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第五章

红豆湘姗10 | 发布时间:2021-09-15 05:09:28 | 阅读次数:18491

林温茂急忙见状旗号圆场:“行了行了,昨天是庆贺孩子已取得好成绩,先别说那些,昨天咱们一家人啊~就好好的吃饭时。”陆尔曼眉头皱得更深,她用一种惯有而失落的眼神望着林温茂:“现在的再说?现在的再说什么时候说?林温茂,你永远是都是这样得过且过也没一点儿努力上进心。陆尔曼眉头皱得更深,她用一种惯常而失望的眼神看着林温茂:“现在不说?现在不说什么时候说?林温茂,你永远都是这样得过且过没有一点上进心。不光你这样,你还想把女儿也教育成和你一样没出息的样子。一个月拿着两千块钱的工资,你以为你那些亲戚嘴上说什么羡慕你工作稳定都是真的吗?我告诉你,都是客气话,所有人,所有人背地里都瞧不起你,瞧不起咱们家!”。...

林温茂连忙上前打着圆场:“行了行了,今天是庆祝孩子取得好成绩,先别说那些,今天咱们一家人啊~就好好吃饭。”

陆尔曼眉头皱得更深,她用一种惯常而失望的眼神看着林温茂:“现在不说?现在不说什么时候说?林温茂,你永远都是这样得过且过没有一点上进心。不光你这样,你还想把女儿也教育成和你一样没出息的样子。一个月拿着两千块钱的工资,你以为你那些亲戚嘴上说什么羡慕你工作稳定都是真的吗?我告诉你,都是客气话,所有人,所有人背地里都瞧不起你,瞧不起咱们家!”

和林昔微记忆当中的大多数时候一样,陆尔曼越说越气,而这场由林昔微引起蔓延到林温茂身上的战火,转了一圈,又回到了林昔微的身上。

陆尔曼也不管林温茂听了她的话之后变得铁青的脸色,复而看向林昔微,语气平缓了一点,却继续说道:“林昔微,我告诉你,你爸还天天跟我在这说你懂事了。可就从你提出来在这里吃饭这件事,我就能推断出你现在的想法。怎么着,觉得自己考试考好了一次就是立了功了是吗?来这里吃饭,你也不看看这家饭店是咱家能消费的起的吗?!”

“算了,”陆尔曼说了半天,像是终于烦了厌了,用让人如坐针毡的眼神扫视了林昔微和林温茂一圈,最后视线落在林昔微脸上,“你也别说妈妈奖罚不分。你能考上月城一中的提前批,这确实是件好事。这个钱,花就花了,以后你慢慢长大了,懂点事吧!多为家里,为你爸你妈想想。”

一时之间,一家三口饭桌上的氛围陷入无尽的沉默中。

夫妻这么多年,林温茂很清楚陆尔曼的性格,他现在开口很可能会又刺激到她的某根神经。最好的处理办法,也就是大家都这样安安静静地别说话。

林昔微心头那因为久别重逢,而刚刚生出的温情,再又一次重新经历了一番如此诛心的数落之后,终究是淡了几分。

罢了!挨不得碰不得,陆尔曼依旧是林昔微记忆中的样子。

林昔微还清晰地记得,前世小时候的自己每每在竭尽努力之后却得不到一句真心表扬的时候,那种无力和失望。

重来一次,林昔微可以理解陆尔曼作为中年人生活的压力,但是饭桌上的气氛,也到底是无法如想象中一样脉脉温情。

一顿饭吃完,林温茂和林昔微父女两人心中具是一松,有种解脱了的感觉。

而全程陆尔曼像是没有觉察丈夫和女儿的沉默一般,始终皱着眉,虽然在吃饭,却一直是在想事情的样子。

吃过饭,陆尔曼自己先去了单位。林温茂则开车把林昔微送回了家,然后才也去了工作单位。

下车前,林温茂慈爱地看着女儿:“小昔,你回家好好睡一觉,你妈说的那些话不用放在心上,爸爸的乖女儿是最棒的!”

