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连载中

不良姻缘:异世邪王驯妃记

作者:焚香雨 | 架空历史

收藏

  旅个游,丑男苏吉月被两只狗熊逼下山崖,这是多悲催!灵魂再次穿越也就罢了,可家里白莲怒放,家外极品无数,还能不能够好好的过日子了!更可怕的的是,她身体里竟然还钻到了一只虫!“讲真,都什么时代了!有话好好说!武力能解决问题吗?”更退一步。。

第12章 离家出走_不良姻缘:异世邪王驯妃记_ 苏吉月, 顾亦琛

    这时此时此刻华清婷心底的苦楚不不甘心也仅有她自己明白!怎么也想不到相伴左右二十年竟然落个这样一个结果!任谁的心底怕是都是伤心不不甘心的!“得紧照料好夫人!倘若再出问题,这里所也许自己是没有那个能力去占据这个男人所有的感情,可是这世界上其他人就更不要想了!因为他是魔!一个魔的心底怎么会有人的深情厚谊!。...

    此时此刻华清婷心底的苦楚不甘心也只有她自己知道!怎么也想不到相伴十年居然落得这样一个结果!任谁的心底恐怕都是难过不甘心的!

    “好生照顾好夫人!若是再出问题,这里所有人就去给绿珠作伴!”

    顾亦琛轻轻放开了华清婷就是一句,眼看着他就要离开,华清婷不甘心就是一句:“王爷,可否是对姐姐动了心?”

    “动心?哼!心为何物?我可还有!”微微侧脸,那余光里的可怖让华清婷打一个寒战!眼睁睁看着顾亦琛离去,那张失望的精致面孔却陡然多了一丝阴翳的笑容。

    也许自己是没有那个能力去占据这个男人所有的感情,可是这世界上其他人就更不要想了!因为他是魔!一个魔的心底怎么会有人的深情厚谊!

    这么一想,华清婷终于感觉安定了一点。再者说,这半刻顾亦琛也没有说她和如意联手,看来是那些背后发生的事情。只要他不能确定,就好办的多!

    总之她占不到便宜,某些人也不要想!

    “阿嚏!”宜兰园里的苏吉月连着打了几个喷嚏,翠荷焦急的就问:“公主,是不是早上出去的时候着凉了?”

    苏吉月揉着鼻子叹息,“就算没有着凉,也是被气着了!这王府里一天到晚的破事多,还有那两位,巴不得找点事情往我身上安!”

    一个胖乎乎的叫乐宝的丫头跟着叹息:“就是!华夫人向来见不得王妃好!如今王爷是对咱们王妃越来越看重了,她八成是急了!所以才会这么层出不穷的搞阴谋!”

    苏吉月认同的点头,“所以呢?咱们干点什么避其锋芒?”

    几个丫头面面相窥,忽然齐声道:“出府!”

    苏吉月等的就是这句,奸笑:“这话我爱听!我看捡日不如撞日,今日就出门如何?”

    翠荷一脸担忧就叫:“王妃不可,王爷可是说了您不能出府的。”

    她这么一说苏吉月也想起来,之前顾亦琛说过没有他的命令是哪里也不能去的!合着她就是个金丝雀?不行!为了以后生活过得去,如今怎么也得出去体验下社会!

    不过在这之前,她还要解决一件事情!

    “来!开会!”苏吉月一挥手把众人召集在院子里。“如意的事情到底怎么回事?”

    几个丫头面面相窥。最终还是你翠荷先说:“公主,之前我真的没有发现如意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往日里她和我们一起吃住,一起玩笑,并没有任何不同。”

    “是啊,真是奇怪,我昨日还说,王妃喜欢吃珍珠丸子,我们两人还要一起做给王妃吃,怎么可能忽然就做出这种事情!”

    “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看起来一副温温柔柔的样子,这心眼里居然藏的这般恶毒!幸亏这次王爷没有相信她,否则王妃恐怕会出大事了!”

    其实对于这件事情,苏吉月也觉得奇怪。按说顾亦琛对华清婷的感情,出了这样的事情,至少也要把自己关起来好好调查一下,怎么就这么容易的放了呢?

    当然,她也不会那么脑残的觉得顾亦琛是被自己吸引了,所以做出这么脑残的事情!不过不是脑残片吃多了,又是什么原因让顾亦琛做出这种决定?

    苏吉月想不明白,也懒得去追究。她现在的破事那么多,哪里还有时间精力去管那些在没有发生的事情呢?现在她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出府透口气!

    “好了!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顾亦琛愿意查,就让他自己查个够!正好省的我再去麻烦!至于出府的事情……”苏吉月眯着眼睛笑,她想做的事情谁还能阻挡得住吗?

    果然,天色擦黑的时候,苏吉月就已经收拾妥当,为了确保不被人背叛家栽赃陷害,苏吉月这次只带了翠荷,然后让其他两个丫头,一个扮演翠荷,一个扮演自己,乖乖在你厢房里做事!

    如果到时候出问题,那也是大家一起抗!一个别想跑!

