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连载中

不良姻缘:异世邪王驯妃记

作者:焚香雨 | 架空历史

收藏

  旅个游,丑男苏吉月被两只狗熊逼下山崖,这是多悲催!灵魂再次穿越也就罢了,可家里白莲怒放,家外极品无数,还能不能够好好的过日子了!更可怕的的是,她身体里竟然还钻到了一只虫!“讲真,都什么时代了!有话好好说!武力能解决问题吗?”更退一步。。

第26章 升职阴谋策划论_不良姻缘:异世邪王驯妃记_ 苏吉月, 顾亦琛

    “呼声高不代表中国实力就高,实际上你该防的是那些现在的默默的沧海不被注重等比赛就惊艳全场一鸣惊人的那些人才对。”筝都忍及时纠正。一场平王妃保卫者战在三人之中被拉响,前有狼一场平王妃保卫战在三人之中被拉响,前有狼后有虎不是你想防就能防得住的。。...

    “呼声高不代表实力就高,其实你该防的是那些现在默默无名不被重视等比赛开始惊艳全场一鸣惊人的那些人才对。”琴歌忍不住纠正。

    一场平王妃保卫战在三人之中被拉响,前有狼后有虎不是你想防就能防得住的。

    “我知。”苏吉月眼底暗流汹涌,随即话题一转,不再专心于比赛之上:“所以现在说说,你们不去昭炎国非要留下来到底是要看什么?”

    说话时,两人莫名觉得周遭空气冷了几度,忍不住用手搓了搓胳膊上的鸡皮疙瘩。

    “那个啥的,我原本就想看看月月跳舞的风采,没想到就稀里糊涂的参与了一场保护侧王妃不择手段晋升王妃的阴谋策划论。”

    这小子,说话用得着那么损吗?

    “姐姐,我就是跟着来凑热闹的。”说话的高煜眸子眨动,在他眼中似乎从来都没有过不去的事情,眼神纯真望向苏吉月,好似他就是弟弟一般乖巧。

    这个腹黑狐狸,苏吉月才不上当呢。

    “事情已经解决,散会。”

    用完就甩,苏吉月独具风格。

    琴歌第一次被人剥削脑力,等出了平王府们还觉得头晕乎乎的:“高煜兄,我总感觉侧王妃此人行事作风煞是奇特。”

    “然,只是奇特而已?”高煜反问,不知话中意思为何。

    “呵呵。”琴歌傻笑,字字斟酌之后回道:“不尽然。”

    高煜打开一面扇子不说话,走在他前端走的潇洒,走在后面的琴歌一愣,总觉得自己没有被苏吉月压榨完全,倒是被高煜的动作给懵圈了,快步走上前追着高煜脚步:“高煜兄,等等我。”

    躲在屋檐上的少恭把这一切尽收眼底,他足尖轻点动作快速好似一团黑雾席卷而去。

    书房内,顾亦琛手执兵卷淡淡抬头,身着黑衣的少恭飘然而下,跪地报告:“主人,两人已离开。”

    顾亦琛黑翟的眼眸落在少恭身上,带着龙延香的气息飘洒在这房间之内:“他们来作甚?”

    两人此次来王府只为找苏吉月,还未给顾亦琛通报。这两人倨傲的好似从未把他放在眼中。

    “来看侧王妃,解决其苦恼。”少恭说出自己判断。

    顾亦琛嘴角微微勾起,似在轻嘲:“不,他是来试底线的。”

    高手与高手的过招,往往风平浪静其实已过百招。

    他,指的自然不是琴歌。

    回到书院的琴歌在读了两卷书后才想起了某件事情,忍不住拍着自己的脑袋:“刚才过去的时候小易没有来跟他这个老师请安,真是长大了,岁月难留啊。”

    宜兰园,听完阴谋晋升论的苏吉月瞬间化身时装设计师,召集殿内所有能调动的四号人物,让他们想尽各种渠道去买祭祀舞蹈穿的衣服,男人不清楚祭祀服装长什么样子没关系,只要是有一丁点儿相像的都给她买过来!

    买买买模式全面开启,宜兰园全体人员忙得脚不沾地。

    翠荷在接到命令的第一时间想到王府里面不就存在着个这么厉害的老师吗?为什么还要千里迢迢的去外面找。

    不消半刻时间,红儿再次被翠荷恭敬请入来到内殿。

    古典风味颇重的宜兰园内只站了六个人,显得颇为空荡。

    在空灵的内殿,苏吉月坐在首位斜靠在桌前看着红儿飘逸着身姿走进,在她的手上放着一件五彩斑斓的纱裙。

    “侧王妃,这是祭祀之舞我领舞这么多年最喜欢的一套裙子,也是因为有她才让我的舞姿更加优美。”她颇为大方的拿出自己那套舞台服装拿给苏吉月看,说是拿出来欣赏摆明了是在苏吉月面前炫耀。

    “翠荷,拿到一边我们欣赏。”别人主动拿出来给苏吉月看,她哪有不看的道理,乐呵呵的让人摊开了大家一起欣赏。

    这件衣服很漂亮,层层叠叠用各色丝绸组成五彩缤纷的颜色,让整件衣服充满着异域风味,薄衫叠加看起来有些累赘但就是拥有了这些才能让衣服飘扬,使舞者变得神秘。

    大致欣赏完的苏吉月噢了一声,没有表态,她眼中琉璃闪烁,似在思忖着什么小心思。

    红儿的嘴角却是挑了起来,这可是她最喜欢的一件领舞服,每每展现在众人眼前都不免让人惊艳一番,看到翠荷已经完全傻了眼,那几个男人的目光在这件衣服上挪不开眼,她的得意心思更重。

