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第七章 知恩

希行 | 发布时间:2021-09-14 | 阅读次数:16967

晨光初显的时候,街上的人意外发现刘家大院的丧仪一夜之间全看不见了,再看刘家的亲朋出入其中脚步匆匆并也没逗留也也没孝礼。“哎排三但是排五啊?”“埋了吗?怎么会这么快?这才第四天啊?”街上的人不由得议论纷纷。相比较于外边的热闹的场面,刘家内院里却是宁静的很。张“哎排三还是排五啊?”。...

晨光初显的时候,街上的人发现张家大院的丧仪一夜之间全不见了,再看张家的亲朋进出其中脚步匆匆并没有停留也没有孝礼。

“哎排三还是排五啊?”

“埋了吗?怎么会这么快?这才第三天啊?”

街上的人不由议论纷纷。

相比于外边的热闹,张家内院里却是安静的很。

张老夫人独自端坐,神情沉沉,儿子侍立一旁,看上去也有些呆呆。

忽的听得外边一阵嘈杂,紧接着两个仆妇疾步进来,神情有些慌张。

“老夫人,少夫人和亲家的人都过来了。”她们说道。

张大少爷立刻面色发白。

“母亲!”他喊道。

张老夫人沉着脸。

如果这儿媳真的死了,韩家绝不会罢休,如今儿媳没死,问清了原委,这韩家人必然也不会罢休。

真是!张老夫人握紧了拐杖,家门不幸!

这边脚步声声,韩家的人已经进来了。

仆妇们看着被一个丫头小心搀扶着迈进来的少夫人,心里都有些怪异。

原本已经躺倒棺材里的人真的活了!

张老夫人没有动,张大少爷则看着韩家的一众人,尤其是看着韩大老爷,忍不住怯怯向母亲身后站了站。

“母亲。”少夫人进门迎头跪到,呜咽喊道,“儿媳有罪。”

此话一出,张家母子都吓了一跳。

“儿媳顶撞母亲,又自气绝脉,让母亲受惊了。”少夫人接着哭道。

这可真见鬼了!

张家母子的神情惊愕。

这边韩云娘已经接着剖白心迹,张家母子才安心下来。

韩家的人显然已经商量好了,虽然神情不好看,但并没有质问什么,韩家大老爷还出面半真半假的训斥了自己妹妹几句。

见韩家等人不是做戏,张老夫人自然也松了口气,含泪搀扶儿媳,也真诚的道歉,说自己不该过于插手他们夫妻之事,说到最后,婆媳二人搀扶着流泪。

毕竟还是要生活在一起的一家人,如此这般双方都能下台,在场的人都松了口气。

重新坐回床上的韩云娘慢慢的喝了几口参汤,拿起帕子自己擦拭嘴角。

“姑姑,你真是病了啊,吓死我们了。”屋子里坐着几个子侄后辈,其中一个说道。

韩云娘擦嘴低下头嗯了声。

韩云娘醒来,张老夫人那般说辞自然再骗不了韩家大老爷,但仔细说起来这件事张家也是无辜,所以既然还要做一家人,那么家丑就能外传,因此除了几个嫡亲之人,对外的说辞还是病了要冲一冲。

“要不是那位神医,我可真就死了。”她抬起头含笑说道。

大家纷纷点头,开始议论那位神医竟然如此治病实在是闻所未闻。

“少夫人。”门外有仆妇进来,面色不安,“那程娘子家已经没人了。”

诊费张老夫人已经给过了,但韩云娘得知后,还是派人去再送谢仪,同时还要邀请亲自见上一面道谢。

已经没人了?韩云娘很是惊讶。

“是走了。”仆妇答道。

“怎么好好的走了?”韩云娘问道。

仆妇却说不知道。

“程家娘子?”一个子侄忽的问道,“可是邻门居住的哪位?”

大家都看向他。

“对,就是她。”韩云娘说道,看着这年轻人,“元朝,你竟然认得?”

韩元朝笑了。

“原来我昨日倒是替姑母报恩了。”他说道,一面将昨日的事讲了,此时说完,韩云娘的脸色沉下来。

“如此说来,那程娘子必然是避祸而去的。”她说道,手里的帕子攥住,眼中已有怒意,“去,请阿郎过来。”

程家娘子走了消息也被其他有心人很快得知了。

“竟然连夜走的?”曹家的青袍男人惊怒说道。

他们不过是一夜疏忽竟然人就走了!

外边有人急跑进来。

“老爷,查不到,昨晚从这里出城的马车有五辆,去向皆是不同。”那人跪地回道。

青袍男人更加惊讶,抓起桌上的茶杯摔下去。

“这婢子好爽利!”他恨声说道。

神医之名就要渐起,换做任何一个人也绝不会就此干脆的离开,没想到这程娘子竟然说走就走了。

“如鼠之辈,不堪大气,真是糟蹋了那好方技!”青袍男人愤愤说道,一面催着下人,“去查,五辆马车而已,追去查!”

话音未落,外边又有人跑进来。

“父亲,父亲,不好了。”这次是他的儿子,神情惊慌,“官府派人封了咱们药铺!”

青袍男人大惊。

“为什么?”他问道。

“不知道,什么都没说,就直接封了!”其子喊道。

破门的知县,灭门的知府,如果突然要封你一个铺子,能为什么?

他得罪人了!

青袍男人不由面色惨白。

能调动县令封了自己的铺子,这是要往死里整啊!

得罪了谁?怎么这么突然?

两日之后,张家少夫人用丧冲病的事传了出来,此方出自程娘子也随之传开,青袍男人终于知道自己得罪谁了,只不过那时候已经晚了。

大周乾元五年五月,同江县发生了二件令街头巷尾热闹闲谈的事,一是那张家少夫人死而复生,二是县城最大的药铺曹家堂因劣药充好被查封,但这两件事之间什么关系却并没有多少人想到。

这两个消息成了市井最热闹的话题,盖过了那位医治了几起疑难杂症的程娘子,尤其是那程娘子人离开后,更是连这个人都要被忘记了,毕竟过路的神仙不长久啊。

但有人却没忘记。

“少夫人。”一个仆妇将一张房契捧上来,“那栋宅子已经买下了。”

韩云娘伸手接过。

“这又不是她的房子,你要谢她自有别的办法,买下这不相干的宅子做什么?”张大少爷在一旁说道。

“她是我的救命恩人,可惜我连她什么样都不知道,这间宅子她住过,我买下,等她再来时我送与她。”韩云娘说道。

张大少爷摇摇头,这女人的心思真是难以捉摸。

“不知其来,更不知其去,真是奇怪的人。”他说道,起身到一旁看书去了。

不知其何来,不知其何去,不知其貌,不知其名,夜里来夜里去,如今街头巷尾已经无人谈起,如果不是自己真的亲身经历其中,都要怀疑同江县有没有真的来过这个人。

韩云娘看着手里的房契,房契上写的不是自己的名字,而是空着,不知有没有机会填上这程娘子的名字。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