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完结

仙院风云

作者:渺域 | 玄幻言情 | 围观:27918

收藏

  这是一部新风格的仙侠,一少年因一仙鱼变化命运,仙院的秘密逐个全面展开,星空的璀璨,异族的奇特,少年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 仙院风云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上次十五根阴毒发的材料还能卖三十灵石呢!如今二十根拼了老命得来的你却只收二十灵石,莫非我们人族就真的这么好欺负了!”一个面有腮红的壮硕大汉气的浑身颤抖,抬起右手直指着那盘溪坐于一青色蒲团之上一双臂木化黒木精一族的中年修士,此摊主并未隐匿修为,仁成以天眼术微微查看便绝其隐隐有突破感灵境中期的迹象,”道友不要误会,我对人族修士并无欺辱之意。“那摊主并不多言,只是看到仁成也向这里走来,便多少有些想大事化小的意思。”也罢,就二十灵石。全当便宜你这家伙了。”李岐山虽很气恼,但也无多办法。”道友也不必气恼,会人族语言的黒木精可不算多啊,以后常来。“这摊主将二十根黑丝长发收起,抛给其二十颗灵石,便不再做声。李岐山随即离开此地,在坊市中乱逛起来,当其左拐右拐后,以至于一小巷之中,”哪位道友,立刻出来!“他修为已开一窍,即将突破到感灵境中期,自然发现了感灵境前期的仁成。”道友,既与在下为族,又见道友可将赤鬼斩杀,可见兄弟的实力非凡,不知可否将赤鬼出处告知?在下有什么条件,尽管说说看!“这阴毒发只出自感灵境前期的鬼物赤鬼,而赤鬼是最低等的可能出产暗灵根灵窍开启之物的,这个隐秘很少有人知晓,只是其在炼器铺做杂役的时候,有人曾提过此事,说是斩杀了一个变异的赤鬼后意外发现的。”在下李岐山,此地图上红点标记之处有一洞窟,里面便是赤鬼之巢穴,只要十灵石变赠与阁下了。“这地点他并未过深探索,而阴毒发又没有了价值,他自然要把看似鸡肋的东西扔出去了!”好,再加上十灵石,道友还有都少阴毒发也都给我!“仁成缺乏攻击法器,以此材料倒也可顶一时之需。”好,在下剩下的七根阴毒发也赠与道友了。“他完成交易便匆匆离去,生怕仁成反悔。。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仙起风云免费阅读  仙武之从风云开始免费  仙武之从风云开始  检查院风云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仁成心中苦笑,但神色去异常恭敬起来,当即道“蔚大人,在下无心冒犯,但在下虽命如草介,去也要守好自身”慰成淡淡一笑,竟不再言语,反而等着他自己走上阁楼。半盏茶的工夫,仁成以至于一个宽阔的大厅之中,四角接置有紫金香炉,其上刻画着飞禽走兽,成塔状,青烟缭绕,有着说不出的什么,而在楼口处一长发齐要的少女竟目不转睛的望着他,如月的大眼睛水汪汪,有着说不出的美态。少女看着如老鼠进城般的仁成,轻咳一声,当即说道“阁下叫仁成是吧!师兄有事叫你,请随我来!”其声音如泉水滑过耳畔,甚是动听;仁成不再耽搁,更不敢心猿意马,只得应声称是,连忙赶上。二楼的格局似迷宫一般,且在他一扫之下不见一所房间。少女左拐右拐看似杂乱无张且极其复杂,在走过无数的甬道后,终于到了一个敞开门小室前。“袁楚师妹,你先走吧。