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第六章 相助

希行 | 发布时间:2021-09-14 02:52:08 | 阅读次数:29981

怎么办?“你们想干什么?”半芹叫道,但是神情惊惧但但是牢牢地的堵上门。“干什么?冶病啊!”男人轻哼叫道,恶狠狠的望着她,“你也不是说非不死之人不治吗?现在的这人快死了,你们还不快治?要草菅人命吗?”他的话音才落,便有人笑出声。“那就这人快死了,那“干什么?治病啊!”男人哼声喊道,恶狠狠的看着她,“你不是说非不死之人不治吗?现在这人快死了,你们还不快治?要草菅人命吗?”。...

怎么办?

“你们想干什么?”半芹喊道,虽然神情惊恐但还是牢牢的堵住门。

“干什么?治病啊!”男人哼声喊道,恶狠狠的看着她,“你不是说非不死之人不治吗?现在这人快死了,你们还不快治?要草菅人命吗?”

他的话音才落,便有人笑出声。

“既然这人快死了,那就快去告官吧。”一个男声说道。

这里属于同江大族张家的祖宅之地,四周基本上没有他人闲居,唯一空着的几件房子因为地势潮湿久不住人,所以这边热闹起来时并不会引来人围观,再加上这张家正举行丧事,闲杂人等更不会靠近,怎么突然冒出人来围观,还说出嘲讽的话?

“是哪个不长眼….”两个男人凶恼的转身寻声看去。

只见不知什么时候河边走过三人一骑,马上是个年轻人,穿着长袖夏袍,带着竹笠,看上去风尘仆仆似是赶路而来,此时勒马看过来。

“大胆竟然敢我家郎君不敬!”听见这两个男人喊话,年轻郎君身旁跟随的两个青衣立刻竖眉喝道。

郎君?再看这年轻人的穿着打扮,非是平民百姓,两个男人面色便有些畏惧。

“这位郎君不知道原委,不要乱说话。”其中一个说道。

“我一直看着呐。”年轻郎君说道,一面伸手掀了竹笠,“这朗朗乾坤青天白日的,竟然有这样讹人,小六,你拿我的帖子,去问问这同江的县丞秦大人,他可管的?”

听到这郎君说一直看着,那两个男人便有些忐忑,待听到这郎君说出县丞便慌了,再看这少年郎君所行的方向,正是那办丧事的张家,这张家交往的亲朋好友皆是权贵之流,看来这位郎君的身份也非一般人。

“好,这位郎君既然要找县丞,我们就先去报官!”其中一个反应快速,似乎急怒喊道,喊吧转身大步就跑。

“你等着!”另一位男子反应慢些,但也立刻丢下一句狠话跟着跑了。

转眼间,门前就剩下那位躺在地上的妇人。

半芹回过神,看着那妇人有些不安。

“娘子,有个妇人..”她一咬牙转身冲内喊道,正要描述这妇人具体的伤情,那位郎君又笑了。

“小六,出了人命了,你们快抬着去见官,让仵作....”他朗声说道。

他的话没说完,就见地上躺着的妇人一个咕噜爬起来就跑,叮叮当当的掉在地上一物也没顾上捡起,眨眼间就没了影。

年轻郎君以及两个随从都哈哈大笑起来,半芹则惊愕一刻,旋即也笑了,不由走出几步好奇的看那地上的东西。

“那是铁板,那妇人口中吐出的想必是鸡血。”年轻郎君说道。

半芹看那年轻郎君,忙低头施礼。

“多谢郎君相助。”她说道。

“无须多礼,这是我姑母家门前,容不得这些破皮破落户撒野,平白污的脸面。”年轻郎君说道,说完不再看半芹,催马便走。

“半芹。”

屋内传来程娇娘的唤声。

半芹忙回头,不待转身,下一句话也传了出来。

“问他姓名,恩情来日相报。”

