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完结

晋天传

作者:顾小禾 | 玄幻言情 | 围观:25942

收藏

  [最纯正新派武侠 ][最纯正新派武侠 ]三十年前一把剑引起了一场血案,三十年的内斗还在再次。当你扒开重重迷雾,当你意外发现令人惊叹的阴谋,你是否可以还会可以选择再次神秘面纱真相? 晋天传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然而有传说称,嬴政命人将那颗陨星焚烧之后,将之铸成宝剑一柄,曰之“化凶为吉”。该剑约莫三尺有余,由秦国顶级工匠耗时九九八十一天铸成,说是奇石坚固异常,极难熔制锻造。当那宝剑铸成之初,一名工匠不慎触碰到宝剑的剑刃,只见手臂出现一条细长的血痕,本以为没有大碍,便连都没有包扎,过了一刻,该工匠因留血过多而毙剑刃之利,可据司马子长的《史记·秦始皇本纪》记载,秦始皇“三十六年,荧惑守心。有坠星下东郡,至地为石,黔首或刻其石曰“始皇帝死而地分”。始皇闻之,遣御史逐问,莫服,尽取石旁居人诛之,因燔销其石。”这里讲的是在秦始皇三十六年之时,火星侵入心宿,这种天象象征着帝王有灾。有颗陨星坠落在东郡,落地后变为石块,老百姓有人在那块石头上刻了“始皇帝死而土地分。”始皇听说了,就派御史前去挨家查问,没有人认罪,于是把居住在那块石头周围的人全部抓来杀了,焚毁了那块陨石。。

精彩情节:

      顾右笙原本想将他今天的奇遇讲给娘亲听,但一瞧见桌上摆着的丰盛的菜肴便将所有事都抛之脑后了。

      夜半,寂静的村庄中除了不时传来的几声犬吠和布谷鸟的鸣叫,再没有什么声音了。恍恍惚惚中,顾右笙来到一个雾气环绕的空间,他拂了拂手,雾气散去,显露出一块黑石。那不是白天迷路时误入狮子山洞穴时看见的黑石吗?顾右笙想。江南多红土,性瘠薄,黑色在土中十分显眼,况且这黑石黑得深邃,触光后又亮得刺眼,在红土构成的山洞中显得格格不入,是以顾右笙对它记得十分清楚。他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回到这个洞穴,况且还是在这样的深夜。忽然,洞穴中不知哪里来的一阵风,吹得洞穴里呼呼作响。响声不大,与其说是风的声音,不如说是一种铁器在大风吹拂下发出的声响。顾右笙细细听着,发觉这声响由那黑石所发,而风吹掉黑石上无几的泥土,好像隐约刻着几个字。他走过去,用袖子擦拭黑石,只见黑石正中间赫然写着两字:晋天。

      后来到了东汉末年战火纷飞,敬天宝剑也随之流传到了民间,随着时间流逝,宝剑之名也被讹传为“晋天”。

      晋天……宝剑……剑!剑!他忽然想起了公子状的人对母亲说的一句话:“你还是将那剑的下落说出来吧。”他隐约觉得这两者间有着联系,那帮人来找母亲,像是在寻找一把剑,而那把剑似乎母亲是知道下落的,但经过搜寻不在家里……难道这就是他们口中的剑?想到这里,他紧张得满脸通红,赶忙四下张望,生怕那帮盗匪又来寻他,知道这剑的下落。既然母亲誓死守护这把剑,想必是十分重要,不可为那帮盗匪夺去的。确定没人后,他连滚带爬地迅速跑下了山……

      然而有传说称,嬴政命人将那颗陨星焚烧之后,将之铸成宝剑一柄,曰之“化凶为吉”。该剑约莫三尺有余,由秦国顶级工匠耗时九九八十一天铸成,说是奇石坚固异常,极难熔制锻造。当那宝剑铸成之初,一名工匠不慎触碰到宝剑的剑刃,只见手臂出现一条细长的血痕,本以为没有大碍,便连都没有包扎,过了一刻,该工匠因留血过多而毙剑刃之利,可据司马子长的《史记·秦始皇本纪》记载,秦始皇“三十六年,荧惑守心。有坠星下东郡,至地为石,黔首或刻其石曰“始皇帝死而地分”。始皇闻之,遣御史逐问,莫服,尽取石旁居人诛之,因燔销其石。”这里讲的是在秦始皇三十六年之时,火星侵入心宿,这种天象象征着帝王有灾。有颗陨星坠落在东郡,落地后变为石块,老百姓有人在那块石头上刻了“始皇帝死而土地分。”始皇听说了,就派御史前去挨家查问,没有人认罪,于是把居住在那块石头周围的人全部抓来杀了,焚毁了那块陨石。

      顾刘氏笑着瞧了瞧他的鞋,沾满了泥,“行了,洗洗手该吃饭了。“边上这小孩是她孩子,名叫右笙,许多年前他们搬来了这个村庄,母子俩相依为命,生活也是简单朴素。

      顾右笙觉得惊异,他细细看了看那两个字,发觉还有小半个字埋在土里,刚想看看怎么回事,突然一阵强光射来,他闭上了眼,用手臂遮挡着。再睁开时,自己已经躺在了床上——自己分明做了个梦!