    看到苏吉月沉默,红儿轻盈走上前不忘对苏吉月再次介绍道:“侧王妃,领舞服装大致就是按照这个规格来的。但是只剩三天怕是做不出像此类这样的衣服了。我这件光是找巧手绣娘就找了不少时间。”

    赤裸裸的炫耀,被红儿深深感染的翠荷惊叹一声,她的巧手拂过那些繁琐的花纹上,眉头深皱,算是赞同了红儿的话。

    苏吉月呆萌带头,重复着红儿的话:“二老师你说我在三天之内弄不到一模一样的是吗?”

    红儿淡定点头,不为听不懂的二烦恼:“我想关于刺绣这块翠荷比我更清楚。”

    翠荷适时抬头,小脸皱的跟麻花一样:“回侧王妃的话,红儿老师说的没错,这刺绣甚是复杂,我估摸着做完这些刺绣需要5个绣娘共同经历十五天时间才能完成。”

    那真是个庞大的工程了,虽然这些花纹在苏吉月眼中看起来都一样,都一样的难就对了。

    “噢。”她又应了一声,手拂过丝质柔软的布料之上,触觉良好:“那二老师你这件衣服总共花了多少银两获得?”

    说到衣服本身红儿的神情更是倨傲:“这些布料都是我从异域朋友那里获得,实属千金难买之物,光那些刺绣花出去的就有一锭金子。”

    论当今社会,哪有人敢花那么多银两在衣服身上,更别说是用金子做单位衡量了。

    一锭金子。

    苏吉月眼珠子转了一圈,才一锭金子而已啊,要说她的积蓄都是用一打做单位在烧,供给那只傲娇的渣虫大神,虽然它总是在关键时刻掉链子。

    “红儿老师。”苏吉月郑重的看向她,倒是把名称全部都给说准了。

    红儿眼眸轻飘不知她究竟在打什么主意:“侧王妃有话请说。”

    “我给你两个金锭子和相同的布料一匹,这件现成的衣服你就卖给我吧。”

    红儿拿出来是炫耀的,可不是用来买卖的,光不说这衣服值钱不值钱的问题,她在这上面花的心血就不是常人能理解的了。

    红儿气极反笑,双手抱胸,鄙夷的看向苏吉月道:“侧王妃,如果这是件新衣服的话,我倒是很乐意卖给你,但是这件衣服是我穿过的。”

    她已经穿过,她还花那么多钱买回去,说出去不就让人笑话说平王府的侧王妃就是喜欢捡别人破东西的邋遢王妃?

    这名称说实在的肯定也不好吧。

    苏吉月买了它可是有大用处的,首先已经成功进入首席设计师模式的她改装这件衣服是在所难免的,其次想要在群星璀璨的舞蹈中出彩,出陈推新肯定是必要的。

    “非也,二老师。”一个郑重之后,称呼又被更换了过去。“你曾经穿着她在各年的祭祀之舞上出彩,如今我借住你昔日战袍一举德胜,对于老师你来说也是倍有面子的事情,你看你又有钱可以做一件新衣服,又有名声让别人夸赞,岂不妙哉。”

    “这是我最喜欢的衣服。”红儿辩驳,哪心甘情愿的就这样送给别人?

    “以后你还会喜欢别的衣服的,再说这衣服也有些泛黄了,你看看这边,是泛黄的痕迹吧,但是没关系,就这一点我不在乎,待会儿让翠荷改改就好了。”

    苏吉月滔滔不绝的时候,红儿简直就是想都不敢想。

    就像苏吉月这样子才练个不到两小时就逃开死都不练的家伙都有可能获胜的话,那她几十年的舞蹈绝对是白练了。

    身在别人家,不得不低头,红儿憋着后半段话没有说。心中全是鄙夷之声。

    “那就这样子吧。”土匪苏吉月接过翠荷拿过来的两锭金子塞进红儿手中:“那些布料得过几天送到你府中去了。待会儿你就给翠荷留个联系方式,好让我们这边的人送过去。”

    红儿手握两锭金子嘴角轻抽,她的全身僵硬的很,好似那两个金锭子就是毒蛇一般,想甩偏偏又甩不出去。“如果侧王妃没有事情的话,那我就先离开。”

    左右都是她的人,她再无奈也没有办法,很想撒泼的心被自己的理智给压住。直怨自己到底哪根筋不对偏把自己最喜欢的衣服给送到了狼口边。

    她边走边想,其实重点不是这个,照她的认知当中,如果是一般人的话绝对会来巴结她讨好她,哪会像苏吉月这般直接二话不说以买的方式直接抢了过去。

    她翻出手中的金锭子看了看,脚步猛然顿下随后咬咬牙大力把它们甩了出去。

    这两个金锭子对她来说就是个耻辱。

    但是,很快她又顺着甩金子的方向把它们寻了回来。

    幸亏现在路过的人少,金锭子还是被找了回来。

    生活带得继续,她得且行且珍惜。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