“学校那边,按理来说你已经保送一中了,中考也就可以不参加了,不过这看你自己的想法。”

林昔微闻言,看着眼前父亲年轻了十几岁的样貌,坚定地说:“爸爸,我想参加中考。”

林温茂一怔,他以为闺女年龄还小玩心也重,刚自己那么说的意思就是想让她不用再那么紧张的准备中考了,可以好好休息一段时间。没想到林昔微居然自己克服了玩心,愿意继续中考。

“好,爸爸听你的。你做什么决定,爸爸都会支持你的。”

前世今生,爸爸一直是这样,永远支持,永远相信着她。

林昔微鼻子一酸,再也忍不住,扑倒爸爸怀里,先是眼眶慢慢湿润,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般不听使唤的往下掉。到后来,她竟然呜呜哭出声来,还越哭声音越大。

林温茂这下子是真的手忙脚乱,看到一向别扭,就算咬着牙眼泪含在眼里也不肯在任何人面前示弱的女儿这样放声痛哭,他心里头像是有刀子割一样疼。

他不知道自己女儿这是因为乍然回到十几年前,又多年未见他,愧疚和思念累计到了一定程度才爆发的痛哭。林温茂还以为是妻子刚才的话伤了女儿的心,一时间满是自己没有及时阻止陆尔曼说那些话的懊恼。

“闺女,别哭了,别哭了。下回,下回你妈再这么胡说一气,爸爸一定说她,一定不让她再说你了。乖,别哭了啊!”

林昔微哭过一阵,只感觉胸口那股郁结散开了大半,她擦干眼泪,面上泪痕未干,却唇角一弯露出梨涡:“爸爸,我没事,本来是有点委屈的,哭了一顿就感觉好了。”

“我妈的脾气我还不知道吗?她就是嘴上说的难听,其实是为了我好的。妈妈照顾家里还有工作很辛苦,让她说说吧~她多少心里能舒服点。”

“反正,我又不会少块肉的。”林昔微说到这里,有些俏皮地眨眨眼。

林温茂一脸感慨,大掌覆上女儿的头顶:“总算是知道为什么说女儿是小棉袄了,好孩子。”

林温茂还是担心林昔微学习累到,坚持让她休整一天,等到后天再继续回去上课。林昔微也没有拂了林温茂的好意——刚巧,关于天地造化钟,她也要再好好探索一下。

回到家进了自己的卧室,林昔微转身锁好门,这才真真切切松了一口气。

她的卧室不大,只有四五平米的样子,放了一张单人床、一个书桌和一个柜子,这就已经几乎转不过身来了。

这房间里的一切布置都按照陆尔曼的意思,床单枕套都是纯色的雾霾灰,窗帘是深深的土褐色,印着些老式的同色花样纹路,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

整个房间,除了书桌上摞了好几层的书,以及衣柜里几件简单换洗的衣服之外,就没有其它属于林昔微的个人物品了。

林昔微曾经觉得这样的生活单调枯燥,让人每时每刻都有种窒息的压抑。

现在的她依旧不喜欢这时候的生活,但是过了十几年再翻过来看,这沉闷的房间也生出亲切。

这里,毕竟是她和父母生活了那么多年的地方。

林昔微躺在床上,闻着被褥上熟悉的气息,不知不觉就模糊了意识。

她好像是睡着的,又好像是醒着的。半梦半醒间,林昔微只感觉自己一直在一条看不到尽头的路上狂奔。

她不知道自己在跑些什么,只直觉有什么坚定无匹的信念感在支撑着她。

那些身侧的迷雾,泥泞潮湿的空气,冰冷更胜严冬的温度,像是一张无形而巨大的网。

而她只能使出吃奶的力气,拼了命地,向前跑!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