半芹立刻不再转身,而是冲那已经催马走的郎君追过去。

程娇娘的声音大约是第一次这么大,大到那位郎君都听到了,他笑着看着追过来的半芹。

“举手之劳,人人皆能,算不得什么恩情。”他笑道,说罢再不停留催马向前而去。

随从们小跑跟上,半芹赶了几步,看着这郎君到了张家门前进去了。

半芹记挂娘子忙回转。

程娇娘依旧坐在屏风后,神情木木,还有些微喘。

“娘子!”半芹惊吓不已,跪坐下来。

程娇娘看着她,眼神表达我没事,半芹心中稍定,娘子没有又变成痴傻儿。

过了一刻,程娇娘才缓缓开口。

“方才,喊出那一句话,累。”她说道。

这是解释自己方才怎么了,半芹又是高兴又是伤心。

“娘子受惊了。”她低头拭泪说道。

“不惊。”程娇娘说道,“情理之中。”

有恶人上门怎么还情理之中呢?半芹不解。

程娇娘却没有再说话,她原本想解释,但实在是说话艰难,干脆就不说了。

半芹很快也丢开不想了,娘子不怕就放心了。

“那郎君进了张家大门,又称呼这是他姑母家,年纪十七八岁。”她说道。

程娇娘略一点头,只不过这点头外人不仔细是看不出来。

“张老夫人的年纪不会有如此年轻的侄子,应该是少夫人韩氏的娘家侄子。”她说道,看着半芹,“这世上举手之劳的事很多,但却非人人愿为,半芹,我记性不好,你帮我记下。”

半芹应声是,跪行到一旁的矮几前,桌上有简单的笔墨纸砚,她提笔在一个绢本上认真的写下几个字。

“娘子,我们现在就走吗?”她想到什么又问道。

“不急。”程娇娘说道。

既然娘子说不急,半芹就不急,她转过头接着艰难的写字。

与此同时,在城中东市一间宅院内,两个大汉并那个妇人都低头跪在地上。

“倒也怪不得你们。”屋中藤塌上,坐着的一个青袍男人面色沉沉说道。

此言一出,屋门前跪着的三人都松口气,叩头道谢。

“父亲。”有一男子急匆匆进来,“那位郎君是肃州韩氏,今日奔丧而来,与这程家娘子往日并无关系。”

听他如此说,那青袍男人点点头,也松了口气。

只要不是有张家或者韩家做后台便好。

“倒是我贸然了,张家韩氏丧礼,必然来往人多,我不该此时急进。”他说道,“既然如此,便徐徐图之吧。”

那三人应声是,退了出去。

“父亲,那程家娘子果然是医术高超么?如此其必有师门啊,我们逼问她药方的话,那..”男子带着几分不安说道。

“她绝非医术高超,从治好的几例来看,症状没有丝毫相同之处,但却都是抬进去没多久就好了,连后续汤药都不曾开,这不合常医理,所以定然是手有方技,能起死回生之效。”青袍男人说道,神情灼灼。

男子听了思索点头。

“如果我们曹家堂得到这等方技实乃大幸。”他说道,神情激动,似乎方技已经到手。

“那家中只有这主仆二人?”青袍男人再次问道。

男子点头。

“只有这主仆二人,只是见到那程娘子的病人当时都昏迷不知人事,而允许进去的都被留在院中,那程娘子也几乎不开口说话,所以倒不知道这程娘子相貌年纪,看影子是个二三十左右的妇人。”他说道。

“无妨,再过几日,我们就可以亲自见见了。”青袍男人说道,带着几分笑意。

男子脱了木屐穿着布袜迈进屋内坐在席垫上。

“父亲,如果到时那张家或者韩家再出面相拦呢?”他忽的问道。

张家或者韩家,都不是他们这样一个小小商人能惹的起的。

“外乡之人,无亲无故,为何相拦?”青袍男人皱眉说道,“不过到底是在张家门前,那张家一向自持身份清高避世,你们下次行事谨慎些便是。”

男子再无忧虑,欢喜的应声是。

********************

漫漫征途,正式开始了,一日两更,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