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连载中

都市之逆天神瞳

作者:云破空 | 白领精英 | 围观:13137

收藏

  远古轩辕剑化成双瞳,万金古董,几眼识穿;财富美女,一手掌控。游东西方之遗迹,化大无上之愿力。不只是古玩,相术,异能,美女,打脸……更有家国情怀,历史画卷,世界角落间夏天这里是独一无二的历史圣地,而冬天,凛冽的寒风无时无刻不再提醒你,大清那令发配之人闻之色变的宁古塔据此不远。而今天,北风飘雪,这里不比冰城市区的繁华,刚刚傍晚,大多人家便已经是房门紧闭,毕竟室内外温差50度,谁愿意这个时节出门遛弯呢。。

精彩情节:

    夏天这里是独一无二的历史圣地,而冬天,凛冽的寒风无时无刻不再提醒你,大清那令发配之人闻之色变的宁古塔据此不远。而今天,北风飘雪,这里不比冰城市区的繁华,刚刚傍晚,大多人家便已经是房门紧闭,毕竟室内外温差50度,谁愿意这个时节出门遛弯呢。

    “唉,这绸子估计是风干了,什么剑,莫名其妙,还是先回去吧,也不知道几点了。”卓枫站起身来,开始沿着大坝往上爬,没几下,卓枫就到了大坝上面。这回卓枫心里犯嘀咕了:怎么那么高我几下就上来了,莫不是那带字的红绸?

    “今天得让他还还债了!”卓枫想着,略一侧脸就躲过了陈亮的拳头,接着一个跨步,借着陈亮的前冲之势就到了他的身后,使出大力射门的劲头照着陈亮的屁股结结实实就是一脚。

    就在这时,剑上传来一阵嗡鸣之声,卓枫的血乍一接触那剑刃,剑尾处便溢出一道流光,顺着剑锋上的血迹,直射卓枫沾着血迹的眼睛,所过之处血迹凭空消失,最后,竟没入了卓枫的双眼之中。卓枫双眼顿时一道精光,宛若流星,划破暗夜直冲天际。

    “你门牙活动了?那不正好让你爸在墓里给你找个金的换上,多上档次!”卓枫正是心情烦躁的时候,一点没有服软。

    陈亮费了半天劲才从那夹杂着各种垃圾的雪堆里脱离出来,看着校门口指着他嘻嘻哈哈的同学,有点挂不住了,吼道:“我今天非得把你打的你妈都认不出来你!”说着话,随手捡起路边一块砖头,就冲着卓枫飞奔过去。

    卓枫是能跑,但是现在发动机里也快要没油了,但他知道马上就到江桥了,过了江桥就到了江对岸,那里冬天人迹罕至,对岸的大堤上满是冰雪,任谁掉下去摔个骨折都算他走运,这里他太熟悉了,他知道从哪下去不会骨折。低头又是一阵狂奔,终于,跑到大堤边上了,卓枫不跑了,手拄着膝盖,口中喘着粗气。

    “呵!咋不跑了呢?你不是停能耐地吗?这顿揍你是跑不了。”一个身穿黄色阿玛尼羽绒服的绿发少年赶了上来,一边呼哧呼哧喘着,一边颤颤巍巍的指着卓枫说。

    “卓枫,你不是挺牛掰的吗?有能耐你给哥哥我站那!”“我勒个去,这小子咋这么能跑,我要没劲了都。”显然,后面三紧追不舍的少年是卓枫玩命狂奔的原因。

    “今天我就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那样红!”陈亮显然被激怒了,心里憋着一口气就要揍卓枫一顿。这边话音还未落,抡圆了拳头冲着卓枫的脑袋就砸。身后两个跟班一看也冲了上去。

    卓枫当然不想再挨揍了,回头一看大堤下面结着厚厚一层冰的江水。一咬牙“那你们下来吧”!说完猛一矮身,直接就滚下了大堤。“这小子被咱吓得蒙圈了吧,我看他咋上来。”“亮哥,咱可别犯傻,回去吧,君子报仇,下周也行!”说着话,三个少年扭头走了。

    暂时稳住了尹冰,卓枫自然是不会老老实实去吃饭。他赶紧钻进自己的小屋,躺在床上胡思乱想了起来。“天目,很厉害的样子啊,可是它在哪呢,刚才光顾着往回跑,也没好好在那大坝上找找。”

    只见木头上一道道纹理清晰的映入眼帘。“这么神奇,太好了。”卓枫赶紧走出卧室,双眼在客厅的物体上不停穿梭,当看到地上的一对花瓶是,卓枫竟然发现花瓶中隐隐有一团紫气。

    如此一来,自然是有人心里不爽了,陈亮在这算是个富二代,他老爹借着这冰城金上京遗址的地利,二十年前就倒腾上古玩了,后来错进错出,连哄带骗之下弄了几个大开门物件,迅速积累了财富,在当地也算是小有名气。

    “哥,你赶紧给冰姐回个电话吧,她都找你两次了。”江然这时又凑过来小声说。

    要说中学生打架,最多就是拳脚相向,看哪一方人多,敢下手而已。陈亮三人从小没少打架,经验算是丰富,这次又是三对一。卓枫一看这架势,心里一沉:唉,我把脸保护好了也就行了。

    到了班级,卓枫就发现气氛不太对了,大家都用奇怪的目光看着自己,就好像刚刚认识自己一样。卓枫心里咯噔一下,赶紧去卫生间照了照镜子,发现自己没什么异常,这才放心回去坐好。

    要说这大堤也很有历史,下面的江河便是当年大金发源之地,满清的老祖宗,可就是从这走向统治之路的。据说十几年前还有大妈雨后在大堤脚下捡到个老物件,卖了好几万。不过此时卓枫可没工夫想这些,刚一滚下去他就后悔了,这大堤可有十几米啊,之前他可从没在寒冬腊月下去过,这万一一下子砸出了冰窟窿淹死怎么办。

    “没事的姑,我把考试题都琢磨透了就去踢球了,这天也太黑了,球场上又滑,摔了几个跟头就成这样了,放心吧姑姑,明天我换一身。”卓枫一脸憨笑的说道,姑姑知道卓枫喜欢踢球,再看他脸上身上也没伤痕,自然也就信了这套说辞,摇摇头去厨房忙活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