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连载

云锦执恋

作者:青山桥儿 | 玄幻言情 | 围观:6981

收藏

  一纸婚约后云锦:不喜欢的是那苍穹下自由翱翔的雄鹰,而也不是眼前的纨绔子弟。那就你心中也有钟意之人,那泾渭分明,井水不犯河水。可……你为何要作筏子淌回来?萧执:我以为母亲夹回来的是一杆子绿叶青菜,谁知是块肥嫩的肉,既掉入我碗里还想跑?没门儿血染的山川与天边的晚霞相接,和着呜咽的轻风,似是在诉说一段惨烈而又悲怆的故事。。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在云锦诉说之时,冷秋来后厨提热水,听闻里边人语,悄然立于门后细听。

    这晚,萧执旧伤累新伤,趴伏在床榻上任随身侍候的丫鬟冷秋在后背上抹药,迷迷糊糊将要睡着之时,丫鬟鸣夏进来禀告老管家丁总管求见。

    隆冬时节,整个隆城被覆盖在冰雪之下,清晨,天未透亮,萧执匆忙洗漱间,听丫鬟冷秋禀告方夫人前来问安。

    见五爷脸色不霁,丁总管忙扯开话题:“五爷,老奴也不想打扰五爷休息,只是五爷难有闲暇,事情不好一直拖着,这才晚上来搅扰五爷。”

    云锦平声静气轻声道:“鼂上至少有半月未行大清扫,物品摆放杂乱无章,蔬果不论新旧、品类随意置放一处,残料、剩食、刷锅水尽搅在了一起。给你们一柱香的时辰整顿收拾。”

    “嗯,没了。”

    “……若还有不明白的,往后我做你们看着学着。眼下时候不早了,速速将鼂台清理干净,稍后得准备午膳了。”

    血染的山川与天边的晚霞相接,和着呜咽的轻风,似是在诉说一段惨烈而又悲怆的故事。

    “平日里,五爷可在家用膳?”

    丁总管顿了顿,不放心叮嘱道:“五爷别嫌奴多嘴啰嗦,眼下离了京城,进入这虎狼之地,行事务必要谨慎,万一……”

    “这个,好歹是往家中娶进一个大活人,五爷总不希望纳入一个看不过眼的人不时在跟前晃悠吧?要不,我大概齐说说这两位女子的特点,五爷稍费神思量一下?”丁总管犹疑声言。

    还未适应隆城一日两季的气候,就被韩总兵支使得马不停蹄。整日介早出晚归,清路修堤算是闲差,每日总会有一两起逞凶斗狠事件,处理这种事情极其吃力不讨好。地方民风彪悍,许是吃风沙多了,地方百姓不轻易张嘴,一不顺心就动手,且下死手,自已不多话还不许旁人多话,虎起来连劝架的一块打。

    驻立在雪中的方云锦听闻丫鬟回话,点了下头,转身离去。昨夜新婚,夫君却未踏足后院,云锦在房中等了一整晚,挨至天明,一大早过来问安,当确定夫君不待见自己,心下安然,腹中存了许久的稿语看样子实没必要诉之于口了,这样的情状,甚好!

    萧执合上书,转头平静回道:“还没想好!”继而问道:“总管这么晚过来该是有要紧事说吧?”

    见状,丁总管一口气快速说道:“来之前,三夫人交待老奴,到了隆城后,抓紧时间为五爷物色一名侧室。按照夫人的要求,既要出身名门,又擅营家,性情、品貌、才情皆得上乘,最重要的是得入五爷的眼,如此才能悉心照顾五爷,看顾这个家。

    “那,那便定下方家庶女了。五爷安歇,老奴不打搅了。”

    假如真就在此刻死去,终有不甘。三年间,南征北战,除了践行当初承诺于她挣军功赢出路的誓言,还四处探寻她的下落,诚愿在死之前见她一面,当面亲口问一声:还恨着吗?

    就在云锦转身要离开之时,其中一名婆子壮声道:“方夫人,我老婆子来了半年了,一直这么行事,从未有人说过不是。还请方夫人指教,究竟哪里做的不对。”

    “这瘠荒之地能有什么好女子,娶谁都一样。总管你是办事办老的人,这份思量就替我代劳了吧,这事办得你满意、母亲满意就行。”萧执淡然说着话起身往床榻方向去。

    “记得不差的话,是冷秋姑娘吧?”云锦先启口。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