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连载中

不良姻缘:异世邪王驯妃记

作者:焚香雨 | 架空历史

收藏

  旅个游,丑男苏吉月被两只狗熊逼下山崖,这是多悲催!灵魂再次穿越也就罢了,可家里白莲怒放,家外极品无数,还能不能够好好的过日子了!更可怕的的是,她身体里竟然还钻到了一只虫!“讲真,都什么时代了!有话好好说!武力能解决问题吗?”更退一步。。

第24章 到底是教学还是勾引_不良姻缘:异世邪王驯妃记_ 苏吉月, 顾亦琛

    “不这么去努力的话,你就没办法喊别人平王妃了。”少恭对子狼护的死死地的花生米也没丝毫兴趣。他猫在一棵树上姿势轻灵飘逸,随时随刻做好了飞回去的准备。“恩?”子狼不明白了什么意思:“恩?”子狼不明白什么意思:“平王妃就只有一个人啊,啧啧,这么难的职位其他人可做不了。”。...

    “不这么努力的话,你就只能喊别人平王妃了。”少恭对子狼护的死死的花生米没有丝毫兴趣。他猫在一棵树上姿势轻灵,随时做好了飞出去的准备。

    “恩?”子狼不明白什么意思:“平王妃就只有一个人啊,啧啧,这么难的职位其他人可做不了。”

    跟了十几年的主子,如果连什么脾气都不知道的话还真是白活了十多年。

    “哎呦妈呀,累死我了,我这样子还要多久。”苏吉月腿根酸,大腿酸,小腿酸,酸的她脸直接变形扭曲。

    原本以为祭祀之舞就是疯个几分钟就可以的轻松舞蹈,如今被却要求扎马步。听说过学舞蹈要回劈叉和柔韧腰肢的,可没听说过学舞蹈还有扎马步的。

    扎马步!她可不想自己在学舞蹈期间顺便把盖世武功给学了,电视里武功千变万化,但扎马步这门基础学科还从来没有变过。

    “那个二老师,我们直接省略这些不重要的细节开始学武吧。”

    再这么整下去,舞蹈没学成手脚先残废。

    红儿眼中闪过一道精光,嘴角轻轻勾起,慢条细理的说着动人话语:“既然侧王妃这么说了,那我们就开始学舞蹈,首先跟着我学动作,一二三四、二二三四。”

    之前疯癫的舞蹈被分解出来其中奥秘非常啊。

    里面不光融合了技术性甩脑袋,疯狂性劈腿加不要命的狼嚎外,还有一项苏吉月怎么都学不到的技艺。那就是自残的摔倒再爬起来再摔倒。

    苏吉月认真的看完她肢解完成的细分动作,莫名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好!”翠荷在身后剧烈拍手,吓了苏吉月一跳后回魂。

    好,是挺好。变着法子自虐的自己体无完肤,明明痛的要死还被参观人群大声叫好。

    好!是在拍手说她摔得好吗?呵呵,这种看看就好了啊,自己不用亲自上阵的。

    她以前看过那些大片里的舞蹈,也很粗狂令人震惊的啊,根本就不需要像个土豆一般自我摧残。

    “侧王妃您看清楚了吗?”汗渍太多以至于头发被打湿的红儿幽幽的说着话,接下来的意思肯定就是让苏吉月上阵。

    光下腰扎马步就难得要死了,接下来还有那么多高难度的强力动作,苏吉月直接被KO出局。秦国人的脾气还真是怪异,居然喜欢人在他们面前自虐。

    “侧王妃,您准备好了吗?”红儿柔美声线再次响起。

    苏吉月干笑一声打着哈欠:“那个,我好困,要不等我睡醒了我们再继续!”

    灰溜溜的从小道离开,苏吉月非常爱惜自己的生命,可不想因为这些高难度动作也失去做人的机会,跑着跑着眼前突然堵了一块人形高墙。

    高墙的味道很熟悉,苏吉月这段时间经常能闻得到,她抬头,翠荷高音贝的声音还在耳后响起。

    天才刚亮视角里还带着蒙蒙的灰。

    眼前的人身形很眼熟,那感觉也很眼熟。

    苏吉月揉了揉眼睛,看清眼前来人。顾亦琛!

    红儿嘴角微勾,此刻顾亦琛到来用脚趾头想也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儿了。

    她可是顾亦琛花了大价钱请来的高级师傅。这次祭祀之舞顾亦琛颇为看重,可以说苏吉月现在的努力是对他最好的回报。但是现在她才练了一个时辰就哭着喊妈妈,一切心血付之东流,真是个扶不起的阿斗,废柴中的废柴,不给别人添麻烦就找不到人生存在感的废物。

    只会哭没有用的废柴最后只有被人丢弃的下场,即使曾经王爷很喜欢过,但那也是曾经而已。

    苏吉月的动作颠破了红儿对世间一切的认知。她居然还有脸卖萌!