我倒是有几句话要单独和这小兄弟说。”只见始终紧闭双目的蔚大人突然双目一睁,直入正题的说道。少女一听此言,玉唇微微一抿,便不再多言,告退而去了,这让他心中一阵腹诽“毕竟在去此隔间的途中这名叫袁楚的少女可是什么都没对他透露,而刚刚少女明明有话要说了,这蔚大人又遮遮掩掩起来。”心中这样想着,但表现上却不敢如此怠慢,急忙走进房舍,向屋正中看去,一中年男子黑袍加身,正是那剑目星眉的蔚大人,他双手一挥之下房门便紧闭起来,仁成见其竟严肃如此,便低声问道“大人,有什么吗?在下可只是一普普通通的小修士。”“不管其他,单凭这一手小八卦定时之法,就算不上普普通通了我今日找你,就是为了此法,当然好处是少不了的”中年男子干脆的说到。“这小八卦定时法算不上什么大威力的秘术,反而只有如鸡肋般的作用,就用交予在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仁成自一破烂瓦鱼之上的符文而有所启发得此秘法,不过今日才知此术的名字罢了,不过既然蔚大人喜欢做亏本生意,那就和他的胃口好了。正想再说什么的时候发现蔚大人已闭目养神起来,看来只等他讲法,对其他事以至之度外。他不在犹豫,双手掐诀,口中道“此法虽与八卦相关,但法印却为一,既打出八卦图后,生门为始,因突破点不同,而法印的重复次数亦不同,比如......”在其专心讲解的同时,一优雅的隔间内,其内布置如闺房一般无二,长发披肩的少女正盘膝坐于闺床之上,双手不动,一通体洁白的古镜不知从何处飞出,悬于虚空,在一闪之下,竟变化出仁成讲法的画面,但此时一层内四香炉周围的青烟却急速向楼上涌去,一卷之下将整个二层覆盖各遍,而古镜却模糊不清起来,少女一皱秀眉“哼!看来我们临走前收集法术的任务只有蔚心那家伙能办到了吧!有什么好藏得。不过院长在这颗星球到底要找到什么呢,按照惯例仙院在一个星球收集法术后,便会又至星空另一地点的,这次怎么拖了这么久?"少女在这思索中竟涉及了如此大的隐秘,若是说出去,在这修真界会引起多大的隐秘!一个时辰之后仁成走出,手里多了一小巧的银色铃铛,这正是袁心也就是所谓的蔚大人的馈赠之物,说起来正是这意外的变故让其尘封已久的计划再度可行起来,以其感灵境四重的修为加上其罕见的冰暗风三异灵根的资者要修炼速度本就缓慢,更别提就算大如天魔宗,一气宗等大派要找道其六重开始的这三种灵根开窍融窍之物也麻烦的很,但若其真的六窍圆满,各大派也会将其视为奇才加以培养的,故而他很想加入的各大派承诺若其六窍皆齐则一定视为内门弟子厚待的,不管这希望有多渺茫,仁成都不会放弃的,于是在一番挨风缉缝之后,他终于找到了几个可寻出开窍灵物的地方,本想买一件攻击法器而闯上一番的,但其每日灵石连修炼的不够的谈什么法器呢,可如今不同了,有了一件威力不弱的中上品法器自然是龙潭虎穴他也是要走上一遭的。寅时出至,天有些微亮而本应埋头大睡的陈氏符箓杂铺老板陈不黑却被数声急促的敲门声而惊醒过来,一盏茶的工夫,一面色暗白,目露精光,脸颊如鼠的中年男子和一面容略显稚嫩的黑发白衫少年正对坐于一淡黄藤至茶几旁,这二人正是仁成和此店老板陈不黑,四目相对,陈不黑却不敢怠慢了,他阅人无数,此时少年的眼神是有大事的!他开口了,不想把气氛搞的太过凝重,“怎么今天这么早来做符纸了?”“我要辞职了,有大事要干。"仁成不再犹豫,直入主题。“是给老弟的薪水太少了吗,那我每天再加半块灵石!”若是别人他不会挽留,可这仁成每次裁剪的符箓正是全部合格,有这本事的人可不好找。