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连载中

不良姻缘:异世邪王驯妃记

作者:焚香雨 | 架空历史

收藏

  旅个游,丑男苏吉月被两只狗熊逼下山崖,这是多悲催!灵魂再次穿越也就罢了,可家里白莲怒放,家外极品无数,还能不能够好好的过日子了!更可怕的的是,她身体里竟然还钻到了一只虫!“讲真,都什么时代了!有话好好说!武力能解决问题吗?”更退一步。。

第11章 终究是无情_不良姻缘:异世邪王驯妃记_ 苏吉月, 顾亦琛

    但是一眨眼功夫,乌泽克村月就跟随绿珠到了琉璃阁。顾亦琛正襟危坐在王座里,睥睨天下的望着地上的乌泽克村月,又像是完全恢复到第一朋友见面前的样子——乌泽克村月是一坨屎!这眼神莫名的感觉的就剌激了这眼神莫名的就刺激了苏吉月。不用说了,这渣宰王爷一定!绝壁!是相信华清婷了!想起上次华清婷设计自己熬粥的事情,他当着自己的面给了翠荷几耳光。。...

    不过眨眼功夫,苏吉月就跟着绿珠到了琉璃阁。顾亦琛正襟危坐在王座里,睥睨的看着地上的苏吉月,又好像恢复到第一见面前的样子——苏吉月就是一坨屎!

    这眼神莫名的就刺激了苏吉月。不用说了,这渣宰王爷一定!绝壁!是相信华清婷了!想起上次华清婷设计自己熬粥的事情,他当着自己的面给了翠荷几耳光。

    那份屈辱她现在想想都清晰的触手可及!这一次,他又打算给自己什么样的难堪?

    “你做的好事!”顾亦琛的一句话,把苏吉月唯一的希望都敲碎了!呼了口气她只能为自己辩解:“不是我做的!”

    “你意思清婷设计你?”

    “那谁知道!也不是没有可能!”苏吉月毫不示弱!就算是真的被人冤枉,但咱们气势不能输!

    “砰!”的一声,桌上的砚台被顾亦琛毫不客气的甩了出去。“做出这么恶毒的事情,你不知悔改,还一副大言不惭的样子!是觉得本王拿你没办法?”

    苏吉月撇撇嘴,小声嘀咕:“你又不是我爹,怎么会心软没办法!”

    “你说什么?”

    “哦,没什么,就是……我说了你信吗?”苏吉月站的笔直,双眼直直的盯着上位的人,毫无怯懦的叫道。

    “你不说,怎么知道我不信?”顾亦琛面色冷峻,一双眸子不知道在想什么,看起来深不可测,却奇异的并没有那么冷酷!只可惜,苏吉月先入为主压根懒得去追究。

    “那好!我已经告诉你了!我没有做!昨日我们都在园子里,我什么话也没有交代过如意!她跟在我身边也有半月有余,往日里感觉还是不错!谁知道她怎么会和华清婷勾结上,用什么破花来陷害我!”

    “陷害你?你确定这一切都只是陷害?”顾亦琛目光如炬,就好像要在她的身上看出一朵花来。苏吉月被看的越发不耐烦了,冷冷就道:“随便你,我说了不是我!就不是我!如果你心地公允,凭着里的智慧,我不信什么也查不出来。”

    说完苏吉月就转身,之前跟着进来的绿珠眼看着这般情况,急的大叫:“王爷,夫人还没有清醒啊!王妃不可以走,到时候她一定会毁尸灭迹的!”

    苏吉月眯着眼睛笑眯眯的靠近她,直到跟前压低声音道:“你多想了!语气那么麻烦,我不如先把你毁了!绿珠,你胆子不小,居然还敢设计我!”

    绿珠的脸色顿时苍白,噗通一声跪了下去就叫:“王爷,王妃威胁我!她威胁我!”

    顾亦琛嘴角不动声色的抽了抽!落水后的苏吉月真是大不同,堂堂琉璃阁上,在这么多证据确凿的情况下,她没有慌乱,没有哭泣,反而还敢回击一把!

    真的生死一线会让一个人这么大的改变?能告诉他答案的那个人如今又消失在昆仑山,除了接受等待之外,他好像也没有什么更好地办法。

    “苏吉月,我不管你玩什么把戏,让我知道再有一次,立刻给我滚出王府!”

    冰凉的口气,在没有了之前看热闹的感觉。这说明了顾亦琛的恼怒!继续说下去估计也是占不到什么便宜了!更何况,在这么大的事情面前,顾亦琛居然还能让她安然离开,这本身就已经不可思议了!

    “王爷,可是她设计了……”

    “闭嘴!来人,把绿珠押进地牢!你身为夫人的一等侍女,为何没有留意到这些事情?”绿珠大约做梦也没有想过,自己献计献策一场,居然落得这样的下场!

    “王爷,绿珠冤枉,王爷……绿珠是冤枉的。”

    绿珠扯着嗓子的大吼!还以为迎接自己的花团锦绣的日子,怎么会是地牢呢?

    苏吉月也有点好奇。顾亦琛不会不知道绿珠是华清婷的亲近心腹,可是他却做出这样的决定?说好的爱屋及乌呢?不过,反正和自己也没有关系!

