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连载

九千岁要父凭子贵

作者:金水媚 | 科幻想象 | 围观:20133

收藏

  阿雪再次穿越时拣到了一位受了重伤又中毒死亡的大美男。不久,这位大美男的儿子找登门来,非要说她始乱终弃,抛夫弃子,罪避无可避恕,要悬崖勒马,回头是岸。 一句话,她要对他们父子主要负责。 看在颜值的份上,主要负责就主要负责吧,可这对是什么父子啊? 大的不事生产,只会吃软饭;小的象个大佬爷们儿,只会整天吹牛。 再后来,阿雪被送回京师,她养了这对父子大半年,入京却被人谴责她是草包乡姑,身份配不上这位龟毛爱吹毛求疵,只会打打杀杀的六千岁。 原来是是六千岁啊!谁配不上谁还不明白呢。 她(在现代,医术高,科技三名衣著矜贵的男子正半倚半坐在竹藤编成的凉椅上,各自手持一长竹竿,眯眼惬意垂钓。。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除了九爷夙九洲之外,白衣男子穆雪衣,蓝衣男子蓝影,和青衣男子墨青都一齐向九爷抱拳作揖道:“恭喜九爷!贺喜九爷!九爷有后了!”

    湖边的鸟儿受惊,扑腾着翅膀。三名男子缓缓抬眼,中间那名穿着绣四爪金龙镶金丝线蟒袍的男子眉眼挑起,精致昳丽的容颜上明显写着兴趣被打扰的不悦。

    傻姑一动也不动地站着,任由着这些孩子们将雪花都往她身上撒。

    那日月色朦胧,夙九洲在紫枫林中体内毒发,浑身血脉喷薄欲出,极需一女子做解药。神智不太清楚之下,他如野兽般疯狂地撕了一个女子的衣裳,将那女子当成了解药……

    突然,远处走来一个穿着破旧棉袄,浑身打了十几处补丁,头发梳理得有些古里古怪,左脸上还长着一块斑斓大疤的丑姑娘。

    大把大把的雪花撒到脸上和脖子上时,冷得傻姑直打哆嗦,但是,她却愣头愣脑地站着,还一脸傻笑,坚持雷打不动。

    男子多处受伤,面具外可见的下巴呈青紫色,血迹染红了他腹部左侧一片。他的马刚好奔到傻姑雪人面前时,突然双膝跪下,轰然倒地,再也爬不起来地闭上了一双马眼。

    突然,一个青色身影挟带着蒙蒙水雾,手提一只竹篮,足尖踩在湖面的莲叶上,如惊鸿掠影闪身而来。

    十几个人当中,一个人叫道:“他中了毒,还能撑到现在,我们和他耗着,他坚持不了一刻钟。”

    穆雪衣继续验血:“还是滴血认亲来得稳妥些。这皇家血脉大事不能乱,必须确认。”

    “噗!”坐在九爷左边的白衣男子穆雪衣和坐在九爷右边的蓝衣男子蓝影嘴里齐齐喷出一粒瓜子,眼神充满了惊吓地死死盯梢着那竹篮里的一个小小婴儿。

    顷刻之间后,一匹白马驼着一个素衣墨发,头戴面具的受伤男子急驰而来。

    而他,忽地轻轻将金色面具缓缓摘下,一张美若天神的脸仿佛集聚天地日月精华铸就而成,虽脸泛青紫色,双眸染血噬红,却丝毫不减他倾城倾国的惊世美颜,浑身散发着强大的王者之气,天生唯我独尊。

    男人如修罗般低磁含霜的天籁声音响起:“杀你们何需一刻钟?想跟本王耗着,得看你们有没有这个命。”

    穆雪衣笑眯眯道:“现在无需置疑,这是九爷的嫡亲小世子。只是不知道,他的母亲是哪家的千金小姐?”

    孩子们个个惊慌地一下子作了鸟兽散,都向村子里跑回去了。

    来人墨青将手中竹篮放置在中间那名身著蟒袍,人称九千岁,当今圣上的九皇叔,摄政王夙九洲的面前,单膝下跪,语出惊人。

    七,八个孩子嘻嘻哈哈地,都将雪撒到了傻姑的身上。

    陆家村。

    去年七月二十八,紫枫林中,月上柳梢头,观音送子。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