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连载

浣尘序

作者:蛤蟆大仙人 | 灵异鬼怪 | 围观:20270

收藏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终会一吐。 桑妭原九天神女,天生我的荣耀百华。怎奈却一门心思无限向往四海歌舞,当被一世历劫弄得鳞伤遍体,纵已满目山河,她却既往不咎。 便乎明白了一个道理,在这寡情寡义的世道,能让人念念不忘的,仅有债款不偿。 ————此文撰之《山海经应龙与旱魃》适才方过晌午,静谧的小郭就被圜雁桥上的人烟阜盛逐渐侵蚀。。

精彩情节:

    那妇人见钱眼开诚然也不客套,匆匆忙将那几枚大钱敛在袖袋中,才稍缓语气:“休要矫揉造作!今念你瞧不见,我便说与你听。方才你那闺女纵妖火燎了我家孙儿天灵上的寿桃,毁了长命相是要逢凶兆哩,只说我家孙儿的福相,那可是圣名远扬的花皮子大仙亲自给相的,光是酬谢的因果金都足足三吊大钱!区区几个铜子委实不够赔,不够赔!”

    良久良久,龙皇辛接下腰牌,这才重重的点点头:“如你所愿,我允下便是。”

    想到后尘事情败漏,父君嗔骂时他又要赖在我头上,断然不能同他苟且,愣是嘟嘟嘴谑谑一笑:“你当我不知吗?云雀乃是金阙宫祥鸟,焉敢亵渎?九哥还是去将阊阖门楣上的宝珠,给妹妹扣下来解解闷吧。”

    长生天的南极仙翁闻说愤然告诫他:“贤弟辄敢牵怪我家恩祖门脉矣?当骂他老娘咒他外公最秒,一来不连罪吾等老祖门生,二来也泄了万人之恨,畅呼快哉!”

    更何况,天上一日凡间一年,天晓得当年被我芳心暗许的小龙子,在历了千百的光阴后,是否还记得当年那句诺言?大抵早已物是人非罢。

    更奈何天下不如意之事尽出在我身上。就在我青髻满簪的碧玉年华,平平白白又挨了一遭当头霹雳,几乎粉碎孑遗我心头挂念,诚然教我慎拒甚惧。

    好在那时颜华先父的运气极好,一路过关斩将勇往直前,只在最后输了我的父君。

    当一切回初清宁如始,神女妭长长松了一口子,敲着杖竹落座桥栏窃声在那里嗔怪:“这死丫头番番闯祸,你老娘又不是千金财主,等着!晚间看我不赏个厉害尝尝!”

    当她转身离去的那一刹那,凄凉的背影诠释了心灰意冷的决绝。

    龙皇辛终于还是紧紧抱住了她,神女妭又惊了一惊,几番挣扯周旋了几回,如同瞬间失尽气力,泣不作声任由他抱在怀里,像个木偶。

    彼时我虽然对儿女之事没什么认知,须知我心头一直以来牵挂这儿时的一个小龙崽子,被他当初那句半真半假的戏言,委实翘首期盼了许久,难免被这横来的天姻之喜心生抵触。

    须臾间,龙皇辛不声不响的落在神女妭一侧桥栏,目光幽幽的觑着神女妭几回,半晌方才唤道:“小妭,好久不见。”

    虽说现如今物是人非,残花在嫣移情索爱,在当下也不稀罕。可一旦若传了出去,诚然是要被那群老正经,给板板正正的杜撰几十回闲话,在漏齿捧腹的耻笑上百八十回。

    忽然想到却是有桩怪事,但凡当我靠近时那霞光更是绚耀非凡,教人不敢直视。

    话音未了,那群泼妇心照不宣齐声泼骂,腌臜恶语劈头盖脸,听的人脑瓜子嗡嗡,那里还容得下她只字片言?

    当龙皇辛走后,神女妭人群中静默了良久,口内不时的呢喃:“眼盲好,眼盲好,瞧不见他来望不见他走,往后水阔山高,天青路远,你是你,我是我...”

    神女妭听了不嗔反笑,这就笑脸盈盈的说:“烦请列位婶娘宽宥。今番又是那家小哥悄丫被我那祸胎戏弄?这厢愿奉上银两,好自沽些蜜果饯子,聊表我这当娘的偿悔之意。”

    见鬼的是,想输的未得逞,要赢的亦未尽意,父君只能暂且忍受这三界天帝这一大任。

    闹了半天桑棋最后也不消什么诬赖,一口咬定是受我的支使,还假惺惺的弘扬他宠溺妹妹的风范。至于损害公物的罪状,固然被我坐了个殷实。

    那怪病三日一小发五日一大作,正因此我才由机缘结小龙子傲辛,至此,荒芜寂寥的心头,才慢慢开满繁华。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