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连载中

不良姻缘:异世邪王驯妃记

作者:焚香雨 | 架空历史

收藏

  旅个游,丑男苏吉月被两只狗熊逼下山崖,这是多悲催!灵魂再次穿越也就罢了,可家里白莲怒放,家外极品无数,还能不能够好好的过日子了!更可怕的的是,她身体里竟然还钻到了一只虫!“讲真,都什么时代了!有话好好说!武力能解决问题吗?”更退一步。。

第23章 重夺王妃之位_不良姻缘:异世邪王驯妃记_ 苏吉月, 顾亦琛

    “你什么意思?”“报名参加选妃大赛!而且肯定要夺回来正王妃之位!”“呸!我才切记,我要和离!”“呵呵,小月月,你不想回去?不想强悍?不想一手遮天?”那美好的的景色像是就“不会就去学!怕什么?这样吧,我给你一样神器辅助你!”。...

    “你什么意思?”

    “参加选妃大赛!并且一定要夺回正王妃之位!”

    “呸!我才不要,我要和离!”

    “呵呵,小月月,你不想回家?不想强大?不想一手遮天?”

    那美好的景色好像就在眼前,苏吉月心里又蠢蠢欲动了起来。“可是我不会啊……”

    “不会就去学!怕什么?这样吧,我给你一样神器辅助你!”

    “神器?”苏吉月惊呆了,不会这么好吧?渣虫居然要给她神器?到底是什么?

    “唧唧……”书房外面忽然想起一阵小鸡叫,顾亦琛好奇看去,叫:“哪里来的小鸡?”

    苏吉月也一眼扫见,果然是一只巴掌大的小黄鸡。萌的简直不要不要的。不过话说,这么严肃的琉璃殿书房,哪里来的小鸡?

    下一刻脑子里的声音炸响:“还不赶紧去把神器抓住?”

    “纳尼?”摔!这尼玛居然是神器!

    “来人,把这小东西丢出去。”顾亦琛也有点好奇,随口叫了声。子狼的影子闪现,直接抓住了小鸡就要丢出去,下一刻意外的手上多了一只手。苏吉月一字一顿艰难叫:“这…小鸡太可爱了,我,我要养!”

    她要养个屁啊!这算哪门子神器啊!

    渣虫:好好照顾神器哦!小月月!

    苏吉月:坑爹货!看我不炖了它!

    渣虫:呵呵,雷会劈死你!

    苏吉月:……

    “怎么了?

    “想养就养吧,过来,刚才的事情还没有说完,吉月可是没有信心?”

    “我……”苏吉月叹息,看来是逃不开这一劫了。算了算了,死就死吧,反正她对侧王妃之名也很是不爽!宫里那帮人真是管的宽,而且还是乱插手!一把抄起小黄鸡,直接塞进袖子里,继续商议。

    “对手怎么样?”自己功力不济只能寄望于对手本事更差。

    “我知道的就有一个,吉月你可以趁着这几天时间好好练练,我会请专业的师傅过来教导。”听到消息直接找皇太后找说法,却没有得到任何回答。顾亦琛叹了口气没有直说,就这种语调更让苏吉月觉得自己已经是晚癌患者垂死挣扎没的救了。

    “我。”让她跳舞简直比让她去悬崖边采野花还要困难,如果煮饭可以加分的话,她宁愿做一百顿来换取这次跳舞晋级。

    “不行!”还没说出什么话,就被顾亦琛直接拒绝:“宫里的人说了,这一场比赛后会直接选出前三名。由各大亲王共同裁决。”

    连个三局两胜弃权的机会都没有,苏吉月已经不知如何作答。

    “我。”她只念出个我字就没有了然后。

    她到底想说什么连自己都不清楚,脑子转的飞快,其实心里在哭。去tmd顾亦琛,为你抛弃高煜大腿,你就这么来折腾她。

    跳舞什么的,还要跳难死人的祭祀舞,她不会就是不会啊。广播体操她倒是还记得几节可以秀一下。

    “你说你为我放弃了那么多,我相信你一定可以过关的。”深情款款,深情呢喃,他骨节分明的手挑过苏吉月落在耳间的发。

    苏吉月抬起肉呼呼的颜,苦兮兮道:“我不会。”

    三天就要学的熟练跳给一大堆人看,这不是难为她嘛?赶鸭子上架还比她这个要容易些。早知道玩什么深情,干脆休了她不就得了!

