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连载中

仙囚纪

作者:霜默 | 玄幻言情 | 围观:27306

收藏

  梦回几何?辉煌的历史永生。此生,夺天地灵,寻众生梦,度九幽河,晓浮生仙,明世间果。来生,接掌乾坤命运沦,逆囚造化羽飞仙。命运犹如囚笼,过多的人通常身不由己。更如棋盘,亦为棋子或为棋手,困局中的博弈,一步错满盘皆输。上古时,吾为仙人囚,亦是惊天局。他名叫张霖,长相一般,今年已经快三十岁了。高中毕业,他一没有人脉关系二没有文凭技术,要想在这个人才竞争年代里找到一份好的工作,对于他来说是件非常困难的事,所以他每天只能找些临时工作来混口饭吃,以此来养活自己。前两天不是刚好托人介绍,为他找了一份送快递的工作,心想以后自己的生活能够安稳轻松一阵,不用再那么辛苦了。。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够了,夫人你也不是不知道,霖儿这孩子的性格,从小就飞扬跋扈,目中无人,这有谁能管束的了,依我看他这次从后山摔下,也是自找的,怪不得他人。再说田童这孩子身世也够可怜的,家里的老母幼小可全靠他在这当下人养活,就不要再拿他出气了……“美妇话语刚说到一半就被锦袍男子带着几分怒气的话语给打断了。

      此刻在他的正前方蹲着一名十三四岁左右的少年,但令其感到惊奇的是这看起来仅十三四岁的少年竟然是一副古代的装扮,一身朴素的灰色衣袍,高梳整齐的黑色长发,身后背有一个用竹子编成的书箱,这看起来明明就和自己以前在电视里看到过那古代书生的造型一模一样。而且此刻张霖还感觉到自己的是躺在一块冰冷的岩石之上……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分明记得自己是躺在一片花丛中睡觉才对?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而且还看到了如此穿着之人?难道这是在拍戏又或者穿越了?……

      床上发出的动静,立刻就吸引了中年男子及美妇的注意。美妇急切的赶到床前,关心的问道:“霖儿,你醒了,身体还有没有不舒服的地方,脑袋痛不痛?““不对,夫人你快看霖儿脸色很不好,田童赶快请大夫过来给少爷看病……“在床旁的锦衣男子看到张霖此刻脸色苍白,脸庞扭曲,看起来十分痛苦的样子,故此察觉到不对,就立马转身对跪在地上的田童焦急的吩咐道。

      “好的,老爷,小的立刻去办……“听到锦衣男子的传话后,田童立即应诺一声退了出去。

      他名叫张霖,长相一般,今年已经快三十岁了。高中毕业,他一没有人脉关系二没有文凭技术,要想在这个人才竞争年代里找到一份好的工作,对于他来说是件非常困难的事,所以他每天只能找些临时工作来混口饭吃,以此来养活自己。前两天不是刚好托人介绍,为他找了一份送快递的工作,心想以后自己的生活能够安稳轻松一阵,不用再那么辛苦了。

      “咳,也许是在下医术尚且,还未能探清公子全部状况,故而也不好妄下结论。但有一点也是可以作其解释,那就是依老夫所看应该是贵公子摔到头部所致。他因头部受到过剧烈的震荡,留下了一些后遗症。初醒时,意识和记忆发生稍许错乱,脑袋一时无法适应,才会如此吧。但这些都并无大碍,他现在身体状况都很好,只需多休息一下,应该很快就会醒来……“麻衣老者见夫妇二人也不明所以,只好含糊不清的如此说道。

      “田童,你好大的胆子,让你好好看护好少爷,结果你却让他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现在弄得昏迷不醒。如果少爷真有好歹的话,拿你抵命也不够……“一名身穿绿裙的美妇怒极而泣的说道,声音充满了颤抖,可见她是动了真怒。

      听了中年男子的话语,美妇的脸色好这才好转了一些,但依然厉声的说道:“官人你说的是有理,但这次霖儿摔到的可是头部,要是因此留下些后遗症,那该如何是好!还有,这奴才犯错也不是一次两次,如果在不严惩一番,没准以后又在出什么乱子,依我看……“

      无数的疑问在他心底如同掀起了滔天骇浪般汹涌澎湃,久久都无法平复。如此怀着激荡的心情,以至于在他身旁书童装扮的少年对他所说,一时也没听清。只能含糊的听出,少年在一旁焦急的问自己有没有事……听着少年急切的话语,张霖刚想张口回应,结果却发现自身酸痛无力,并且头痛欲裂,难以张口,最终只好用尽自身一口力气含糊的回了一句:“我没事……”话语刚落,他脑海里仿佛顿时间空白了一片,突然就失去了意识,昏迷过去。在他身旁的书童听到他的回答后,也算长舒了口气道:“幸好主子没事……”说完他弯腰俯身,然后双手用力一拖就把躺在地上和自己差不年纪的少年背起,匆匆离去了……

      美妇和中年男子听闻也感到十分疑惑,不知如何回答是好,只能静静等待老者继续往下说。

      他推着沉重的电动车走在公路上,亦如他此刻繁重的心情一样,彷徨不知前路在何方?自己难道就如此困苦一生,永无出头之日?张霖心头飞过无数的思绪,可最终也只能不甘心的暗自唠叨几句,路还是要往前继续走的。

      美妇一听,气势立即就弱了下来,脸带丝丝哭音的苦诉道:“官人,我这不是当心我们的孩子嘛,一时没忍住才说了如此一番气话,还望夫君不要动怒,至于田童不说也罢。再说我们孩子他现在不是还小嘛,年幼不懂事才会如此,我相信等他长大了自然会有明白改过的。“话语说到后面声音变的轻柔了许多。“嗯,好吧,既然夫人明白,我也就不多说。“听了美妇的解释后,眉头紧锁的中年男子也舒展了几分长呼口气道。

      可是好景不长,今天有一份快递是送往郊外的,路程较远,结果电动车突然在半路没电了,这到好不仅自己回去成了难题,而且送给别人的快递是不能按时送到了,看来这份工作是难保了。

      这时那躺在床上的张霖,听着其耳旁传来的这些哭闹责骂声,令他昏睡的意识都渐渐有了苏醒的迹象。依稀间苏醒的意识仿佛令张霖原本空白的脑海突然多出了许多飞速闪过的画面,这些画面也就是一段段错杂的记忆。随着记忆的增多,他的头却愈发的疼痛难忍起来,忽然一时没忍住,“哼!“闷哼声从其口里应声传出。

      空荡荡的房间里,此时只剩下躺在病床上的少年了。张霖安静的躺在床上,呼吸平稳,许久才缓缓睁开双眼,低声喃喃自语道:“我竟然真的穿越了!!……“带着几分不真实和不敢相信的语气静静回荡在空气里……

      “大夫,敢问我家霖儿究竟如何了?身体应该……”两人一前一后急切的问道。

      疲惫让张霖不知觉间进入到了梦乡的世界里,这时他灵魂仿佛突然得到了释放,在悄然无声间来到了另一个地方...........

      俯身躺下,闻着淡淡的花香,令张霖紧绷的神经和疲惫,如同顷刻间都被花香冲走了。张霖生活到如今都从未有过这样的感受,现实的残酷早已让他浑身无力,只有此刻置身在空灵宁静之中,他方能感受到宁静的世界是如此美好!在宁静中,忧愁和烦恼得以暂时抛掉.......

      再之后锦衣男子和老者说了几句客套话后,便让田童招呼其走了。最终剩下的夫妇二人在床旁静静守护了许久后,也相继离去。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