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连载中

泪无双

作者:半岛放电盒 | 玄幻言情 | 围观:19774

收藏

  男女主角的再次相遇像一场梦,那么的不真实的,却又那么的十分迷人……在这个修真者世界中,没办法不存在一个无双,每一个无双都有至高无上的能力与荣誉,每个无双都有一个专属称号,而且都将被史册修真者世界的史册。本小说讲诉一个负着着杀父之仇的少年从一个平凡普通人渐渐地走“怎么又是这个梦。”少年缓缓地从床上坐起来,露出一张略带清秀的脸庞,有些苦涩地自言自语道:“哎,做梦也不换个别的,怎么总是同一个呢?”莫名的叹了一口气,少年似乎还在为梦中的男女伤感。摇了摇自己的脑袋,少年快步地起床走到了房间外面。看了看地上的酒瓶,习惯地摇了摇头,极为利落的将酒瓶子一个一个地收起。紧接着,拉起地上躺成“大”字、满脸胡渣的男人,较为费力的将他拖回自己房间的床上,帮他盖上破旧的被子……。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什么!门派你都不知道,你是不是我们这个世界的人啊!”孙诚像看白痴一样看着陌浅语,旁边的蓝香寒也张开了小嘴,显得有些难以置信。孙诚紧接着说道:“也不能怪你,你那个醉鬼老爹除了爱喝酒,其他的事情都不怎么和你说吧。据我所知,世界被分成四块,存在着三大国家,我们国家叫罗之国,这你应该知道。另外两个国家分别是谡之国和维之国,三个国家分别占据着一块领地,还有一块则是一片沙漠,从古时就是人迹罕至,人在那也生存不了。本来很久很久以前这三个国家是十分对立的。三国边境不时的会有摩擦,但是就在摩擦到达最激烈的时候,这三个国家分别站出了三名强者,分别被后人称为罗无双、谡无双和维无双。正是他们,用他们的强大身手以及雷霆手段让当局者不要再发生战乱,这三名强者都是呼风唤雨的人物,当时三国的军队统治者和国王在见识到他们三人的威力之后,就许下诺言再也不会发生战事。据说,他们三人之中的任何一人,随便一翻手,就能毁灭一支万人的军队。也正是因为他们的出现,三国从当时开始就维持着互不争斗的状态直至今日。虽然换了无数个朝代,但当后人再聊起这个时,也依旧津津有味,从那时起,修真成为了我们世界的主流,在安定后不久,就有好事者提议将三个国家分别改成罗之国、谡之国和维之国,当叫的人多了之后,这种叫法也就被公认了。在当时三国的战事稳定之后,三人分别创立了自己的门派在自己的国家之中,罗创立了仙灵派,现今还是我们国家最强大的地方,谡创立了昆仑派,位于谡之国的中间,在这个世界的东方,维据说是一名女子,创立了翠剑门,在世界的北方。三人分别带领出了一代又一代的强者,三人门下的弟子在当时大多也是赫赫有名的人物,在修真成为当时风潮的时候,这三位强者也规定了在门派中的人是不能加入国家的军队的,而且要维持国与国之间的安定。当时的百姓一直传言,这三位霸主本来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他们的出现,就是为了平息这个世界上的战争,并且给这个世界带来“修真”这个事物。在三人消逝之后,又有了更多的强者出现,也创立了许多新的门派。现今的昆仑派,翠剑门,仙灵派,少林派,五毒派,峨嵋派,并称为当今世界的六大门派。坊间还有十宗门、十剑宗和十大山庄这种说法,可谓是百家争鸣,但是哪怕是涌现出了这么多的修真者,这个世界上国家之间也并没有发生过战争,我们才能这样安稳的生活着。在这些门派、宗门和大的山庄之中都有着一些极其强悍强者。”

