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连载中

不良姻缘:异世邪王驯妃记

作者:焚香雨 | 架空历史

收藏

  旅个游,丑男苏吉月被两只狗熊逼下山崖,这是多悲催!灵魂再次穿越也就罢了,可家里白莲怒放,家外极品无数,还能不能够好好的过日子了!更可怕的的是,她身体里竟然还钻到了一只虫!“讲真,都什么时代了!有话好好说!武力能解决问题吗?”更退一步。。

第25章 一个好汉三个帮_不良姻缘:异世邪王驯妃记_ 苏吉月, 顾亦琛

    这个消息七成跟她有关,并且乌泽克村月心中莫名的感觉会觉得这个消息是为了看她的笑话。“说!”高度警惕的望着眼前两人,乌泽克村月措施敌军千军万马我自岿然不动的真谛与他们匹敌。前天还跟“说!”警惕的看着眼前两人,苏吉月采取敌军千军万马我自岿然不动的真谛与他们抗衡。昨天还跟她那啥啥的高煜今日就跟个没事人一样出现在她眼前,着实可疑。。...

    这个消息八成跟她有关,而且苏吉月心中莫名觉得这个消息就是为了看她的笑话。

    “说!”警惕的看着眼前两人,苏吉月采取敌军千军万马我自岿然不动的真谛与他们抗衡。昨天还跟她那啥啥的高煜今日就跟个没事人一样出现在她眼前,着实可疑。

    “嘿嘿。”高煜浅笑。琴歌奸笑:“还不是为了看到你在晋升平王妃之位时在祭祀之舞上大放异彩啊。”

    “平王真是好命。”

    “姐姐你不会是被逼的吧。”

    两人说出自己的感慨,既然他们没有什么别的特殊情感,那她也就不客气了。苏吉月警惕的看向两人,眼神往他们身后的翠荷一瞥,宜兰园的大门被关闭。

    嚯的关闭声音很响亮,惹得两个不知情况的少年把脑袋转向身后查看发生了什么事情。

    “呵呵,既然你们已经知道,那么想走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了。”软绵好欺负的苏吉月画风陡然一变变成了霸道女王攻,一手一个抓住前来送死的小喽喽。她额首轻抬,发丝凌乱却丝毫不丢失任何美感。

    “用你们两个聪明的脑瓜子给我想出一个不用跳舞就能晋级的好方法,不然今天我是不会放你们走的。”浅笑、贱笑表情瞬间龟裂。

    琴歌也没来得及说什么男女授受不清什么的,不可置信的问道:“开什么玩笑,你不会舞?”

    “今天扎了一个时辰马步,都快把我腿给整废了。”苏吉月无限委屈,深深陶醉在这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当中。

    高煜一抹脖子,眼神中隐藏着嗜血的火焰蠢蠢欲动。“姐姐我倒是有个办法。”

    “你居然不会舞!”琴歌放大的音贝失控在自己的认知当中:“完了完了完了,惨了惨了惨了。”

    高煜收起自己的办法听着琴歌一个人大喊。

    “你可知祭祀之舞为什么会被王朝人重视吗?因为它就像是一个神坛容不得人开任何一个玩笑。你不会舞你居然参与了,你可知等你乱糟糟的上去跳舞惹得龙颜大怒时自己会是个怎么下场?”

    苏吉月还真不知道:“如果那么庄重,就不会被当做是评判未来平王妃的比赛了。”

    琴歌觉得苏吉月这种生物简直就是外来星球上来的。

    “选平王妃也是件很庄重的事情,我个人倒是认为皇家把两者融合减少了不少人力和物力。”这家伙到底是哪里派来的,说苏吉月的全是错,自己的全都对。

    “反正事已至此,你们赶紧帮我想办法吧。”她靠在椅背上抖着腿,试图用这种方式来减轻腿部承受的压力。

    “关键时刻,你居然还有心思抖腿!”琴歌气不打一处来,来看苏吉月的今天纯粹是给自己找气儿来的今天。

    温柔小王子高煜把琴歌拉到一边:“来的时候我们倒是看到王朝首屈一指的祭祀舞者,想来王府已经做了安排。”

    “对,你现在哪有心思抖腿啊,应该努力去练习才是,我还以为你是练累了休息一下,没想到是躺在摇椅上悠闲的抖腿来了。”

    抖腿真惹着你了吗?对不住啊!

    曾有人说凡是抖腿的人,心中都是住着一辆缝纫机,苏吉月此刻觉得,抖腿身边的人,心中必定住着一小暴躁龙,时不时的拿抖腿说事情。

    “还有其他办法吗?”苏吉月悠闲的抖着腿,腿好酸,心好累,日子不好过。

    “难道姐姐是不想学习吗?”高煜眨着麋鹿般的大眼眸认真的看向苏吉月,看的苏吉月心思萌化。她点头:“所以你们既然在这里,一个是大文豪,一个是大富豪,你们这么厉害就帮我想想怎么样才能顺利晋级的好方法。”

    琴歌被夸的收敛了大骂,他嘴上嘟囔着没救了没戏了,到处走着细想着自己还有什么人际关系可以用上。“高煜兄,你说如果跟太子说的话情况会如何?”