“我要去万窟崖找找机缘。"他此刻不想浪费时间,这已经是他交代的第四家也就是最后一家店铺了。“看来一不是甘于落后之人,也罢人之少自要搏一搏天命,这是解毒丹药一瓶,我的制符之术及心得,切既勿传他人。"中年男子听闻此话,竟气质一变,将其看家立命的根本随意的传与了少年,自顾自的走回房舍,丝毫不给少年回话的机会。少年一咬牙收起那本泛黄的书典,和一碧绿药瓶,走出了店铺,只是心中多了一份久违的感激之心。他发誓若自己有成就之时一定帮他一把。三天后在一湖面之上一艘淡青色的小舟在江面缓缓划过,此湖正是城外三万里远的天斧河,何为天斧便是此湖硕大无比,虽两岸宽度不够但长度深度却是惊人,活像神明用天斧劈出似得,且这湖虽大但从未有过通灵妖物出现,这也是仁成赶来此的原因之一。半响后小舟前突然冒出点点气泡,呲呲之声伴着数十只其丑无比的獠牙怪鱼从湖中跃起少年单手一拍将手中早已准备好的风墙符箓激发出来将怪鱼挡在风墙之外,这是船尾突然爆射出两只怪鱼,似早已计划好一般,他心中一震,但左手马上一翻,将银色小玲轻轻一晃,四周好似静止,刷刷的响声伴着怪鱼的跌落打破了寂静之势。少年大松一口气,但面色突然一般,急忙收起法铃,盘膝吐纳起来,显然使用法器的消耗不是现在的他可以承受的。六天后这种怪鱼他以碰上四波,但都没有用上法铃,故而他总算恢复了巅峰的状态,而他此时想的却不是这些,因为面前好浩大的山脉吸引着了他的精力,这山脉如龙般盘坐于大地之上蜿蜒千里,两黑色悬崖似其双目俯视众生,这双目所在便是万窟崖,而这山脉数千里皆很有名,被黑木精异族管辖。

      ”上次十五根阴毒发的材料还能卖三十灵石呢!如今二十根拼了老命得来的你却只收二十灵石,莫非我们人族就真的这么好欺负了!”一个面有腮红的壮硕大汉气的浑身颤抖,抬起右手直指着那盘溪坐于一青色蒲团之上一双臂木化黒木精一族的中年修士,此摊主并未隐匿修为,仁成以天眼术微微查看便绝其隐隐有突破感灵境中期的迹象,”道友不要误会,我对人族修士并无欺辱之意。“那摊主并不多言,只是看到仁成也向这里走来,便多少有些想大事化小的意思。”也罢,就二十灵石。全当便宜你这家伙了。”李岐山虽很气恼,但也无多办法。”道友也不必气恼,会人族语言的黒木精可不算多啊,以后常来。“这摊主将二十根黑丝长发收起,抛给其二十颗灵石,便不再做声。李岐山随即离开此地,在坊市中乱逛起来,当其左拐右拐后,以至于一小巷之中,”哪位道友,立刻出来!“他修为已开一窍,即将突破到感灵境中期,自然发现了感灵境前期的仁成。”道友,既与在下为族,又见道友可将赤鬼斩杀,可见兄弟的实力非凡,不知可否将赤鬼出处告知?在下有什么条件,尽管说说看!“这阴毒发只出自感灵境前期的鬼物赤鬼,而赤鬼是最低等的可能出产暗灵根灵窍开启之物的,这个隐秘很少有人知晓,只是其在炼器铺做杂役的时候,有人曾提过此事,说是斩杀了一个变异的赤鬼后意外发现的。”在下李岐山,此地图上红点标记之处有一洞窟,里面便是赤鬼之巢穴,只要十灵石变赠与阁下了。“这地点他并未过深探索,而阴毒发又没有了价值,他自然要把看似鸡肋的东西扔出去了!”好,再加上十灵石,道友还有都少阴毒发也都给我!“仁成缺乏攻击法器,以此材料倒也可顶一时之需。”好,在下剩下的七根阴毒发也赠与道友了。“他完成交易便匆匆离去,生怕仁成反悔。