      少年抬头看了看天,父亲应该还要很久才能来店里。反正也不会有什么生意,和香寒一同退出店铺锁好门之后,便往肆木森林走去。印象中少年的父亲从来不管少年的去向,少年也知道,自己也并非是这位“父亲”的亲生儿子,在父亲醉的不省人事的时候还有从偶尔几个邻居的口中道出的父亲的名字,都是叫做“斐凌霄”,而少年的名字却是叫陌浅语。少年并没有因为这个而改变对这位“父亲”的态度,也没有去问自己的亲身父母是谁,少年只是觉得,这样的生活很不错,反正自己是这位“父亲”一把拉扯大的,又不是一定要管亲生的才叫“父亲”。用少年从小玩到大的朋友孙诚的话来说,就是天生的“思路异柄”。

      旁边的陌浅语显得更加的安静了,低头摆弄着要打猎的工具,轻轻的问道:“一定要十六岁才开始学吗?”蓝香寒点了点头,“恩,只有到十六岁成年开始修炼才能真正的脱胎换骨,如果早于十六岁成年便开始修炼,那么,这个人的修为不可能超过超尘初期,这是我父亲对我说的,他说这是从罗、谡、维三人口中传自至今的经验之谈,所以,现在的门派收人条件,一定要年满十六岁,但也要在十七岁以下,因为这个时候打基础是最有效的。当然,如果太晚比如二十岁之后才开始修炼,那么,这个人的成就也不会很高。”

      少年径直走向店铺里面坐了下来,闭上眼睛,像是又睡着了一般。少年并没有因为生活在这样一个家庭而感到懊恼,反而他觉得,他很喜欢现在的生活,不愁吃不愁住,少年心中似乎一直有着对这样的生活的一种向往。对,是一种向往,少年自己也没办法解释这种在别人眼中可能是庸俗无为的生活态度。少年隐约觉得这和自己做的这个梦有关,从少年10岁起就间隔不断地做着那一男一女殉情的梦。起初少年不以为然,只是觉得做了一个怪怪的梦,但现在少年已经15岁了,这个梦依旧不时地“打扰”着他。少年的情绪也慢慢的被梦中的男子感染着、变化着,梦中的男子的眼神中,是一种深深的悔恨,是一种不甘。可能那个男子是想和那个女子平淡的过日子吧,奈何事与愿违,造成了梦中的惨象。

      一座高耸的山峰上,一位俊美的男子端坐在一块大石上,怀中抱着一个美丽年轻的女子,那名女子双眼微闭,似乎很享受在男子怀中的感觉。然而,佳人温婉倾城的脸上却难以掩饰她身体的虚弱。“谢谢你,能一直陪在我的身边。”女子略有艰难地道出这声话语,却是没了一丝生机。男子俊朗的脸上挂满了泪水,“梧桐相待老,无双又有何用,就让我们,一同长埋于这幕山底下吧。”说完,抱起怀中的女子,一同跃向那万丈深渊……

      “早啊,香寒。”被叫做“浅语哥”的少年揉了揉眼睛,抬头看着眼前身着白裙的美丽少女,这位少女俏丽的脸上挂了一丝汗珠,红润的嘴唇微微喘着气,似乎来的时候有点赶。手里还拿着一个细长的包裹。今天是蓝香寒约好和少年去打猎的日子,早上开开心心地打扮了下自己却发现差点错过约好的时间,快步来到少年店铺里的时候发现少年并没有因为自己的迟到感到不快,不禁暗暗吐了吐舌头,开口道:“浅语哥,走吧,打猎去咯。”

      “恩。”轻声的一句回答,少年又开始摆弄起他的狩猎工具了,旁边的孙诚不断地讨教着蓝香寒一些问题,陌浅语一句都没有听进去。“梧桐相待老,无双又有何用……”自己在之前的日子里,肯定没有听到过无双什么的称号,为什么在梦中,那位年轻的男子会这么说呢,如果真的是十六岁开始修炼,那那名男子为何看上去才二十多岁,就能成为最强者呢……努力的甩了甩头,陌浅语对旁边的两位说道:“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该去找猎物了。”

