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连载中

不良姻缘:异世邪王驯妃记

作者:焚香雨 | 架空历史

收藏

  旅个游,丑男苏吉月被两只狗熊逼下山崖,这是多悲催!灵魂再次穿越也就罢了,可家里白莲怒放,家外极品无数,还能不能够好好的过日子了!更可怕的的是,她身体里竟然还钻到了一只虫!“讲真,都什么时代了!有话好好说!武力能解决问题吗?”更退一步。。

第22章 侧妃是羞辱_不良姻缘:异世邪王驯妃记_ 苏吉月, 顾亦琛

    朝阳升起来,金色的光芒照在苏吉月的眼皮上。她眨巴眨巴眼睛终于等到保持清醒回来,然后就看见一张帅到没朋友的脸!是在作梦吗?顾亦琛?他怎么会在这里?渐渐地的一些她这辈子都不想忆起的渐渐的一些她这辈子都不想想起的记忆漂浮了出来!三秒后就听房间里忽然爆炸出一声鬼哭狼嚎的大吼!。...

    朝阳升起,金色的光芒照在苏吉月的眼皮上。她眨巴眼睛终于清醒过来,接着就见到一张帅到没朋友的脸!是在做梦吗?顾亦琛?他怎么会在这里?

    渐渐的一些她这辈子都不想想起的记忆漂浮了出来!三秒后就听房间里忽然爆炸出一声鬼哭狼嚎的大吼!

    “顾亦琛!你个禽兽,我和你拼了!”

    “高吉月,你疯了?”

    顾亦琛声音冷酷,明明就是那个冷到可以直接做冰库的男人,他机敏的握着她的手腕,一双眼睛好像要射穿她!

    “你做的好事!”苏吉月郁闷的要死要活!就好像昨天晚上是她强了他一样!要不要忘记的这么快!

    顾亦琛眯着眼睛深深的扫她一眼,忽然勾唇笑:“你是说我们昨晚……”

    “装什么大尾巴狼!顾亦琛,你还是不是男人!自己做的事情自己不承认!”

    顾亦琛呼了一口气忽然不耐烦的那就压在了她的身上,“你眼里到底还有没有我这个王爷,粗鲁没有礼数倒也罢了,如今居然敢教训我?我要了你,那不是天经地义?”

    “你,你……”

    苏吉月还没有说完,炙热的吻忽然再次落下。苏吉月象征性的挣扎了下,身体的欲望就这样被开发。该死的,这男人身上到底有什么魔力,她怎么都抗拒不了的……

    于是,这个早上就变的春光暧昧了!其实,顾亦琛也很想知道,为什么就是这样一副肉呼呼的身体,却引起了他那么大的兴致?更让他无语的,昨晚他怎么没有撕了她?

    醒来的时候他还想研究这个问题,一摸身边,哪里还有人呢?顾亦琛居然心底一空,随口叫了声:“子狼。”

    “王爷。”

    “她人呢?”

    “出府了……”

    “出府?”顾亦琛失笑,她好像对外面的世界格外感兴趣?怎么从前没有发现。“盯着!”

    “是。”

    没错,苏吉月的确是出府了!王府她是一分钟呆不下去了!一想起昨晚上的激情四射,她简直就好像做梦!

    “公主,翠荷还没有好好谢谢你的救命之恩。”马车上翠荷激动的叫道。被苏吉月一挥手打断:“自己人,客气什么,只是你这傻丫头以后不可以做这么冲动的事情,要学会相信我,知道吗?”

    翠荷傻乎乎笑:“翠荷知道了。公主,我们这是要去哪里?”

    苏吉月这才心情好点,就道:“当然去见你的小情人了。”

    “小情人?”

    一炷香后,翠荷才明白过来她的小情人是谁!高飞别看年纪小,把妹却是勇敢的不要不要,各种献殷勤各种好,只是翠荷这个呆逼GIRE有点反应不过来。

    苏吉月见她们愉快的玩耍而也就不打扰了,反正她还有那么多烦心事!自己最宝贵的节操,简直去的不清不楚!她怎么能不郁闷!

    唯一还能提起精神的事情,恐怕也就是听高煜摆龙门阵了!别说,这少年知道的还真是多,也是从他的嘴里他对这个世界越来越了解了。

    就这样,苏吉月过了好长一段这种起来就出府找高煜扯淡的日子。归根结底也是希望可以找个发家致富的路子。而那边王府里,华清婷也因为陷害她的事情而受到顾亦琛的惩罚。而且还是大手笔的打进了冷宫!

    说真的苏吉月很意外,毕竟之前华清婷看起来和顾亦琛感情还是不错的,怎么爱情的小船说翻就翻了呢?当然,这不关她的事。不过顾亦琛给她派了几个保镖可就严重影响她的生命了!

    也是现在她才知道,原来她周边一直有个叫子狼和少恭的人盯梢。这也就罢了,顾亦琛居然还额外赐给她一个只有十几岁的美男保镖,名字居然就叫美男!

    对于顾亦琛的脑洞她是没法研究了。不过有了这几个保镖,她的安全感到是直线上升,于是也就勉为其难的装作明白了的意思。

    这也就罢了。最更古怪的,还是身体里的渣虫居然到现在都没有反应了!这就好比一块大石头,总思悬在那里叫人简直提心吊胆!好不容易就这样过了几天,她所担心的事情终于爆发了!

