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连载中

庶女江南

作者:雨落 | 现言小说 | 围观:28788

收藏

  江家是江南一带大商户,富可敌国。江家三女在江南一带蜚声盛名,而已江家大户,却怎怎奈家中四女争宠夺家产之嫌,江南做为江家庶女,屡遭被欺负,终是年满40周岁十二时,娘亲沈氏生江南从睡梦中惊起,坐起身来,破损旧制的窗外已经蒙蒙的渐起微光,母亲惨死时的表情还历历在目,挣出了一身的冷汗。。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此刻小人儿江东独自一人嘻嘻哈哈的玩乐着,心头悲伤在见到无忧无虑的江东后已消失大半。江南轻扣住江东肩膀,虽只有三岁却知世上只有三姐姐对自己最好的江东欢脱的扑进江南怀里,小人儿不停的在江南怀里蹭着,嬉笑着,开心至极。

    江南从睡梦中惊起,坐起身来,破损旧制的窗外已经蒙蒙的渐起微光,母亲惨死时的表情还历历在目,挣出了一身的冷汗。

    心不免被此事所得紧,走路险些撞上墙柱,心事重重的回至房中。

    身子已活动开来睡意自然消除的快,江南放轻步伐带上房门,欲要回房,只听得院中有些私语声,走近一看才知是大姐贴身丫鬟阿兰与煮饭婆婆们。江南隐约听得婚事二字且与自己有关,心中大骇,细听之下方知自己已被太后赐婚与玩世不恭的安乐王。

    身子已活动开来睡意自然消除的快,江南放轻步伐带上房门,欲要回房,只听得院中有些私语声,走近一看才知是大姐贴身丫鬟阿兰与煮饭婆婆们。江南隐约听得婚事二字且与自己有关,心中大骇,细听之下方知自己已被太后赐婚与玩世不恭的安乐王。

    此刻小人儿江东独自一人嘻嘻哈哈的玩乐着,心头悲伤在见到无忧无虑的江东后已消失大半。江南轻扣住江东肩膀,虽只有三岁却知世上只有三姐姐对自己最好的江东欢脱的扑进江南怀里,小人儿不停的在江南怀里蹭着,嬉笑着,开心至极。

    江东抿着小嘴重重点头,忽的双手勾住江南白皙的脖子踮起小脚尖在江南的嘴角那么一亲,圆溜的大眼睛被弯成两轮洁白无瑕的月亮说:“奶娘说,喜欢就要亲亲,东儿最喜欢三姐姐,东儿一定听三姐姐的话!”朦胧的光亮映着江东可人的脸蛋儿,东儿的乖巧令江南欣慰。她轻抚着东儿的头发,紧拥至怀中,不愿放手。

    如此尴尬局面江南除了默默忍受基本无从反抗,太子与安乐王听得此话皆是一惊,久居朝堂之上的太子爷对这种小女人间的把戏若是放在普通饭桌上他早已冷声离席。只是今儿这饭局可使不得,太子敷衍着喝了杯酒并不支声,任由江西“肆意妄为”。

    红烛暖帐,夜夜笙箫,衣襟袒露皆为风尘女子,偶有那么几人超凡脱俗却误入红尘令人惋惜。久居红香阁者乃当朝小王爷,江南被赐婚夫婿--安乐王。生性风流乃京师众人皆知之事,为劝说其一同前往江府,太子无奈只得变装潜入红香阁。

    如今却突降圣旨被赐婚其中缘由不用多说,定然是大夫人从中作梗将自己嫁了出去。长叹一声,尽显哀怨与无奈。

    江南望着手中绿萝衣裳分外眼熟,几经回忆吓得脸色骤变,大颗泪珠滚落坠至衣裳上绽放成一株动人的花朵儿,心中悲痛万分唤着娘亲。悲伤之余好似骤然忆起何事,迅速越过别院赶至江东院落。

    为躲避家中姐姐们的迫害,江南自江东出生后便决心不再开口,装作哑女,即便是当年姐姐如何的欺辱,也是砸碎了牙往肚子里咽,决然不曾再说一句话。隐忍至今,不争,不抢,不过是想要看着弟弟江东安全长大,护他周全罢了。

    “换换衣裳,我们一同前去江府!”太子瞧着躺在床榻上衣衫不整,精神恍恍惚惚的安乐王,到是不急不躁,品着茶静等其缓过精神。

    江西不屑多看肮脏的江南一眼,示意阿兰去办事。

    熙熙攘攘的大街之上热闹非凡,过往人群络绎不绝,江南沮丧的挎着竹篮朝菜摊子走去。路中却传来女子凄惨的求饶声,江南一时被吸去视线,才知是本地富豪秦家大少爷携家丁当众强抢一苦命女子去做妾侍,女子哭喊着不从,奈何力道远不如五大三粗的男子,这才有了此番闹剧。

    太子微合双眼,睁开之余回道:“江家明着为江砳文掌势,实则真正管权者乃江家主母,她对这个三小姐是最不看重因而急于将其嫁出,素日里你表现的最是贪劣,江家又怎会将两个嫡女嫁你。”

    熊熊烈火燃烧的藤蔓化为一条巨大火龙死死缠绕哭喊着的江东,任由他如何呼救终是无人救援。她们就那么看着,笑着,眼睛里烈火的光芒吞噬了她们的灵魂。一个女子试图冲进火场救出江东,却被身后蹲守黑暗中那只无情的手一并推入大火中,香消玉殒。

    忙活得热火朝天的江府,将太子与安乐王迎进府后便将所有动静移至后厅,避免惊扰太子二人。大夫人早已备好酒席只等入列,为迎接太子爷江家皆为盛装出席,二小姐江北与大姐江西花枝招展一看便知地位不俗。而相比之下,身旁的江南则素雅清秀很多,衣着虽为上等布料然衣装款式却早已过时,明眼人一看便知乃三四年前的旧款。稍有威望财力之人都不会选择旧款来迎接客人,失礼且俗气。

    游玩街上的安乐王也被此番场景吸引,刚准备来个英雄救美却未料有人先出面制止。只是来者却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姑娘,安乐王定睛一看才知是江家三小姐江南。进府前安乐王恳求太子找人替他进府,待他玩会儿再进府请罪。这也就是为何酒席间大家见得安乐王斯斯文文丝毫看不出风流成性本质的原因。人虽未正面进府,在众人把酒言欢时他却跳至高墙瞧了一眼众人,江南打扮怪异自然令他印象颇深。

    穿好衣裳的江南疾行步入江东房中,这里安静如水,精致雕刻的屏风画风轻抚简练,寥寥几笔便促成一幅佳作。刻意调整气息,轻抚上江东略显苍白熟睡的小脸。见江东睡意酣甜心中忧思这才稍稍放松些,那日一场大火险些要去江东性命,若非老天怜悯及时的一场大雨,恐今日她江南蹲守的就不是这床榻而是冰凉的墓穴。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