    她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乘着那边乱哄哄的拉着绿珠出去,苏吉月也奔出了门,刚出了琉璃殿里,就见外面翠荷带着几个丫头正在伸长了脖子焦急地张望着。

    “是王妃!”

    “公主,你事吧,吓死翠荷了。”

    “没事……”刚说完,那边绿珠竭斯底里的声音赫然传来。

    “贱人,你们一定不会好死的!王爷一定会惩罚你们的!你们等着!等着!”

    苏吉月轻蔑扫了她一眼,冷冷就道:“本来我还想和王爷求情,但现在,就算我死,也要拉着你垫背!再骂我一句试试?”

    绿珠立刻闭嘴,只是不甘心的瞪着大眼睛,死死的看着她却不说一句话。

    “这还差不多。”苏吉月随口说了一句,转头扫视了一圈翠荷她们,以外的并没有发现如意!

    就好像知道她在找什么,翠荷小声就道:“公主……如意被王爷的人带走了,说是去调查。”

    “哦。”苏吉月莫可名状了一句,这才大手一挥就叫:“那我们回去。”

    这边苏吉月貌似完全不上心一般,那边暖烟阁里的某个人终于幽幽转醒!这一次还真是下了血本了,要是她就这么挂了,下了地狱也不放过那个小贱人!

    等等,怎么叫了这么半天,那个小贱人都没有出现?

    “绿珠……绿珠!”

    “夫人……绿珠不在。”身边的一个三等小丫头怯怯的走到床前说道。华清婷还有点虚弱,揉着额头不在意问:“不在?去了哪里?不知道我如今病着?有什么要紧的事情,非要她去处理?”

    那小丫头急的满头大汗,最终又是噗通一声跪在了床边就叫:夫人,绿珠姐姐不好了!她被王爷关起来了。”

    “你说什么?”华清婷本就面色苍白,这一来更是白的像一张纸了。

    “今早上王爷十分生气,就叫了绿珠姐姐带了王妃过去,后来不知道里头出了什么事情,绿珠姐姐就被王爷叫人关了地牢了……”

    华清婷听的头痛,一挥手打断她恶狠狠的问:“那么苏吉月呢?她怎么样!”

    如果赔上一个绿珠,可以搬到苏吉月,那么也不算是什么事情。可惜,下一刻她听到的却是一句:“放了!”

    “什么?你说什么?”华清婷以为没听清,睁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叫道。

    “王爷……把她放了。现在大约是回到了宜兰园了,不过她身边的那个侍女如意就还在琉璃阁。”

    华清婷蹭的坐了起来,该死!那个女人会不会说出来她们的阴谋?她就知道这个计划不靠谱!就算王爷真的偏爱自己,她也不能拿着这份偏爱冒险啊!

    看看!现在不就是查了起来了吗?都怪绿珠那个小贱人!说什么,自己是王爷的心肝,只要她的身体真的出现什么问题,王爷心痛还来不及,哪里还顾得上查那些事情。

    到时候乘着王爷气头上把那女人赶出去,或者重伤了她,就算王爷想要查这些事情,随便找替罪羊就好了!想的多好!可是现实却是这么残酷!

    “夫人,您才刚清醒,不可以……”

    “你给我走开!”华清婷挣扎着起床,一把推开了准备扶她的小丫头。“我要去亲口问问王爷,为什么明知道是那女人陷害我,却无动于衷!他真的不在乎我了吗?”

    华清婷成串的泪水落了下来。绿珠被关她无所谓,苏吉月被放走她也可以放下,可是,她睁开眼睛看到的不是顾亦琛,她怎么能甘心!

    从前哪一次生病,他不是都陪在自己身边的?睁开眼睛哪一次不是先看见他?可是现在……

    “你在做什么!”一把威严的声音赫然打破了悲伤的空间。华清婷脚下一软,优雅的就倒在了地上。

    顾亦琛快走两步,直接将她打横抱起。

    “病中还不好好休息?”

    华清婷本就我见犹怜,此时眼泪含在眼眶里更是多了几分可怜,柔若无骨的依偎在顾亦琛的怀里,轻叹:“我怎么能好好休息?我不信你会这样待我……你居然放走了苏吉月?哪怕是知道她害我?”

    顾亦琛的眸子复杂深邃,盯着她身后的一方虚空,半刻才说:“清婷,一晃十年,我以为我会善待你至终。”

    华清婷心底咯噔一声,明显的身体颤动了一下。什么意思?如意真的出卖了她们?不!她怎么敢!她还有那么多的把柄落在自己的手里!她不想活了,也不想她的家人活了?

    不!绝对不可能!这是顾亦琛在吓唬自己!一定是这样!

    呼了口气,华清婷才镇定了下来,委屈的就问:“王爷,您这是什么意思?”

    顾亦琛的拥抱还是像往日一般,可是对于华清婷来说,却好像没有温度。她甚至头都不敢抬,就怕看见一双阴翳难测的眸子。

    “没什么!从今日起你要记住,苏吉月是王妃!若你不想伤了自己,就不要去招惹她!”

    “王爷!”华清婷终究忍不住的抬头,赫然就对上了那双冰冷的眸子!一瞬间她的心好像也冷了!这就是将近十年的感情?因为突然改变的苏吉月,他就可以忘记的这么干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