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连载中

不良姻缘:异世邪王驯妃记

作者:焚香雨 | 架空历史

收藏

  旅个游,丑男苏吉月被两只狗熊逼下山崖,这是多悲催!灵魂再次穿越也就罢了,可家里白莲怒放,家外极品无数,还能不能够好好的过日子了!更可怕的的是,她身体里竟然还钻到了一只虫!“讲真,都什么时代了!有话好好说!武力能解决问题吗?”更退一步。。

第10章 栽赃陷害第二波_不良姻缘:异世邪王驯妃记_ 苏吉月, 顾亦琛

    顾亦琛说的是的,成亲也不是早上圆,么要夜间?借口一次失败,乌泽克村月立马换:“那什么,你忘了了?之后我说葵水来了。”顾亦琛挑眉,眼神意味深长嘴角奸诈的一抹笑:“为何我有点儿不顾亦琛挑眉,眼神玩味嘴角阴险的一抹笑:“为何我有点不信?”。...

    顾亦琛说的没错,圆房不是晚上圆,难道要白天?借口失败,苏吉月立刻换:“那什么,你忘记了?之前我说葵水来了。”

    顾亦琛挑眉,眼神玩味嘴角阴险的一抹笑:“为何我有点不信?”

    苏吉月等的就是这句话,“你的意思我骗你?你什么意思!居然这么不相信我,不信我,你干嘛找我圆房?王爷不觉得太伤人自尊了吗?如果要床伴,这府里有的人是想要!”

    顾亦琛似笑非笑的看她,脚步不停的依旧一步一步逼近她,直到把苏吉月硬生生逼近了墙拐角,才道:“何必心虚?你刚才搞那么名堂偷我的底裤,现在又这么矜持?我到要看看你玩的什么把戏!”

    继续一步,双臂撑在墙上,简直是霸道总裁附体!近在咫尺的距离,让苏吉月顿时红了脸,娇羞的就是一句:“王爷请自重!”

    “如果我说不呢!”顾亦琛抬手就捏住了苏吉月的下巴,依旧不好看,可是奇怪的却顺眼了许多!

    而这边苏吉月都要哭了!圆房?说白了不就是滚床单吗?她和顾亦琛还没有那么深的感情好吗?正焦急万分不知如何是好,那边房门哐当又是一声。

    “王爷,不好了,华夫人晕倒了!”

    苏吉月就差大吼一声,晕的好!当然,她不敢!不过也不需要她惊喜的大吼!因为顾亦琛一秒钟离开了墙边,又用了两秒钟走出了房间!

    空荡荡的房间里就只剩下苏吉月一个人的时候,她这才眨眼睛,确定刚才的一切不是梦!看来顾亦琛对华清婷的感情还挺深的,这种时候听见一声华清婷受伤,立刻就能抛下一切看望!是要她嫉妒呢?还是要羡慕呢?

    实际情况却是……她高兴死了!

    长长舒了口气,苏吉月这才安心的躺在床上!圆房什么的下辈子吧,华清婷有本事,最好是一辈子把这个渣宰王爷放在身边,也少一点祸害其他人!

    这边苏吉月终于可以睡个安稳觉,那边顾亦琛刚刚赶到了暖烟阁。华清婷脸色苍白的躺在床上,身边绿珠噗通一声跪在了顾亦琛面前。

    “王爷,您救救夫人吧,她晚上吃过晚饭,就一直说不舒服,刚才居然昏倒了,王爷……”

    顾亦琛冷冷的扫了她一眼,吓的绿珠什么也不敢再说。只是焦急的盯着床上半合着眼睛的华清婷。这次的戏不会再演砸了吧?那到时候估计自己又少不了一顿皮肉之苦了。

    “王爷,刘大夫过来了。”

    “请。”

    随着身边小厮汇报,接着进来上次为苏吉月看病的御医,战战兢兢的立刻扑倒了华清婷跟前,开始仔细的问诊。半柱香后,王润之肯定的就道:“禀王爷,夫人是中毒了!”

    顾亦琛面色一冷,“中毒?”

    “是。如果没有错的话,应该还是合.欢毒!这种毒无色无味,可是如果与男子亲密, 必然毒发!到时候几乎没有什么办法治愈……这下毒的人心思巧妙,敢在这上面做手脚,不得不说,其中恶毒精巧,都是心思缜密……”

    王润之说完微微抬头扫了一眼顾亦琛,就见他面色铁青,不知道想什么,目光深邃的定在华清婷的脸上。心里咯噔一声小声道:“王爷不用担心,没有交合之前,这毒不会发作,顶多也就是让人难受些,好像夫人这要……”

    “立刻解毒!绿珠,你不打算和我解释下,你家夫人为何会中毒?”

    绿珠急的就叫:“王爷,是王妃!一定是王妃的!她昨日才叫侍女给夫人送了何欢花。想必那毒药该是隐藏在花里的。”

    顾亦琛微微挑眉,一双眸子如同鹰隼一般冷冽,一字一顿道:“你最好给我想清楚!如果错半个字,我就要你去陪葬!”

    “绿珠……确定。”绿珠结巴了一下才道。顾亦琛这才转头不耐烦冲着王御医道:“用最好的药,立刻治!”