      道路两旁的树木越来越密,人流也越来越稀少。约莫半个时辰之后,三人来到了这肆木森林的外围,由于时间还早,现在森林外围显得更加的冷清。只有几个人似乎在等自己的伙伴而等在不远处。肆木森林很大,据镇上的大人说,肆木森林可以被分为6层,最外层就是用来进行很普通的打猎,第二层起就不是平民敢进入的了,只有那些“高来高去”的人才会进入,而且一定是结伴进入,每深入肆木森林的一层,就会多一分危险。当然,从第二层开始所击杀的猎物,就可以去离这较远的明助镇上换取金币了,不然也不会有这些“高来高去”的人冒着生命危险前去了。那几个在不远处等待朋友的人,想必就是去第二层的了。至于第三层和第三层往后,连镇上的老人也很少有耳闻,只是不断地嘱咐着来肆木森林的小辈们,不要对第二层和二层以后抱有好奇心。

      看着陌浅语略显木讷的表情,孙诚咽了咽唾沫,一副“连这些你都不知道,真拿你没办法”的表情,继续说道:“现在之所以“六大门派”这种说法较为流传,是因为在这六大门派中,都存在着至少一名顶尖强者。他们都有一个特殊的称号,叫做“傲绝”,这是至强的存在。要修炼到傲绝,那是要非常长的时期和运气的,比如我们普通人,如果我们十六岁成年之际能够被宗门或者门派看中,有修炼的资质,那么,我们这样子修炼就能到脱凡的境界,这就说明我们不是普通人了,可以享受自己国家的一些优厚的待遇,脱凡之后,分别是超尘、律动、混然、惊世、潜升、傲绝。每个时期所要修炼的时间都是漫长的。而且,很大一部分人达到混然期之后,便再难精进。”说完,孙诚得意地看向蓝香寒,却发现蓝香寒并没有什么表情。显然,孙诚说的蓝香寒都知道。此时,陌浅语却是听的云里雾里,问向孙诚,“你怎么知道这么多的,还有,那个傲绝是最强大的存在了吗?”“当然要知道这些啦,因为我明年就要去仙灵派投师学艺去了,希望自己好运能成为一名修真之人,哪怕打打下手我也心甘情愿,只要成为了一名修真者,以后回来看谁敢欺负我。恩……傲绝当然是至强的存在了。那是翻手为雨的绝对强者,傲绝傲绝,傲视一切,要是我哪一天到了这种层次……”

      “怎么又是这个梦。”少年缓缓地从床上坐起来,露出一张略带清秀的脸庞,有些苦涩地自言自语道:“哎,做梦也不换个别的,怎么总是同一个呢?”莫名的叹了一口气,少年似乎还在为梦中的男女伤感。摇了摇自己的脑袋,少年快步地起床走到了房间外面。看了看地上的酒瓶,习惯地摇了摇头,极为利落的将酒瓶子一个一个地收起。紧接着,拉起地上躺成“大”字、满脸胡渣的男人,较为费力的将他拖回自己房间的床上,帮他盖上破旧的被子……

      少年从店铺的角落拿起一个包袱,这是少年打猎的必备工具:一把弓和一柄细长铁条。这样的搭配似乎有些奇特。但是少年的这把弓很特别,这把弓在原本应该射出弓箭的地方,留的是一个方形洞,大小正是那柄铁条所能穿越的。少年自己做的弓和箭也算是不错的,但是威力和速度远不如这奇怪的组合。这两样东西是少年的醉鬼父亲给他的,由于好奇,少年不止一次的问他的父亲关于这两样东西的来历,父亲只是说是别人送的,也没说是谁送的。少年也曾经试过做这样类型的弓和铁条,威力和速度却始终不如这把。因此,每次少年去打猎,就带着这弓和铁条。

      约莫过了半个时辰,陌浅语锁定了不远处一只野猪,那只野猪似是在寻找着自己的伙伴,不停地在一个小水池边游走着。陌浅语三人保持着与这只野猪的距离,这个距离十分理想,再接近一些,野猪基本就能发现他们三人了。陌浅语眼看时机成熟,拿起左手的弓箭,将长铁条插入其中,“喯”的一声,长铁条飞速发出,眼看就要击中那只野猪,但在长铁条近身到那只野猪身边十米左右的时候,野猪诡异的闪身,生生地躲过了这次的杀生之祸。野猪定了定身子,恶狠狠的看向陌浅语三人,慢慢的移动脚步,朝一层更深处退入。