      “娘”小娃娃笑着叫道,中气十足,脸上还淌着汗,“我今儿个去了东边的狮子山。”

      顾刘氏叹了口气,闪到一边,从怀中取出一排金针,猛地朝大汉中撒去。只听哼哼几声,几名大汉中针倒下。顾右笙暗暗吃惊,他从不知道自己的母亲有着这般好的武艺,但同时也心惊胆战,生怕母亲出什么事,犹豫着要不要出去帮她一把,但又怕拖累了母亲。

      然而有传说称,嬴政命人将那颗陨星焚烧之后,将之铸成宝剑一柄,曰之“化凶为吉”。该剑约莫三尺有余,由秦国顶级工匠耗时九九八十一天铸成,说是奇石坚固异常,极难熔制锻造。当那宝剑铸成之初,一名工匠不慎触碰到宝剑的剑刃,只见手臂出现一条细长的血痕,本以为没有大碍,便连都没有包扎,过了一刻,该工匠因留血过多而毙。剑刃之利,可见一斑。若干年后,为了寻找长生不老仙药,嬴政派遣徐福去往东瀛。念在路途远且艰,便将那柄由陨星铸成的宝剑赐给了他,此后剑至何处,也无人知晓了。

      顾右笙在屋里看的胆战心惊,攥着门框的手心里也冒出了冷汗,此时又一大汉挥着大刀朝顾刘氏迎面舞来,顾刘氏不及闪躲,便向后一仰。顾右笙见境况紧急,便想出门祝母亲一臂之力,哪想迎面飞来一张椅子重重击倒在门上,顾右笙一吓,没来得及打开门。原来仰身躲闪的顾刘氏用眼角的余光瞥见了刚欲出门的顾右笙,心知他出来也是白白添上性命,且护儿心切,便佯装跌倒在墙边的椅子,顺手将之重重推至门口,阻拦他的去路。

      顾右笙挣扎着掰开大手,刚欲转身质问,只见一个破烂和尚立刻向他做了个住嘴的手势。而后声音细细地说:“小施主且莫出声,门外那班盗匪尚不知屋里还有个小儿,你此时若要出去,非徒送一条小命不可。”

      又几个大汉上来,手中都执大刀,朝着顾刘氏一顿劈砍,顾刘氏躲闪着顺手从墙边抄起一把锄头与大汉厮打起来。一名大汉趁其不备就朝她劈了下去,顾刘氏躲闪着其余几名大汉的攻击,差点被他径直砍下脑袋,幸好反应迅速,只劈下一缕青丝。

      顾右笙独自坐在坟前,细细回想那些匪徒的相貌体型,发誓要将他们的模样刻在心里,好永不忘记,这时,他突然想起那个为首的公子摸样的人,执扇的左手拇指处有道红斑。他攥紧了手上的石头,紧紧的,以致手掌都渗出了鲜血……

      葬了母亲之后,大空大师问道:“小施主今后有何打算?此地怕是不能再留了”

      他爬下床,穿好衣服。忽的听见门外一片嘈杂声,似是有人在争吵。他走到门前,从门缝中往外望去,只见十余名彪形大汉围在院中,一个身着华服的翩翩公子站在大汉前头。那公子说道:“顾夫人,你还是将那剑的下落说出来吧。你也知道,它害了多少人的性命啊?”顾刘氏哼了一声,并不答话。顾右笙心说不妙,那公子虽说文质彬彬,手中执着折扇,一副温文尔雅的模样,嘴上却挂着冷冷的微笑,身后的彪形大汉也是个个凶神恶煞,绝非善辈。

      顾右笙自幼聪慧异常,自然知道母亲此举的用意,又怕又悔,却还想推开房门出去营救。怎知这时身后突地伸出一只大手,捂住了他的嘴,又用另一只手将他拉拽到墙角。这只大手污秽不堪,沾满了泥土秽物。

      那和尚见人走了,赶忙松开顾右笙的口鼻,只见他两眼翻白,险些晕死过去,好在及时呼吸到了空气,这才渐渐回过神来。火势迅速蔓延,顺着梁子窜了上来。和尚见情况不妙,带着顾右笙一跃而下,从屋子后门跑了出去。

      大空叹了口气:“还望小施主莫要仇火攻心,迷失了心智。贫僧这就告辞了,若有困难苦楚,可来玉泉寺寻找贫僧,贫僧必尽绵薄之力相助。”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