    王润之也是知道顾亦琛脾气的,这些年在平王府里出入,自然更直到他对这个夫人的上心。即便什么吩咐都没有也会好好治疗,更别说王爷这会嘱咐了!

    于是这全府上下的人都开始跟着忙碌起来。暖烟阁人来人往的,看着就好像是到了什么节日似的。这么大的阵仗,就算苏吉月的心像太平洋一样宽,也都知道了。

    朝阳升起,这一夜苏吉月的梦里都还是昨晚顾亦琛近在尺的脸!折腾了一夜,楞是把她的熊猫眼都折腾出来了。揉着眼睛无精打采的从厢房里出来,一抬头就见外面几个丫头伸长了脖子在看什么。

    听见她出来,绿珠回头就叫:“王妃,你醒来了,出大事了!”

    “什么大事比睡觉还重要?”苏吉月继续伸懒腰没当回事。

    绿珠紧张的就叫:“公主……华夫人中毒了。”

    这次苏吉月到是愣住了,别说,这还真是大事!华清婷好端端的怎么会中毒?按照以往宫廷剧的套路,这绝壁不能是无缘无故嘛!真绝壁是要栽赃陷害的前奏嘛!

    可是苏吉月有点想不明白,这段时间她可都是独善其身,和华清婷几乎没有什么交集。她就算是想陷害自己,有什么突破口?难不成还栽赃自己和她同吸收一片空气?

    是她苏吉月污染了空气把她给害的中毒了?

    咳咳……那就不是栽赃陷害了!那是指鹿为马当顾亦琛是瞎!

    “好了,既来之则安之,反正也和我们没有关系,观望!”苏吉月小手一挥,算是给众人交代了,接着转身就要继续回笼觉。

    就在这空档,那边院门外忽然急匆匆的奔来一队人,立刻给了苏吉月当头一棒!让她都这现实是赤裸裸的猜测无能了!

    “王妃!”

    苏吉月回头,就见领头的居然是绿珠,心里顿时咯噔一声,再一看她身边的又是王府里管事还有顾亦琛身边两个小厮,这感觉就更不妙了!好像为了证实她的猜测一般,等到绿珠进来张嘴就是一句:“王妃!绿珠真没有想到,你会有这歹毒的心!”

    苏吉月不耐烦的一挥手就道:“得得!一大早的你别吓唬我!我这心脏不好,容易出问题!你就说,你准备栽赃我是下毒凶手吧?”

    绿珠面色一紧,不服气就道:“难道不是吗?什么叫做栽赃?昨日明明就是你叫如意拿了合.欢花给了我们夫人!连晚上的我们夫人就病了!今日王御医一口咬定就是那花的问题!”

    苏吉月莫名其妙的看着绿珠,差点就放声大笑了。最终摇摇头,道:“你说我叫如意拿了合.欢花给华清婷?啧啧!如意!”

    随着苏吉月的叫声,院子里和翠荷站在一起的几个丫头匆匆走出了一个穿着白色绿裙子的丫头。人长的瘦瘦小小,看起来就好像十来岁的孩子。偏生这几个人里属她年纪最大,已经要到了出嫁的年纪了。

    “王妃,我,我……”

    苏吉月本是笃定的以为她一定会听到如意坚定说她压根没有送什么花,可是这丫头出来却是吞吞吐吐!这下她好奇了!难不成现实又要打她脸?这真是如意和华夫人设计害她的?

    要是这样,那还真是日防夜防家贼难防!

    一瞬间苏吉月冷了脸!

    “我什我!到底怎么回事?我何时让你送什么花?”

    如意绞着一双手,小脸苍白身体也开始瑟瑟发抖,众人注视下忽然噗通一声跪倒在苏吉月面前就叫:“王妃,明明就是您叫我去送合.欢花给夫人的啊……您还说现在的花儿开的最好……所以才叫如意去的……”

    苏吉月睁着一双大眼睛复杂的就看面前的人。她还没有暴怒,那边的绿珠和几个丫头炸了锅。

    “如意你疯了!昨日我们在院子里一整天,还在商议着出去怎么过活,王妃何时叫你做了这种事!”

    “就是!如意,你的心眼什么时候黑了的?这种没有良心的话也能说的出来!”

    “如意!王妃就不该让你在身边!你这么诬陷王妃,你怎能说的出口!”

    几个人义愤填膺的倒像是自己受了委屈,苏吉月本是想责备如意的,这一来到是没有了精神!现在这个情况骂了她又能怎么样?能把问题解决了吗?

    “哼!你们在这里装模作样什么!如意都已经承认了,王妃,你还是跟我们走一趟吧!”绿珠嚣张就叫。总算是找到了报仇的机会!

    要说起来还是自己聪明,如果这次能搬到王妃,到时候夫人会不会让自己接近王爷?给自己一分半分的地位?

    她心里打着小九九,这边苏吉月到也镇定。反正也早就预料到华清婷是不会善罢甘休,不是这件事总还有其他事。而如意也不过就是个炮灰!

    所谓的百密一疏,她又不是机器人,怎么可能看的那么牢,什么错都不出?无非就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她倒要看看这次华清婷又想干什么?

    他顾亦琛真的能一巴掌拍死自己不成?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