    一大早苏吉月出门去找高煜探讨经商之道。高煜今天特意显摆了两座金山还有三座热门商铺给她看,顺便又介绍了个据说是一代文豪颇有背景的番邦美男子秦歌给她。

    俗话说的,物以类聚,腹黑小王子身边的朋友,自然也非善类,可是偏偏三个人就是臭味相同!苏吉月简直心潮澎湃,也是从秦歌嘴里才确定高煜简直就是人间财神爷!她真的是走了狗屎运居然遇见了他!

    拍了一上午的马匹,中午的时候苏吉月带着翠荷这才回到王府。巧不巧,刚好撞见了刘管家,恭恭敬敬就道:“侧王妃,您回来的正好,王爷想见您。”

    苏吉月顿时郁闷,听见侧王妃三个字就让人不爽!简直是莫名其妙!不过顾亦琛要见她,她能说不吗?不情不愿的赶到书房,顾亦琛正在写字,抬头淡笑:“吉月这是怎么了?出去一趟倒是觉得跟以往有些不一样。”

    苏吉月打了个颤,那温煦的脸色要不是还是顾亦琛的,她都怀疑他是不是也被渣虫附体了。

    “哦,那什么,可能是因为心情比较好吧……”

    “这样?”顾亦琛忽然靠近,还不等苏吉月反应过来,顾亦琛抱着苏吉月扶开桌面上的画纸,把她放了上去。什么情况!他又要啪啪?节奏太快,顾亦琛你别被种马同化啊。

    苏吉月对这张桌子充满着复杂感,里面有最美好的回忆也有自己不愿想起的事实。光天化日、伦理丧失、道德败坏!办公室当成卧室!

    无端的苏吉月想起这个词,整个人羞得蜷缩成一团。此时抬起她的脸,绝对的红苹果脸一张。但是,等等,苏吉月害羞的脸余热都散完了还是没能等到他继续动作。搞什么啊,白期待了。

    只见顾亦琛双手撑在桌子边,用他的臂膀拦起一道防护圈之后就停止动作。

    懵圈了的苏吉月抬头瞟他,就看到顾亦琛那双沉着的眼中闪过一丝莫名焦虑,看的苏吉月心一抽。是打雷了还是闪电了,要用这双宁静的眼眸去看她,看的她着实瘆的慌。

    “吉月,废黜你王妃之位并不是我所愿,而是……”等了许久,才听他缓缓说起。

    “啊?而是什么?”苏吉月有些惊讶,难道不是这货因为怀疑她冤枉了华清婷而做的?还有忽然说起这个做什么?

    “而是有人把王府里的事情告诉宫里,太后下旨所做!而如今,宫里要为我公开选择平王妃!”

    “等等!”苏吉月觉得脑子转不过弯!她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居然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而且还是宫里传来的消息!“你是说?我被贬为侧妃不是你的意思?”

    顾亦琛微微点头,“虽然你古灵精怪,和从前大不相同,不过,如果必须要一个王妃,我仍旧希望是你!”

    苏吉月心脏某个地方忽然震动了下,说不清什么滋味。好像很复杂……后味又好像很甜蜜。但是和她有什么关系!她巴不得不做王妃好吗?!就算是这个侧王妃她都不想好吗?!可是看着顾亦琛那双深邃期待的眼睛,她还是无奈问:“那,那你希望我怎么样?”

    “三日后,比赛中元节祭祀之舞。”中元节祭祀之舞?

    从很久很久以前,秦国就有一个传统,说是在七月半中元节时用祭祀之舞的庄严来安抚那些成长在王朝阶段上不断逝去的冤魂。

    所以这种舞蹈不是单纯的柔美柔顺类似月光舞的优美,而是要那种充满着阳刚之气又有何祭祀的庄重与力度而展现出来的舞蹈。这个舞蹈不是一般女子随便加急训练个几天就可以蒙混过关,也不是舞者随意编排一曲就能得到认可的。

    这是一场集结着所有皇家贵族庄严的盛宴,更有些人则把这场舞蹈看成是跳给所有的先祖列辈看的。顾亦琛很担心,在此之前他还从来没有看过苏吉月跳舞,更别说是舞蹈的巅峰祭祀之舞。

    早晨问了翠荷才知道,原来她根本就不会跳舞。这让顾亦琛心思更加复杂。

    不会就代表着失败,从此与平王妃之位无缘,与他平王更是八竿子打不倒一边。

    所以中元节的祭祀之舞是拦在苏吉月面前最大一道坎,对于像她这样的生手来说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任务。顾亦琛目光紧缩,看向她的眼中有着难以忽视的炙热。

    他并没有说谎,如果真的必须有个王妃,从前他会选她,如今他更要选她!

    而苏吉月听闻却是呆滞的眼转动一圈。

    跳舞什么的是不是有点太难为她了啊。在现代她就是一个死宅,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简直比大家闺秀还要大家闺秀。而且她还懒得要命能坐着绝对不站着能躺着绝对不坐着,跳舞什么的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于是下一刻她干脆就道:“王爷,其实我也觉得我不适合做王妃!既然有这个机会,我看不如……”

    “没有不如!我刚刚说过,如果我必须要有个王妃,那只能是你!”

    “这是为毛!什么时候王爷对我爱的这么深沉?”苏吉月欲哭无泪的叫道。好不容易有这么好的机会可以摞挑子走人,顾亦琛是发了什么疯!她就说最近他干嘛对自己这么好,原来是这个原因!

    不过就算现在答应了,她到时候故意敷衍下不就行了?就在苏吉月刚要开口的答应的时候,身体里久不出现的渣虫忽然说话了!

    “小月月,记得要赢哦!”

    “什么?”

    “嗯?”苏吉月和顾亦琛的声音几乎同时响起。苏吉月只能尴尬的敷衍了两句,继续用脑电波沟通!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