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连载

退下让本宫来

作者:安娜的眼泪 | 玄幻言情 | 围观:19029

收藏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你唤作何名?”他的语气很沉重,正气一身,就像是领导说话一样。

    “哦哦…!”他急忙把芃乐浩放在地上,抱拳致歉:“原来是贵妃娘娘的亲弟,怪不得他一直嚷嚷着要救姐姐!”

    一巴掌煽的他脑门儿发麻:“你管我拿的是什么蹄子!”

    照明棒一掰亮,打足百分百的警惕心在里面寻找着缝隙,棺内刻着篆文,歪七扭八的她看不懂:“这写的什么啊!”

    扑通!

    一句话让她把对芃乐浩失去的姐弟情重新点燃。

    不知是那里来的力气可能恐惧心让他迸发了超能力,把怀里的芃乐珊当大石头往男人近前的怀里推,自己抱头干嚷,跑的更快:“救命啊!诈千年尸啦!”。

    羊蹄子,驴蹄子都是蹄子,能唬住邪祟不能近前就是好蹄子。

    “不孝子!”她恨的号啕大哭。

    一则雷雨汇聚在头顶上空,她哇哇嚷声,抓着芃乐浩:“什么情况啊!”

    她挣扎了两下哭着说道:“芃家只有你这一根独苗儿!你要活下去续香啊!不能让芃家落个断子绝孙!”

    男人要近前一步,她咬着牙把羊蹄子恨不得怼在他脸上。

    “请问…您是何方的英雄好汉?”

    “龙鸣惊四海!”浊墨竹拿出一枚和芃乐浩一般无二的青玉游龙佩,打断了他的话,两者玉佩微透出盈光:“四海皆为臣,一言定三河!”

    “陛下!”他见着浊墨竹立马跪地磕头。

    芃乐浩跑了一段路,闭着眼睛在辖道中东闯西撞,听着亲姐的哀怨呼救声,他急的在一扇石门前顿住脚。

    她横竖都是死,先看看他到底想要做什么,抓着他的长袖一提嗓:“荡!”

    “咯!”哭岔气,一口气没上来她哽咽到扯怀:“我就是想出去!”

    芃乐浩真的有点受不了,把碗里的泡面递给他:“这个也给你吧!”

    她两胳膊保护好自己的灵光脑袋,在棺里小脚瞎扑通,跟他一只鬼强词夺理,委屈的泪水喷涌而出:“明明就是两个人顶块布脚底踩王八!就是伞字!”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