    脑袋被手指敲打了一下:“还没学呢就说不会。”顾亦琛手一拍,大门被打开。

    几个黑衣人扛着一红衣女子进入,俨然上演着一场黑.道捕捉活口戏码。那女子脸色苍白似乎还未从中回过劲,直到看清眼前两人噗通跪倒在地。“平王。”

    顾亦琛神情倨傲,淡淡颌首,简单的字符由嘴中讲起有着莫名威压:“跳。”

    红衣女子神情了然,随后从外涌入6个半裸男子和乐师。几人随着节拍疯狂跳起。

    妈妈咪啊,这哪是跳舞啊,分明就是萨满法师来王府驱邪啊。

    赤.裸的脚,凌乱的发,张扬的步伐和高亢的吼声。

    苏吉月彻底被惊呆了,这种舞法简直就是上天木有地下没有,天间万物独此一家。

    一首曲子不长,约莫就五分钟,在苏吉月僵直的脖子领导下的视角硬是被看成了五十分钟。“看清楚了吗?”顾亦琛温柔的顺着她的发,不知道什么时候学会用这种语调说话。

    苏吉月点点头,十分坦诚:“看清了。但学不会。”这得说清楚,她可不是天才看一遍就能记住的。

    顾亦琛指着第一个被扛进来的红衣女子,此女子现在披头散发,脸上苍白,大汗淋漓,刚才狼嚎的最大声的就是她了。

    “吉月,她是这三日教导你祭祀之舞的 舞蹈老师,在此期间她会把所有舞艺传授给你,别怕,就算没有过我也会想其他办法的。”

    前半段话苏吉月真跟吃了黄莲一样苦不堪言,听到后半段话,即使是黄莲苏吉月在这一刻也决定要吃下去。这暖心暖肺暖胃牌暖男,说好的霸道王爷去哪儿了。

    但是等等,这么野蛮不加修饰,随便是个人都可以上去疯一疯的舞蹈还用的着教?

    她觉得自己就是个小疯子,随时可以上去甩甩头发疯一疯。

    “但是如果真到了那个地步的话,呵呵。”温暖牌王爷瞬间又回归霸道频道,轻勾的嘴角带着一丝邪妄,紧张的气氛连毛孔都处于防御姿态:“那吉月以后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

    说完他温柔的揉乱了苏吉月本就柔顺秀发,柔顺的发惨遭蹂.躏直接成了狗窝。她抬起自己湿润润的眸,心中颇是不服啊,但是咬着牙隐忍没吭声,让她跟顾亦琛斗那简直就是找死。

    秉着能少担点责任就少担点责任的原则,苏吉月把注意打到了新来的老师身上:“我如果没通过的话,老师肯定也有连带责任的吧。”

    老师对不起,等她有钱了就分黄金奖励你。

    红衣女子脸色更加苍白,白皙的脸上粘着不少湿发,她一听立马跪在地上,心中不免把苏吉月骂了个底朝天。今日她好不容易可以接近平王,本以为可以随便应付应付,没想到这个女人临时来个釜底抽薪,让她以后不得不拿出些真本事来教学。

    “我定好好教导侧王妃,请王爷放心。”接近平王的第一步就是在他心中留下一个贤良淑德的好印象。红儿嘴角勾起一抹笑。

    顾亦琛愉悦的看向苏吉月,苏吉月听着她脆生生带着丝丝魅惑的声音心里莫名发痒,学着她调调嗲嗲问道:“老师,你叫什么名字啊?”