      少年自然不会有进入第二层的想法,他虽然有着一样的好奇心,但理智告诉他,与其冒不必要的险,不如安安稳稳地生活着,少年一直是在一层的稍外围打猎,因为一层的中心也会有危险。

      陌浅语和蓝香寒拿出了自己的狩猎工具,蓝香寒的那对弓箭正是陌浅语帮她打造的。孙诚则跟在蓝香寒的身旁,依旧不停地问着一些问题。蓝香寒眉头微蹙,有些暗自后悔刚才说了那关于无双的事。有一句没一句的回答着,眼睛不停的朝身前的陌浅语看着。

      说来也巧,在途中正好遇到了这位从小玩到大的朋友。当孙诚看到陌浅语和蓝香寒走在一起的时候,不停地朝陌浅语挤眉弄眼,意思是“小子你行啊,连这位大小姐都被你泡上去约会了”。少年却不以为然,还邀请孙诚一同前去,理应来说,孙诚真的不应该做这个电灯泡,但是他真的是无法抗拒和眼前这位蓝香寒小姐同处的机会。就这样,就变成了三人结伴而行。当然,两位少年都没有注意到蓝香寒纤细的眉毛因为孙诚的加入而微微地皱了一皱。

      三人来到一个草堆边,陌浅语半蹲下来观察着周围的情况,慢慢地朝前走着。此时,孙诚识相的停止了和蓝香寒的问话,两人紧紧地跟在陌浅语的身后,他们两人都知道在肆木森林打猎是相当不容易的,这肆木森林的动物很有“灵性”,要想打到它们相当的困难,但他们也知道,身前的陌浅语是个好手,孙诚也不止一次跟着陌浅语来过这里打猎。虽然陌浅语的装备有些奇异,但是每次都能够狩猎到不少战利品。另外,这里的生物对人类有着明显的敌意,因此陌浅语三人只能在这一层的外围游走,不敢冒进。

      通过那次简单的认识,那位叫做蓝香寒的少女知道了少年家有间店铺。在打猎时也发现了少年有一身打猎的好本事,就连少女的父亲也暗暗称奇。从那以后,少女就不断地去少年家的店铺陪少年聊天,在得知少年还会自己做弓箭的时候,也会掏钱问少年买来,少年当然不会卖给她,亲手打造了两付之后送给了蓝香寒。少年也乐得交这样的一位朋友。只是在少女偶尔买农作物器具的时候会皱下眉头,他就算再笨也看得出眼前这位衣着光鲜的少女对这些器具不会有需要,就算真的需要也不会由她自己来购买。但他也不在意这么多,一是少女也是很偶尔的买,二是他自己本身的性格让他在考虑一些问题时,往往将事情简单化,所以像这样的事情,过了之后少年也就懒得去想。

      等野猪退远之后,陌浅语无奈的摇了摇头,这里的生物是越来越机敏了,想要猎杀一只要花很大的功夫。慢慢地走向前段已经插入地面的长铁条,他可不会丢下这根铁条,没了它,这把弓就不能使用了。他没有注意到,身后那张精致的脸上,早已挂满了惊讶,蓝香寒分明感受到了在陌浅语射出那条“弓箭”的时刻,有着不小的能量波动,这种能量波动,蓝香寒只有在山庄中的几名修仙者修炼时才能感觉到。这种能量怎么会在眼前的少年身上出现呢,如果真的是修炼者的能量的话,那么,现在他还不到十六岁,以后的成就怎么办。就在蓝香寒有些发呆的时候,前方传来陌浅语急切的声音,“快走,朝东边跑,离开这里!”

      三人来到一棵大树底下,蓝香寒略带抱怨地看着陌浅语,孙诚不停地摆动着身边的树木,和两人说着话。“浅语,明年你就十六岁了,你会不会去门派里投师学艺呢?”孙诚边翻着浅语的包裹边问道。旁边的蓝香寒听到这个问题时也不禁好奇地盯着陌浅语。但是浅语紧接着的回答,却是语不惊人死不休。“什么是门派?十六岁和门不门派的有什么联系?”显然,叫做陌浅语的少年并不知道孙诚所说的是什么。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