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连载

穆十四娘

作者:意已阑珊 | 霸道总裁 | 围观:9956

收藏

  穆十七娘怎么也没想起,快活容易逃脱了将她视作‘工具人’穆府,又遇恩人洛玉瑯后,诚心诚意地想知恩图报,恩人却一门心思想将她藏出来。随后哄着她改名换姓,又托词帮她弄户牒,未署名洛府施氏,还睁着眼说瞎话:“是以我府上的名义办的,因为姓洛,施氏是他们随便取的名字。”从来不没有没见过户牒的十七娘就这样被他骗了还对他涌泉相报。一直到恩人终于等到对她露着了狼尾巴,她才省悟,洛玉瑯索要的报酬从来不都也不是钱财,不是要将她吃干抹净!由恩人变为大灰狼的洛玉瑯一脸无辜:“谁让你一双眸眼那样勾人,我也是受害者快活好?”穆十七娘:“还不快去抱孩子喂奶时。”穆十四娘仓皇间看到了远处那赤色的红崖山,山顶上耸立着一块突起的岩石。身后的人声传入她的耳中就像野兽在狂叫,连带着从她身旁滑过的树枝都成了帮凶。她用尽全力穿行在山林间,顾不得抹去脸上的泥浆,努力提着因为沾了泥浆而变得厚重的裙衫,深一脚浅一脚地山下跑去。。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双手划痕遍布,如红色的渔网,都是被各种尖锐的枝叶所划伤。

    对方在电光火石间偏了偏手,才没伤到她。还意味不明地“嗤!”了声后,轻轻摇了摇头,却牵动了身上的伤,冷吸一口气,无力地靠在枯枝上,仿佛身后并没有人一样。

    少年似乎明白她话中之意,回了一句,“你我本就不相识。”话还未说完,右脚已经向前迈出。

    穆十四娘一阵心惊,犹豫着要不要再坚持下去,就听到上面传来了脚步声,“人已经走了,你再不走,就得喂这山间的野兽了。”

    十一娘之所以不顾死活跳车逃离,正是因为她知道此去,必定会步八娘的后尘。八娘三年前被送给石松,上月刚刚过世,听前去送葬的人说,死状极其凄惨。八娘仍旧在世时,也曾回来过一回。穆十四娘当时经过八娘生母的院子,听到她在里面哭诉着女儿的可怜,更连说了好几句‘禽兽’‘比畜生都不如’。

    少年倒是被难住了,刚才的恻隐之心可不包括送佛送到西。于是停了下来,侧着身子站在平地上,对穆十四娘说道:“我们要北上,你自便吧。”

    三个人就这样悻悻地原路返回了,“应该跑不远,回去再看看。”

    穆十四娘伏在崖下,听着自己如擂鼓一样的心跳,却没等来少年的答话,感觉到头顶上鲜红的身影一闪不见,几声脚步声后,重新恢复了宁静。弄不清楚状况的她根本不敢贸然起身,可是渐渐的,山间的风声大了起来,穿过崖下时,引出一阵呼啸,指引着崖下的白雾也翻腾了起来。

    回头打量了一下,发现那人姿势未变,想必看不到自己。悄悄起身,轻手轻脚地准备溜走。“好歹我也救过你,你就是这样回报的?”

    夕日天下太平之时,穆府庶出的女儿多被送到了在位的高官,以女求荣。渐渐穆府女儿才艺双绝的名声就传了出去。

    穆府曾经也辉煌过,只是后来因为男丁不济,数代都无人出仕,就渐渐沦为了乡野富绅。为了保住祖上传下来的家财不被人巧取豪夺,渐渐就兴起了多娶美妾,广育子嗣,尤重庶女。

    少年转身,被山风撩起的鲜红衣摆正欲扫过她,却因为穆十四娘的及时退避而堪堪错过。

    穆十四娘顺着马蹄声望去,山下的小道上,一骑白马红衣的少年绝尘而去。劫后余生的她回头望着山顶上那块红崖,更愿意相信,这是山神显灵,令她死里逃生。

    “公子,这不就是方才他们搜寻的逃婢吗?”其中一人说道。

    因为这人背对着她,给了她光明正大打量的机会,天公作美,月亮重新从云层里游出来,眼前的一切都清晰了起来。这是一个极其年轻的男人,身形清瘦,与十五弟有几分相似。

    对方感觉到了她的动静,也没回头,只是吃力地往旁边挪了挪。穆十四娘不敢太大动静,小心地将枯枝一根一根地从面前移开,出去后,下意识地看了看旁边这人,心中默念:我现在自身难保,你自求多福吧。想着就这样离开有些唐突,于是朝着溪边走去,低头喝了几口,终于缓解了口中的苦涩,连带着腹中的饥饿感都淡了。

    被惊扰后不敢再在树下乘凉,而是守候在乱石后的两个小厮听到动静,一抬眼,正巧看到这样一幕,谪仙般一尘不染的公子与满身污垢的少女犹如云泥之别,突兀地出现在诸红崖石之上。

    想起十五弟告诉自己的,除了天上的太阳,还可以通过树木的长势来辨别方位。枝叶茂盛为南,青苔多处为北。低头边走边看,最后确定了何为南方,何为北地。穆府在河之南,自己只要朝南走,总能回到府里。

    身上的衣衫——是红色的!还是被血染成的?那些受了家法的人,无论穿着什么颜色的衣衫,最后都会变成深深浅浅的红色,与这人的身上的颜色一样,难道他也要死了吗?

    这事虽说不太体面,女儿明明是送予人为妾,且对方多为有权有势的当家人,不是年过半百就是已过耄耋。但穆府‘嫁女’却始终讲究体面,不但三媒六聘要齐全,送嫁迎娶的排场更是一样都不肯落下。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