    红儿厌恶的眉头皱起,她慌忙低头,似是诚服和恭敬的回答:“红,儿。”

    听不清低着头的女人到底说了些什么的苏吉月发愣的复述:“啥?红二?”还真够二的。

    顾亦琛宠溺的看着不做声。苏吉月惊奇心想她爹妈到底是怎么娶的名字啊,偏偏把一好看姑娘变成了二姑娘。

    二姑娘爱穿红衣服,所以她就变成了红二?听起来还貌似蛮有道理的嘛。

    红儿拳头握起,心中恨的咬牙切齿,这女人绝对是故意的。

    “侧王妃,奴婢名唤红儿,家中只有我一个女儿。月季娇羞如此红艳的红,儿子女儿多子多福的儿。红儿。”

    埋着头,红儿一字一句字正腔圆的辩驳着。

    不管二字含义是什么,但被苏吉月这么唤出就绝对是个不好的词汇。

    她抬起脑袋,快速看了苏吉月一眼,随后对顾亦琛盈盈一笑。

    但是顾亦琛的眸全部注意在苏吉月身上,只把其他人对他的爱慕当做空气。

    他把苏吉月抱下桌子温柔亲吻着她的额头说出了一个最后期限:“还有三天时间,我希望我们这几天的努力都是值得的。”

    动作是亲昵的,话语是惊悚的。真难为王爷大人能把这两种极端自然的无缝对接,她被掰着脑袋轻松点头。

    看这祭祀之舞不过是比谁更疯狂而已。

    放心,在这个世界上苏吉月疯起来不是人。

    领着新任二老师回宜兰园,翠荷盛情相待,简直就把她当做了第二个苏吉月人来对待。

    红儿是何许人也啊,新入住的苏吉月不清楚,翠荷可是清楚的很。

    三岁习武,八岁成师,曾经数次领舞中元节祭祀舞蹈看的在场皇族震惊,名声之大堪比琴歌书院琴歌。在她底下的学生无不成为下一届祭祀之舞的领舞人选,那个大名鼎鼎的林不宛也曾经师从红儿。

    红儿拥有着令人惊叹的舞蹈才艺,这是所有女孩子都梦寐以求的东西。

    “翠荷,打水来我要洗洗睡了。”翠荷崇拜的跟红儿唠嗑,真是苍天长眼了才在最后关键时刻派来了天朝来的救兵。

    “来了。”翠荷冲着里面高声一喊,随后对红儿颇为歉意道:“侧王妃在唤我,红儿老师稍等,待会儿我就带您去房间休息。”

    “有劳了。”盈盈一拜尽现美态。

    翠荷更加觉得自家侧妃成功有望。她笑嘻嘻的跑开,留下红儿一人孤单的站在苏吉月卧室前。

    月上阑珊,夏风吹拂。

    从窗外缝隙中可以看到此刻苏吉月正毫无姿态的躺下在被窝上睡觉把被窝蹂.躏成一团,不知形象是何物的高音贝喊丫头过去。

    她看着苏吉月毫无礼仪的模样心中冷哼。

    这个侧王妃比自己想像的还要废柴。

    次日清晨,鸡鸣刚过。还处在睡梦游离状态中的苏吉月就迷迷糊糊的被拖了起来。

    “王妃,红儿老师在催促了,从今日起这三天我们可是要开始进行高强度的舞蹈训练的。”

    高强度的魔鬼训练,通俗说话叫做地狱魔鬼恐怖训练。

    鸡鸣之后,还未睡醒就开始被训练的苏吉月发出了一声声高亢起伏美感尽失的女高音,吓醒了所有睡眠中的生物。

    平王府今天的人起的都格外的早。一个个带着一双双熊猫眼没事干又睡不着的摸到苏吉月训练的场所。看着她劈腿下腰做基础动作。

    “去去去,有什么好看的。”

    天那么黑,还没看清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就被翠荷和美男给轰走。

    顾亦琛身边的影卫子狼剥着花生凑在一边警惕提防。

    他可不是提防什么不要命误入平王府的宵小之徒,而是堤防嘴边食被夺走的危险。

    “平王妃真可怜。”在满世界都喊苏吉月为侧妃娘娘的时候,子狼还是忠心于她的就称号。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