    在之后,苏吉月就带着翠荷从角门悄悄地溜出了。

    当夜一轮明月高悬,苏吉月女扮男装一副潇洒风流的富贵公子派头,而身边翠荷则成了鞍前马后的小厮。两人乘着东风,走上了这辉煌的古城!激动的苏吉月就差仰天大笑了!

    隔着千万年的风景与现代到底是十分不同。此时热闹的城市中心,青石板路四通发达,周围商铺林立,即便是夜色里,依旧是摩肩擦踵车水马龙,商贩的声音响成了一处!

    “这就是都城?果然繁华啊!”苏吉月一边看着眼花缭乱的世界,一边打心眼感慨!果然王府那点小世界根本不是什么事!瞧瞧这广阔的世界,才是她的终极目标好吗?

    “对啊,小姐,你看,那边张记茶楼是你最喜欢的!往日里,你上街总是要去那边坐一会。”

    “是吗?那好,今天我们也去。”苏吉月兴奋的拉着翠荷就进去。掌柜一时没有认出来女扮男装的两人,客套的就招呼。苏吉月大方的给了银子,就坐在最里头的位置,又任由翠荷为自己点了往日里据说自己爱吃的小点心。

    这些其实都不是重点,重点是苏吉月看见了一个现代已经快要失传了的节目——评书!

    “啪!”惊堂木一声,底下听着那先生说书的人顿时来了精神,苏吉月磕着瓜子笑了,这外面的世界就是不一样,感觉人也精神了,腰也不酸了腿也不疼了,一口气逛是个窑子还挺精神的。

    “今天我们就来讲一段平王的事情!京都的百姓有几个不知道平王殿下的呢?他现在啊,就是皇上最不喜欢的儿子,可是当初可不是这样!那时候平王母妃受宠,皇上可是把母子两人捧在手心里,小时候宫里的王子殿下,也只有平王敢随时随地的去翊坤殿!那可是皇上批折子的地方,可是后来怎么就忽然变成这样了?”

    苏吉月本是看热闹,没想到居然会听到这么一段,顿时来了精神,扫了一眼翠荷真就老实的听了下去。

    “要说起平王变化,还要从八岁开始!他忽然当着八皇子的面,把一只兔子就撕了!”

    听到这里茶馆里的人顿时倒吸一口冷气,就是苏吉月都停了手里的瓜子!什么情况?手撕鬼子她在电视上见过,手撕兔子是个什么梗?

    翠荷之前也只说过小时候的平王顽劣,所以就失去了宠爱。可也没有说他从小就具有变态的气质!这哪里是顽劣那么简单!

    “你们说说,这有多歹毒!皇上以为这皇子定是中邪了,所以招进来你当时还和白眉大师修行的国师进来,听说那年国师也还是少年!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一治疗就治疗了三年!这三年里,平王是彻底的成魔了!杀人放火无恶不作,听说还把皇上的一个宠妃都给那个了……”

    听到这里苏吉月噗的一口茶喷了出去!顿时惹的那些专心听故事的人回头瞪她!苏吉月连连道歉,可还是忍不住笑。你是说书的还是说相声的!还那个……

    说书人大约也觉得自己这么说有点不专业,尴尬的咳了一声才道:“总之这些段子都是听说的,今日这场是你们自己要求,我是实在没有什么新鲜的事情可讲了!”

    “你到是讲啊!说书的你不要怕,我们不会乱说!”

    底下看客哄闹,说书的谨慎的看了一眼外面这才继续道:“之后呢,这皇上自然就不待见平王了!可怜他小小年纪,被关进了地牢居然整整三年!连带原来受宠的母妃抑郁自杀,皇上从此更厌恶他。如果不是后来国师出面一再保证,他身体邪魔已除,说不定现在还在地牢了!”

    “那么现在平王果然已经安宁了吗?”底下又有人叫道。

    说书人点头:“这自然了!不然的话,怎么会乖乖娶了那个澜沧国那个丑公主!哈哈,说起这个丑公主,也是绝了!就见了一面平王,楞是情根深种,非他不可!还连累的她母妃如今还在冷宫里!这两个到是绝配,一个有毛病,一个丑八怪!哈哈,这还真是天定姻缘!”

    苏吉月眯着眼睛扫了一眼那说书的人,转头就看已经快要爆炸的翠荷。小小的人紧紧捏着拳头,眼看着上去要拼命似的。

    “别冲动,你这是要做什么?”苏吉月压低声音劝了一句,立刻把一杯菊花茶递给了翠荷。

    “公主,他怎么可以这样说您和王爷!”翠荷说着,气愤的眼眶都红了。

    苏吉月却撇撇嘴,“这有什么好生气,如果说几句就能让人伤筋动骨,要打架做什么?更何况这些人和我有什么关系?他们笑他们的罢了!”

    “公主……”

    “大胆!你们聚众在这非议皇室子嗣,该当何罪!”

    一声清脆的话语几乎和翠荷的话同时响起。苏吉月下意识看去,就见不远处的一个偏偏美少男,清丽的容颜让这整个茶楼都蓬荜生辉!

    唯一美中不足的,那美少年个子不高长相微娘,虽然精致但总觉得缺少了一点雄性气概,苏吉月正感慨着,那边翠荷小声一句:“公主,今年是不是特别流行女扮男装?”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