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第一章 再见了,陆瑾年

喜欢吃糖的九 | 发布时间:2021-09-14 00:17:05 | 阅读次数:9364

“穆安安,提出分手吧。”从答辨场上下去的穆安安第一件事是再打开手机想和自己的亲亲抱抱男友我分享自己答辨超级顺利地的快乐……,却没想起看见的是这样的一句令人无法呼吸的话。为什么,为什么要提出分手呢,写了又删了,都不明白该说什么了,最后“好”一个字回了过去的,接着,侵权从答辩场上下来的穆安安第一件事就是打开手机想和自己的亲亲男友分享自己答辩超级顺利的快乐,却没想到看到的是这样的一句令人窒息的话。。...

“穆安安,分手吧。”

从答辩场上下来的穆安安第一件事就是打开手机想和自己的亲亲男友分享自己答辩超级顺利的快乐,却没想到看到的是这样的一句令人窒息的话。

为什么,为什么要分手呢,写了又删掉,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最终“好”一个字回了过去,然后,删除联系人。

浑浑噩噩的在答辩教室坐了一上午,盯着台上答辩的舍友,却没有注意她说了些什么,就这么一个浑浑噩噩的状态,终于等到了结束。

“婧婧,你去吃饭吧,我这边有点事,就不去吃了。”

穆安安和好友文婧打了个招呼,勉强一笑。

“好,那你先回吧,中午吃什么,我给你带回去。”

“不用啦,我今天不回宿舍了,我要回御龙庭,你吃完早点回去吧。”

说完,穆安安转身离开,并没有注意到好友文婧担忧的眼神。

穆安安回到了房间,躺在床上,看着照片里笑容满面的两人,穆安安哭的一发不可收拾。

明明一直都很好啊,我们这么相爱的两个人,被舍友公认的甜蜜组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是自己哪里做的不够好吗?

安安慢慢陷入了回忆当中:我和男朋友陆瑾年相识在王者荣耀的一场排位赛中,因为两人的配合无比默契,所以在结束后加了好友,然后经常一起玩游戏,后来就开始了长达三年的异地军恋。

他是帝都圣卡军校的一名学生,而我是烟城大学医学院的一名学生,我们的日常是每天终于聊会天,晚上视频讲讲有趣的事,对啦,瑾年的嗓音特别有磁性,所以,我最喜欢听他唱歌了。

回想起与男友在一起的点点滴滴,穆安安哭的一塌糊涂。

“安安,你在家吗?”门外传来了好友文婧的声音。

安安擦了擦眼泪,起来给好友开门。“婧婧,你这么快就吃完饭了吗?”

“哎呦,我的安安大美女呀,现在都过去四个小时啦,你瞅瞅你这眼睛,都肿成核桃包一样大了。”

“哪有那么夸张,再说了,就算眼睛肿了我还是大美女。”

“是是是,谁不知道你是咱们烟城大学的大美女校花呀,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美食见了都想被你吃好吧。”

噗嗤一声,穆安安笑了出来,“哪有呀,我可不想吃臭豆腐,它最好是离我越远越好。”

“是是是,我的安安大美女终于笑了,咱们不吃臭豆腐,那你想不想吃口水鸡哦,我可是专门从烟城最南边给你买回来的哦。”文婧提了提手上的口水鸡,一脸快表扬我的表情。

“哇,婧婧我太爱你啦,你竟然专门跑那么远买我最爱吃的口水鸡。”说着,安安就冲婧婧来了一个大大的亲亲。

“别别别,你还是把你的亲亲留给你的亲亲男友吧,我可不要。”婧婧状似嫌弃道。

“哇,婧婧,我亲亲男友他不要我了。”安安哇的一声又哭了出来。

“别哭呀,我的安安大美女,你一哭我的心都碎了,你那大猪蹄子有什么好,早没了早好,再说了,医学院那么多的帅哥,隔壁的体育学院帅哥也超级多哎,还有我哥呀。”

“可是,再多也不是我的,而且,我就要,就要我的亲亲男友,嗝…。”

“哈哈,你看你哭的都打嗝了,我忍不住笑了啊…”文婧把手里的口水鸡放在桌子上,“好啦,不哭了,快去洗漱一下,口水鸡再不吃可是就不好吃喽,我可是排队排了3个小时哦!”

“那你别,嗝~,别偷吃,我马上就来。”说着,穆安安钻进了洗手间。

“婧婧,我被分手了。”一起吃完了口水鸡,安安的心情也平复了一点点,开始讲出了今天的事。

“为什么呀,之前不是还好好的吗?”文婧面露疑惑。

“我也不知道呀,我就答辩完下来就收到了分手的消息,我也好想知道为什么呀。”

“你没问问原因吗?那你回了他啥呀,不会直接删除好友了吧!”

“也差不多了吧,我就回了个哦,然后就删除好友了。”

“可是……”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不问的原因是因为陆瑾年他发这个消息肯定是经过了深思熟虑,所以,问不问有必要吗?我又不是没了他不能活了,我也不需要卑微的去挽留,毕竟,想走的人留不住。”安安说的一脸漠然。

“你要这么想也没问题,我们安安大美女人见人爱,没了一个陆瑾年还是无数个张瑾年,赵瑾年……再说了,我哥可是喜欢了你这么多年,要不给他个机会?”

“别了吧,我这刚分手,才不要无缝衔接,而且,刚吃了恋爱的苦,暂时不想恋爱了。”

“好吧好吧,谨遵安安大人的懿旨。那你想开了就睡一会,看看你那肿了的眼睛,睡一会,晚上我再给你带饭吃,我先走了哈,你啥也不要想了,快睡一觉。”

“好,那你路上小心。”送走了好友文婧,安安躺回了床上,看着照片里的两人,这么长的时间,哪有那么好忘记呀,可是,既然你已经放手的那么干脆,那我也就试着放手了。

穆安安删掉了手机上的照片,把有关于两人的东西都放在了箱子里,压在了床底下。

渐渐的,穆安安进入了梦乡,只是,在梦中也是眉头轻皱,似乎遇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再见了,陆瑾年。”睡梦中的穆安安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