    高煜眨了眨眼,笃定道:“比赛还没开始,姐姐败北的消息就会传遍大江南北。”

    我勒个去,如果高煜你料事如神的话,那太子那人也太黑了。

    “不行不行,不能告诉太子,那只能从舞蹈本身着手了,高煜兄你是音律这方面的专家,如果让你改编的话,你会从哪里着手。”琴歌的脑子转的飞快,一个计策不行立马换上第二个,不知道他用自己聪明的脑瓜子给太子想出了多少个阴险计谋。

    “祭祀之舞缘起于番邦,融合昭炎风俗改编成秦国能接受的舞曲,音乐本身风格粗犷鬼魅,锣声雄壮配合竹笛飘渺不定,有着让人捉摸不透又意味深长惹人怀念的情怀。这首曲目已经改编成了最完美的音调。在下实在无能为力。”

    配合着一些小私心,高煜没有全部说完,这首曲目其实也能改,但如果改了让苏吉月顺利通过考验的话,对他来说是最不利的。从见到苏吉月开始,他心里打的什么鬼主意也只有他自己知道。

    琴歌失望的应了一声:“既然曲调已经无法改编了,那我们就只有从舞蹈,这个不行。”说着他意味深长的瞥了她一眼,浓浓的嫌弃意味看的苏吉月真狠不得轰他出去。

    “既然都不行的话,那就只有从服饰上着手了。”

    正统的祭祀之舞服装苏吉月还真没见过,听琴歌提起感觉有种改动性强大的错觉。

    “这个需要改?”高煜奇怪的问出一声:“在我的人之中,领舞者的服饰除了腰身之外从未被大幅度改动过。改动了你觉得那些人会怎么想?”

    还能怎么想?听这庄严的口气,改动一件衣服就跟改动一个朝代似的。

    苏吉月惊呆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这件衣服可得好好改动才是。

    “舞蹈不行,曲风无特色,服饰再没有改动的话,这场舞曲还能赢的话我把脑袋放下给你当凳子坐。”琴歌放出狠话来,出去学过番邦语言的他沾染了一些外族人的好奇和奇思妙想,居然相处要大肆改动服装的想法。

    琴歌的总结让苏吉月想到其实她可以用灯光来渲染整个舞台的。

    在这里,舞台的灯光仅仅只有火把来渲染,视觉性不仅差还很容易不小心引火自焚。

    苏吉月抖着小腿赞同琴歌的话:“我觉琴歌说的对,我们可以从辅助舞蹈的东西上入手。服装肯定的改,高煜,你知道哪里有带荧光丝线和彩带出现吗?然后我觉的还要捕捉些萤火虫。”

    萤火虫?这跟祭祀之舞似乎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这些东西我可以给你弄到。”高煜噙着笑,满足苏吉月的一切小愿望。

    “不用不用,你告诉我哪里有,我让人去采集就好了。”

    苏吉月说完此处开往下一处。“琴歌老师,你知识渊博,既然你能说出改动服侍的说法也就是说明陛下不会因为我私自改动了服装而责罚于我,我相信你。”

    琴歌听闻傲然抬头:“那是自然,祭祀之舞只是为了安抚亡灵,让生者释怀,死者安息,从未在书籍上记载任何关于服饰问题而引起的罪责。”

    如此这般,苏吉月算是放心了。几个顶尖人围在一起果然能很快碰撞出自己想要的东西。

    她既然不想从舞蹈本身着手改变,那只能是从其他方面去改变。不过话说,她干嘛要这么积极!

    就因为顾亦琛的一句话,她就要这么难为自己?怎么不说,他之前怎么鄙视她欺负她的?算了算了,看在他最后相信她,现在对她还不错的份上,她就演戏杨到底吧。

    “姐姐真的不让高煜做事情了吗?高煜可是很愿意帮助姐姐的。”旁边是受了冷落后高煜苦巴巴的脸,琴歌一把抓住他的圆脸:“你还有很重要的任务,你人脉那么广,可以帮忙去打听一下这次祭祀之舞月月最大的竞争对手是谁。”

    高煜不着痕迹的从琴歌手中抽回,他向来都不喜别人碰他:“这些不用打听我就可以猜到。最大劲敌之一林不宛,林上将军自小捧在手心的幺女,心思活跃喜欢舞蹈,愿意为学习舞蹈受任何苦,听说她师从过数十名顶尖武艺老师,各种风格的舞曲让她演绎自然不在话下,也是此次贵圈中呼声最高的参赛者。”

    听起来好强悍,按照苏吉月之前的理论这林不宛就是个十足十的自虐狂。

    “呼声第二的是兵部尚书之女柳诗诗,师从秦国第一舞者念天鸿,自小习武练的一身好武功,如果没猜错的话,此次的祭祀之舞她会以舞蹈跟武功相结合的形式来表演。”

    这个方式很创新,但是苏吉月貌似学不来。

    “然后排名第三的就是平王府原本平王妃现今被贬为侧妃的苏吉月,但据资料显示苏吉月从小不习武术舞蹈,只知躲在深闺当中,姐姐,我自知姐姐躲在深闺之中是在研习音律,没想到姐姐不懂舞蹈居然还有那么高的呼声。”

    顺利进入前三,苏吉月面色濒临扭曲,还是广大的粉丝群体给力直接颁给她一个前三名声聊表安慰。

    “这些都是参照依据而已,平王妃这个名衔炙手可热,姐姐要想重回还是有相当一部分难度存在。”高煜客观的分析了其中利弊后对着苏吉月点头。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