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连载中

带着系统闯武侠

作者:盖紫 | 玄幻言情 | 围观:26880

收藏

  ……这是一个主人公可携带武侠商店系统,却被江湖多次反复揉虐的故事。 带着系统闯武侠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努力了半天之后,视线才慢慢清晰,忽然脑海中一阵恍惚,一股陌生的记忆涌进了脑海,如幻灯片般急速闪过。。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身体还是有点发虚,好好修养几天吧,不管多么重要的事,总要有一个好身体才行。心里想着,躺在床上,各种困扰接踵而来,思绪也纷纷飞扬。穿了个比自己更悲剧的人,还差点刚来就挂掉,只能在心里不断的徒呼奈何,胡思乱想着,不知几时就沉沉睡去。

      各国各地门派林立,很多地方武林门派的权利比当地的官员还要大,这是一个武侠世界,一个让肖晨一瞬间充满了激情,憧憬的世界,这里有恩怨情仇,有刀光剑影,更有绝学秘籍。

      看着二柱的憨直的笑容,肖晨感到一种淡淡的温馨。这么淳朴的人,现代社会怕是很少了吧,或许来到这里,并不是一件坏事。难过的是,父母找不到自己是怎样的一种心情,这辈子,还有机会回去吗?心思纷乱,加上身体不适,很快就感到疲乏,喝了些粥,喝了些药,肖晨又慢慢睡着了。

      救一个来历不明的江湖人,如果这女人是心地善良的侠女,咱这立刻就发达了,以江湖人士阔绰的性子来说,怎么能不好好报答下救命恩人。如果运气不好是恶贯满盈的话,除非碰到那种心理畸形,不然也不会和救命恩人过不去。麻烦的是她身上所受的伤,要是被追杀所伤,这追杀之人寻上门来该怎么办,以一惯小说里的尿性,自己这个救人的人绝对讨不到好果子吃,立马就要死啦死啦地,看来还是要悄悄滴干活,打枪滴不要,把任何有威胁的可能扼杀在萌芽状态,小心一点,总不会有错。

      躲躲闪闪的背着这姑娘进了家门,关上门后,轻轻将这个姑娘放在了床上。饶是自己身强体壮,也让累的够呛,直接一屁股坐到了床上,新买的衣袍这时也不复刚才的光鲜,布满水渍和泥渍,上面还沾有有路边的枯叶。

      “二柱,先给哥来口水。”嗓子里又干又痛,肖晨感觉身体虚弱的厉害。

      肖晨闻言缓缓退出了屋外,关上门后,深吸一口气,才发觉冷汗早已湿透了后背的夹袄,小腿都有些微微的打颤,脸上火辣辣的疼痛也不能阻止心里的后怕。

      “你对我做了什么!我的衣服呢!”没有回答肖晨的问题,女子在一瞬间左手拔剑,架在了肖晨脖子上,寒声质问,冷冽的眼神直勾勾的盯着他,幽冷的剑锋激起一阵鸡皮疙瘩,放射出危险的信号。相信如果没有一个满意的回答,女子随时可能让肖晨血溅三尺。

      瞬间心里心念一动,还未来得及开口,武的界面就自动打开。看来这个系统是可以用意念直接操作的。

      这女子盯着肖晨的眼眸,似在分辨肖晨所言的真假,半晌方才放下手中的剑,冷冷的说道:“出去。”

      不客气的把刚才的银两收入囊中,看着顺手捞回来的长剑,剑鞘用的不知什么木料,通体淡青色,入手沉重,剑柄吞口处是龙生九子之一的睚眦,雕文精美,拔出剑,剑身雪亮,剑锋透着幽光,即使是不懂剑的人,也知道这是一把难得的好剑,剑身二指多宽,明显是一柄女子用的细剑,上面刻着一个“怡”字,也不知道是姑娘的名字还是剑的名字,翻开刚才扔到一边的兽皮,上面密密麻麻的写满了文字,顶头写着三个大字《长春功》,用脚趾头想也知道是武功秘籍,一个个字分开来读还知道什么意思,可连在一起,完全不知所云。

      翻来覆去研究系统的功能,包裹中的银子可以随时取出来,而除了银子外,不是系统的东西,包裹中是无法容纳的。

      谁告诉我“意注丹田一阳动,左右回收对两穴。拜佛合什当胸作,真气旋转贯其中。”啥意思,丹田还知道,一阳是什么,两穴呢?翻了翻白眼,奶奶个熊的,简直在灭杀我的脑细胞啊。

      突如其来的惊喜,让原本有些灰暗的心重新燃起了熊熊火焰!

      肖晨睁开眼就看到一张面无表情的脸,瞬间气不打一处来:“你搞清楚好不好,是我救了你啊,有你这么对救命恩人的吗?”

      万幸的是,对武者来说这里资源贫瘠,泽水城城主又是个练气成液后期的高手,而附近也只有往西走,靠近锦州州城那边有一个中型门派奔雷剑门,和往北走四合城的一个小型门派大河派,所以靠着幼时学到的手艺,虽然生活算不上富裕,但也能支持的了温饱。

      看了下《养心功》的价格,好家伙一千两,《两仪护心功》一千一百两,华山剑法三百五十两,再看看包裹上刺眼的“三十一两”。

      “没事儿,晨哥,我娘说了,邻里邻居的,要互相帮忙,你这几天安心养病,我就在这儿照顾你,啥时候你好了,咱俩一起回去,嘿嘿。”二柱挠了挠头,笑的傻傻的。

      木板床旁边站着一个满脸紧张的少年,面容憨厚,身材健壮。从新得到记忆里得知,这是自己的邻居,从小一起长大的王二柱,而这具身体的原主人也叫肖晨。

      踏在回家的路上,虽然寒风依旧,可是穿着新衣,或许是心情影响,身上总不觉得冷,许多愁绪好像也随风而散。就在刚才还酸兮兮的对着一颗枯树念叨了句,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低头蒙了半天,实在是想不出下半句方才作罢。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