    卖萌什么的最无耻。

    只见她呜咽一声抱着顾亦琛撒娇,小脸皱的跟肉包子似的念叨:“太难了,这舞蹈实在是太难了,你看我的手我的腿都酸的不行,不行不行我现还腿软,扎马步太恐怖,这舞蹈更恐怖。”简直就是极限挑战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看着不练打退堂鼓回去准备堵截苏吉月,顾亦琛心中怒气被这主动投怀送抱的温暖退散。

    幸福来得太突然,苏吉月软弱的跟只小兔子似的,此刻的他现在哪有什么火气冲她发啊。大手抬起拍着她背部给她最大安慰。

    “不练就不练。”沉闷的话语带出让苏吉月期待的话语,跌破红儿眼睛。

    什么叫做不练就不练,王爷你其实不是她夫君,而是她老爸吧!宠溺起来无下限啊。

    红儿飘飘然走上去,轻纱红随风摇曳,在清晨的阳光中挥洒出一段飘逸的红。她盈盈一拜尽是美感:“平王,自古严师出高徒,今日过后仅有两日,祭祀之舞绝对不会临时改期,如果王爷想要侧妃在祭祀舞蹈之中大放异彩,切不可如此宠溺。”

    让你嘚瑟让你飞,她要断了苏吉月的靠山然后狠狠虐。

    她算是看出来了,只要有苏吉月的地方王爷定会出现,他出现就能增加自己的曝光度,到时候侧妃之位指日可待,凭着自己曼妙姿态定能俘获他的心。

    嘴角微微勾起等着顾亦琛回复,这番话只能证明她是一位为学生考虑的严师而已,如果苏吉月反驳,只能更加证明苏吉月更加任性而已。

    “你说怎么办?”苏吉月嘟着嘴把问题抛给顾亦琛。

    顾亦琛眼皮子都没眨一下:“吉月说不想练那就不练了。”

    多么好的男人,无时无刻不宠溺自己的侧妃。

    呵呵,红儿美目轻转,瞬间想到其他,你有张良计我有过桥梯。“既然侧妃不想学,那红儿待在平王府也是浪费时间,先前王爷给的费用,我会退三分之二回来。”

    张弛有度,掐捏得当。

    现在放红儿这么厉害的舞蹈老师离开,那就是变相的给其他佳丽增加机会。

    皇家之人缺的永远不是金钱,而是好的人脉和眼界。

    “不用。”顾亦琛冷冷回声,正是红儿猜中的结果。

    “我也觉得不用。”苏吉月嬉笑抬头:“虽然我不想学,但是我知道翠荷很喜欢你,在这三天之内,你可要把所有翠荷想学的都教给她噢。”

    这主子对奴婢可真是好的没话说。

    翠荷激动的跪倒在地感谢苏吉月,红儿嘴角抽动难以言语。如果教侧王妃还有接近顾亦琛的机会的话,那教一个丫鬟基本是跟顾亦琛绝缘了。

    她堂堂秦国曾经的第一舞者现在居然会沦落为给一个丫鬟教授舞艺!说出去绝对是个笑话。

    “二老师貌似不乐意?”苏吉月眨着水润大眼睛观察着红儿的反应,红儿低垂美目:“那就感谢平王妃给红儿这个赚钱的机会。”

    明明是苏吉月发问的,她却总是感谢王爷。醉翁之意不在酒,苏吉月深意的朝顾亦琛看了一眼。顾亦琛却似乎没听到一般问着苏吉月早上想吃什么。

    “什么都不想吃,我只想放松双腿让它们好好休息。”凄惨如苏吉月,折腾了一大早全是瞎折腾。

    顾亦琛公主抱起苏吉月离开,红儿低垂美目,眼前视线烧灼似乎能燃烧出一个大洞。

    等到太阳懒洋洋爬起,躺在摇椅上的苏吉月就听说高煜和他朋友来看完她。不到片刻,外面就出来一阵阵说话声音。

    “I'mcoming!”琴歌讲着番邦语言豪迈碰触宜兰园大门,手刚碰到门边,门就被幽幽打开。

    琴歌愕然,随即眼中电瓦度数直接上升至800瓦。

    “哇哇,这到底是什么门这么神奇。”

    不过就是子狼在暗处给你开门啊,喊这么大声做什么?

    “咦?见我来了,你怎么不起身,身为一个女儿家连最起码的教养都被甩掉了?”

    琴歌振振有词的教训滩成一团的苏吉月。

    苏吉月是想起来的,她才不想在还没怎么熟悉的人面前展现出自己懒散的一面,挣扎的扬起脑袋,她又看到那一张洋溢着青春、浑身散发着满满胶原蛋白的青春不老面孔,瞬间整个人坐的笔直。

    “高煜!”

    “月月,明明是我喊你的,你怎么不先跟我打招呼!”琴歌气呼呼的昭显自己的存在感。高煜展开一个甜死人不偿命的笑容朝苏吉月挥挥小手:“姐姐,我来了。”

    停!别叫姐姐,明明比她岁数大还不知羞耻的叫姐姐。

    整一头腹黑白狐狸。“你不是说要出使大奥国去做生意的啊。”回想昨日历历在目,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现在怎么跟这个叫琴歌的歌神美男子在一起?更震惊的是,顾亦琛怎么就同意了他们进来了?

    难道是因为这两人有什么政治背景?之前遇见高煜的时候,其他她已经有了这样怀疑。要知道那么宫闱秘史哪里是普通人就能知道的?只是她一直没好意思直接问罢了。

    一场朋友聚会在苏吉月心中一惊衍伸到了国家大事件,太子向来跟平王不合,上次场地之争他虽然没有出声,但是明白人都清楚这都是太子挑的头。而且明眼人现在都不会在这个节骨眼上过来瞎凑热闹,这两个神人偏偏来了。

    “原来月月都知道啊,不错!这次我更高煜是要一起出使大奥国的,但是就在出发之前突然听到了一个消息,所以我们就准备晚几天再走。”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