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第五章 训话

青山桥儿 | 发布时间:2021-09-14 19:17:26 | 阅读次数:26894

“这事,方夫人但是找旁人吧,婢子一向黄鲁直,在五爷跟前从来不都是直言不讳直语,婢子怕办好方夫人交代的差事。”鸣夏冷谈断然拒绝。“也罢,鸣夏姑娘确是不像是会做这件事情的人。”云锦似自言自语,随后扭过身要走。“等等,”鸣夏冲到云锦面前,压着心中一口气闷之“也罢,鸣夏姑娘确是不像是会做这件事情的人。”云锦似自言自语,随即转过身要走。。...

“这事,方夫人还是找旁人吧,奴婢向来鲁直,在五爷跟前从来都是直言直语,奴婢怕办不好方夫人交待的差事。”鸣夏冷淡回绝。

“也罢,鸣夏姑娘确是不像是会做这件事情的人。”云锦似自言自语,随即转过身要走。

“等等,”鸣夏冲到云锦面前,压着心中一口憋闷之气,沉声问:“方夫人这话什么意思?”

“我想,鸣夏姑娘大概是担心我在汤里放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吧,这份赤诚爱护之心着实可贵,五爷身旁有鸣夏姑娘这样的人侍候,真是好福气。”

鸣夏憋闷之气消散,一股说不出的怅懑之绪滞在心口。眼睛滴溜转了两圈,启口声道:“方夫人误会了,奴婢怎会怀疑方夫人在汤里做手脚。这汤,今日奴婢若是不送,似显得奴婢气量狭小,阴暗度人。如此,奴婢送便是,不过,只此一回。”

云锦莞然一笑,“有劳鸣夏姑娘了。”

云锦走了许久,鸣夏吐出一口浊气,回想方夫人那番话,赤诚爱护之心有什么用?五爷早已习以为常,视若无睹。来年,年岁一到,要么给配了萧府小厮,要么被放出府嫁人,哪条路都不是自己喜欢的,喜欢的那条路却是极其难走,眼下有献殷勤的机会,何不将就利用?况且,你方夫人觉得我不会送这汤,我倒偏要送!

鸣夏将花旗参乳鸽汤端到五爷房里,萧执正要安寝,见鸣夏手里捧着的汤碗,萧执恼声道:“不知道我从来不吃宵夜吗?”

鸣夏一脸懊恼准备退出去。

“等会儿,”萧执忽叫住她,“把汤放下。”

鸣夏奇怪却听话地走进来将汤碗搁置在茶桌上。

萧执坐到茶桌旁看了眼汤色,拿起汤勺舀了一勺送入口中,品味一番,又接着舀第二勺,“这汤谁熬的?”喝汤间隙,萧执淡声问。

“是,是后厨的江婆子熬的。”

“谁叫她熬的?”

“奴婢见五爷近来形容消减,询问江婆子会不会做些滋补汤,江婆子便熬了这汤。”

“嗯,明日继续。”

“啊?”鸣夏一时未会意。

“汤不错,往后常备,不过,不要总是一种口味,常换常新。”

鸣夏既喜且忧,唯唯应了声:“是。”

云锦有些沮丧,每天依然被五爷叫过去说话,肩上还多挑了一份熬汤的职责,实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而今,五爷将她叫过去不全是训话,偶尔问些杂七杂八、莫名其妙的问题,诸如方家的情形、地方俚语、有关她的成长经历等。有时候,五爷不说话,自顾自地忙,就任她站在那里。

丁总管知道这二人情状,抓心挠肝,急行不行。在五爷跟前旁敲侧击了多回,五爷未予任何回应。逼得丁总管跳脚直言道:“五爷,这天下女子都喜欢被人捧着、惯着、呵护着,五爷若是对方夫人有意,当是投其所好,送些珍奇玩物,说些甜言蜜语,而不是将人叫来板着脸问话,让人心生畏惧。”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对她有意?”萧执扬眉冷声道。

丁总管一怔,不解道:“那,五爷天天寻各种由头将方夫人唤到跟前是何意?”

“她既然要担起院内外事务,当然要对她严格要求。而且那死丫头油盐不进、目无尊长的样子,你不觉得很扎眼吗?”

“不觉得啊。”丁总管认真答道,“方家礼教甚严,方家有条家规:秉心做事,少闲言碎语。方家出来的子女,就连方家出来的丫环、小厮都是很稳健,惯会办事少惹祸事的。被方家打发出来的丫环、小厮,隆城远近大户们争着抢着要。

当初向方家求亲的时候,三夫人和五爷都觉得方家要求多,给的聘礼太过厚重,可当初携着成箱金银财宝向方家求娶这位方夫人的人数不胜数。老奴费了万般功夫才说下这桩亲事。

五爷,咱花了那么大力气将方夫人娶回来,难道只是为着找个能干的管家?”

萧执望着丁管家满怀期待的双眼恼声道:“你瞧她那个样子,也只适合当个管家。”

“其实,方夫人并非不喑琴音。”丁管家低头闷声言语。

“什么意思?”萧执问。

丁管家犹豫了半晌才说:“两日前,方夫人托老奴去醉玲珑买两个女伶回来给五爷消遣……”

“哧——”萧执从齿缝间发出一记清冷笑声,忽地从椅座里起身,椅子向后移动,发出突兀尖锐的声响,惊得丁管家心头一突,后知后觉意识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

果然,萧执冷声道:“她莫不以为自己是天山雪莲,冰清玉洁、高不可攀?视周边人都如凡尘蜍蟑,馋獠生涎,俗不可耐?”说完愤然离去。

自此,萧执再未夜唤云锦问话。

云锦松了口气,日子恢复到从前悠闲恣意的状态。

悠忽半月过去,冰雪融化,草树发芽,云锦常往庄地上去,督办春耕、购置农具、采买秧苗之类的事。

萧执因勤勉、乖觉、擅结朋交友,渐被韩总兵赏识。终于不再成日东奔西跑、跑腿打杂,开始接触一些军务方面的事,不过干的依旧是繁累的活,诸如查军籍、清军册、盘耗粮……。依旧早出晚归,不过,不定时回家的次数多了,三不五时混个半日假。

一日,云锦回院,从前院长廊下经过,见院里堆了十来只黑沉沉的大箱子。近前查看,见都是南边所产物事,不乏珍贵、奇巧之物。

正思虑这些东西从哪来,一名少年从屋里飞奔出来,热情声喊:“五嫂。”

但见少年十五上下年纪,面如芙蓉,唇若桃花瓣,笑起来眉眼弯弯,直如江南三月春光里最明媚的景。

这样明丽的少年,这样暖融的笑颜,让人无法招架。云锦牵动嘴角浅浅而笑,算作回应,随后轻声问道:“你是?”

“我叫萧琛,比五哥晚生了五年,往后排了两个位数,五嫂可以喊我全名萧琛,也可以喊我小名萧七。”少年笑着大方回话,音色淳朗,异常悦耳动听。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