      三天后,一处高嵩入云的山崖以其山青水秀本应游人颇多,但此地却异常冷清,这正是因为此处经常发生过诡异的叫声,而此时一面色清秀,一身青袍的少年,早已爬上此山的山顶,此人正是仁成,在三天的时间里他将这奇声山的情报打探了个便,而自身身家也只剩百余灵石了,不过眼前的大雾却是在其踏上山顶时出现,他双手结出法印,双目蓝光微闪,变看清了前去的方向,可奇怪的是此地哪有什么平原,只有下山路罢了,难道要此山白爬了?仁成暗自想到,但脚步不停,沿着下山小路缓缓走去,而此时雾气更加浓郁了,半盏茶的功夫,本事连小路都遮住雾气突然消失不见,而仁成不知怎的居然到达了一个树林不多的平原之上,”难道是天然的阵法禁制”不过他随对此时有些奇怪,但还是沿着地图中的线路寻找起来,沿途风景只两类,便是树林和草地了,而走了半个时辰,仁成越加感到诡异了,此地竟真的如别人描述的一般无任何活物活动,不过仁成并未放松警惕,右手一缕不知长度的黑丝缠绕于指尖,腰间的银色小玲更是从未收于储物袋之中,就这样辰时以至,而他此时却背靠着一青葱的柳树,面色并无慌乱,而双目未睁,显然是在小憩,不多时,一声怪鸣打破了此地的寂静,一只有独目的青色怪鸟提起双爪直冲其抓来,而仁成却并无动作连眼睛都为睁开,眼看一双爪子就要将那头颅抓破,仁成嘴角去露出一丝得意之笑,他身体向下一滑便躲过了怪鸟的俯冲,而后两手一支竟倒飞二汽落于鸟背之上,这怪鸟随无多灵智,但却本能的想将仁成甩下,不过一声清脆的铃声闪过,怪鸟动作顿时一顿,而后只见其手腕一抖之下,一黑色丝线笔直射入鸟首之中,本事凶残的怪鸟不过几个呼吸的功夫便再无生机了,”独目鬼雕的利爪随是炼器材料,但其他部位却连食用都做不到“仁成在第一次击杀妖兽后并无丝毫喜悦,反而抱怨起此鸟的无用来。最在其用一把匕首把独目鬼雕的双爪切下正要收起时,储物袋中一石头怪鱼却突然飞出了,此怪于沿着鬼雕断爪之处钻入,不过五息的时间这鬼雕尸体便如枯木干瘪起来,更是在仁成一踢之下碎裂开,而怪鱼也一钻而出,其本事如石头般表面去晶莹如玉起来,不是有符文闪烁,随后怪鱼一张大口竟吐出三团粘稠的液体,随后这怪鱼便恢复了原状,而仁成急忙将怪鱼收起,再找了三个玉瓶之后,将一团暗红的液体和一暗黑色的液体分别收起,而当其刚想收起第三团绿色的液体时,这绿色液体竟突然鼓起变得有一拳头大小了,并在其上有了一双晶莹的月牙般的眼睛,而这圆圆的绿色球体的表面还有一横向的细缝“哈哈,终于从那该死的地方逃出来了”这怪物竟自顾自的感叹了一番”咦,还有一个人族小辈,你叫什么名字?老老实实告诉我,老夫一高兴说不定收你做人宠呢!“”阁下口气倒是不小,不够阁下的身上可是无丝毫灵力的吧!若是你没有什么用处,在下也是不会留你这位置的大绿怪物的,毕竟若是任某想收个灵宠也不会收一只像你这么丑的吧!“仁成强压心中的不安,想看看这绿色怪物到底是否知道这怪鱼的用处。”老夫若是有丝毫灵力便可将你杀个千次百次了,不过你这小子也不能耐我如何的!至于用处吗,老夫虽无什么法决可教,但自身天赋神通和那炼器的手段却不是你这小辈可揣度的,而老夫无尽岁月的见识却是独一无二。外加一点,老夫可天鬼族一员,不是什么绿色大怪物,你叫我天老才不算失礼“这绿色怪物知道自己的处境不佳,还是和仁成谈妥为妙。”这些用处的确对在下帮助极大,而前辈若是可将天道发誓不加害于在下的话,在下也可为天老恢复修为着想的。“”好。老夫以天道发誓......“待两者皆用了天道发誓后,天老却变为一青色小鸟落于仁成肩头了,”你可知这怪鱼的用处?“仁成终于按捺不住,询问起此秘辛来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