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连载中

民国的春秋

作者:水鸟039 | 架空历史 | 围观:15825

收藏

精彩情节:

    “奥格雷先生是坐明天东方快车去巴黎?”

    “烟对于现代女性来说,已然不全是女权身份的标志,而更像一种忙中偷闲的惬意。”胡文楷补充道。

    报刊是管家送来的,管家俯下声小声的对他说:“先生,对刚才那女子不满意?她是希腊贵族小姐,要不我帮您换一个?”

    1922年,随着以穆斯塔法•凯末尔为代表的反抗势力的崛起与壮大,末代苏丹穆罕默德六世在协约国的协助下潜逃至意属里维埃拉的圣雷莫。统治帝国600多年,统治伊斯坦布尔469年的奥斯曼王室退出了历史舞台,奥斯曼帝国自此灭亡。

    鲍曼明显想甩包袱,急匆匆的准备结账走人,胡文楷一把按住他准备付账的手说:“鲍曼,你要有事就先走吧,我们刚开始吃,这账我来结。佩拉宫的节目刚刚开始怎么让两位小姐失望呢。”

    刚坐下不久,一位戴面纱的妙龄女子悄然坐在他对面。

    “这简单你们本来就点了一份巧克力冰淇淋,抽烟的问题也简单你们身上散发出的香味中含有烟味。”

    鲍曼右边的女性接话说:“我们在伊斯坦布尔已经玩腻了,鲍曼要去埃及的开罗。我们俩要赶回欧洲,八月上旬要登船回美国上学。”

    晚上也不打算夜游伊斯坦布尔了,呆在酒店和这三个小骗子聊天也算不错的选择。

    鲍曼怂恿两位女孩来佩拉宫碰运气,于是三人从各自下榻的旅馆赶到佩拉宫吃完饭。

    在胡文楷的要求下鲍曼坐到他这一侧,这样就形成了两男两女的饭局。

    “谢谢你,车票的钱”

    “哦,没关系你们尽管随意。”胡文楷也没有站起来,只是随意的动了动手指,那种天生上位者的气息自然流露出来。

    胡文楷脑袋里冒出一段话当男性世界必不可少的物品——烟,与女性同框出现时,我常常能在红唇与烟雾中嗅到一种超越欲望,甚至意图主宰欲望的味道,像自由,像沧桑,以及洞察世事的睿智。

    胡文楷想起后世描写佩拉宫酒店的女人片段:寡廉鲜耻的黎凡特投机商在此设宴款待外国军官和商界人士,他们搂着堕落的俄国公主或者希腊、亚美尼亚小姐一起喝酒跳舞,毫不夸张地讲,这些姑娘的德行比她们的衣衫还要单薄。

    肚子有了美味的食物填充后饥饿感消失,他放慢了进餐速度,放下刀叉取出香烟点燃,专心看着报刊。

    费力的用起刀叉吃着据称是世界最美味的黑海鱼子酱,一股不适应的腥味只好大口用葡萄酒冲刷口腔。边吃边看起报刊,这才知道凯末尔这时只是取得获得苏丹的授权并不是土耳其的最高统治者。

    陌生人之间交流酒是敲门砖,烟是门钥匙这句话好像是后世九十年代的经典名言。搞了半天鲍曼也是刚认识这两位女人才六个小时不到,三位能来佩拉宫酒店吃饭完全是因为这就是专为东方快车旅客服务而闻名。

    “不介意我坐你对面吧?先生。”一口浓烈的地中海式英语从她嘴中冒出。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