的围着萤火虫转,偶尔也有些晕头转向的萤火虫围着她打转,她享受着少女般的纯真快乐。

    苏吉月等她转完了才幽幽的说着:“萤火虫是有生命周期的,它的生命周期很短,但是皇宫跳舞的时候我们必须提前准备好这些萤火虫,然后在跳舞之前塞进衣服当中,为了防止别人看到这些秘密,所有跳舞的那个人必须提前做好准备,我们人当然是有时间准备,可是萤火虫没有。”

    美男貌似想到了些什么,他飞出一只萤火虫然后对着空气快速甩了一下,处在周边不远处的萤火虫受到波及不幸殒命。

    “主人的担心是有道理的,更别说跳祭祀之舞时舞者的大力动作会使这些萤火虫不幸殒命,到时候在最后放出去的就不是好看的萤火虫,而是一个个失去生命的虫子。”

    “啊!”翠荷觉得可惜,苏吉月耸耸肩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实。“那就没有其他办法了吗?”

    “比较难。”苏吉月摇头,总不能让萤火虫们吃人参吊命吧。

    “那这些怎么办?”还有一些被捕捉的萤火虫没有用上,可惜那么好的办法居然没有用上,说什么也要把它们给用上了。

    “之前说的时候没有考虑到这一些,现在看看这也是没法避免的事实,如果要让萤火虫活着,那就只能换一种光明正大的方式。比如说增加舞台效果,先把萤火虫放置在舞台四周,等到舞蹈快要结束的时候让萤火虫出来飞舞。”

    但是这么一做的话,怕是所有人都要知道他们拥有萤火虫这个秘密武器的事实,大师后祭祀之舞成了萤火虫的天下的话,比赛方式说不定会换另外一种方式。

    “对了我那件衣服修改的怎么样了?”是利用红儿的战袍修改的潮流服饰,虽然有些担心他们接受无能,苏吉月此刻是豁出去了,今日她不努力,她日必当小三啊。看平王没权没势还靠皇帝罩着的,如果她没有晋级成功而他又不肯放过她的话。

    未来是怎么样的一个悲剧,光用说的,苏吉月就能说出十大不同版本。什么的琼瑶版的,郭敬明版的,于正版的,管晓杰版的,分分钟虐的你活里来死里去。

    苏吉月现在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在一件衣服上,实乃人生十大悲剧之首。

    “还没有做好。”翠荷实话实说,苏吉月呜呼哀哉大叹一声。

    为什么渣虫这屌丝总是在她想要求助的时候死机啊!

    深夜,后花园,顾亦琛必经之路。

    红儿身着一套简易白色丝服,画着淡妆应着池塘荷花翩然起舞。

    不到五秒时间,顾亦琛从前经过,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后迈着沉稳脚步走开。

    红儿哪能让他离开,拿出杀手锏,放出藏在袖子口的萤火虫,萤火虫翩然飞舞,有些飞到了顾亦琛面前,飞的他脚步缓了下来。他伸出那双骨节分明的大手让一只萤火虫停留在自己手间。

    红儿见效果达到,诚惶诚恐的快步跑了过来,在她身后留下一道道柔光光晕。

    “红儿见过平王,不想因为红儿练舞而惊扰了王爷。”因为仰慕平王的谪仙俊容所以在他邀请自己的时候什么话都不说就来了,因为觉得平王是一支势力丰厚的潜力股所以要费尽心思抓住他的心。

    她轻抬脖颈,姣好面容展现在顾亦琛面前,杨柳细眉,额间点缀这用银粉勾画的蝴蝶,她媚眼游离,以顾亦琛阅过众多美色的眼光来看,这张脸实属上乘之作。

    夜高风黑,孤男寡女,红儿青涩笑容,顾亦琛深邃的眼。

    “王爷?”许久不见顾亦琛说话,红儿再一次抬起了脑袋,却看他的注意力一直在手尖萤火虫上。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