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完本

福运娘子山里汉

作者:枝上槑 | 现言小说 | 围观:13020

收藏

  季妧第一次嫁人,花轿送财新郎就挂了。季妧第二次嫁人,吉时刚到新郎的坟被雷劈了。一而再被换货,凶名传开了十里八乡,眼瞅着是要砸手里。重男轻女的奶奶拍腿嚎啕:“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哟,你一两银子都卖不掉!”季妧:“……说出你可能会不信,我今后要有大福运。”咿!除了“年十七不嫁者使长吏配之”的规矩?就怕就怕,找个假夫君应对一下是。那个村口的四处流浪汉拾掇拾掇还能看,就他了!叫声此起彼伏甚是激烈,渐渐往村西转移,直过了很久才平息下去。。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季连槐虽说有点不想去那邪门的地方,在朱氏的催促下,也不情不愿的起身。

    炕上盘腿坐着的是季家的当家人季庆山,旁边是他的老妻康氏。

    一夜之间,村里人看她的眼神都变了。

    季家内部更是三天两头的闹,要把她赶走或是卖掉,毕竟她克的可是“六亲”啊,谁知道下一个轮到谁!

    三房季连槐,娶妻朱氏。生了季雪婵、季雪娟两个女儿,还有一子季明茂。

    季妧惶恐的很,只能更听话更拼命的去干活,却还是逃脱不掉被卖的命运。

    倒下去的那一刻她心里也没有什么不舍留恋之类的感情。

    季妧受不住这连番的折磨和打击,一头碰到柱子上,昏迷过去。

    天不亮就要起来洒扫院子,把一家子的饭做好,然后还要去河边洗一家老小的衣服,忙完这些,一碗稀粥也不给就把她赶到山上去割猪草,还规定不到天黑不许回来,当然是半点干粮也不肯给她带的。

    朱氏倒不是真的关心季连樘,她是实在被这贱丫头的毒性吓怕了,生怕接下来就要克到他们三房。

    果然,季庆山和康婆子的脸立马变了。

    堂上再无人开口。

    她只是怎么也没有想到,再睁开眼会变成古代乡村一个父母双亡,且被重男轻女的奶奶卖了三次的十五岁小姑娘,巧的是这小姑娘也叫季妧。

    再没有人给她塞窝窝头,她经过的地方大家就像见了瘟疫一样,仿佛跟她说句话都会被“克”到。

    她清了清嗓子,又厌恶的瞥了眼地上。

    季连松再也忍不住:“娘,这不……”

    季连樘是康氏的心头肉,更是季家最有出息的一个。十七岁那年就连着过了县试和府试,得了童生的资格,当时那可是大丰村头一份!给季家二老挣足了面子不说,村里谁见了他们不敬上三分?

    季妧命硬的名声本就传遍了十里八乡,这下彻底成了泼都泼不出去的水,对季家而言是毫无价值了。

    至于二房……众人的目光复杂的下移。

    康婆子心偏到了天上,简直把她当牲畜使唤。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