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第一章 联姻

清酌庶羞 | 发布时间:2021-09-13 13:34:09 | 阅读次数:2131

小暑至,盛夏的始。万里无云,天色大好。晡时太阳正烈,林间蝉鸣不只,杂以几声鸟鸣。大片澄光撒落在葱茏草木上,光影斑驳,撒落在树下纳凉的小兽身上,微风煦暖,卷来阵阵幽香。忽闻马蹄阵阵,由远及近,惊扰此方静谧,鸟兽登时飞散。离处一只受了惊吓了的银狐正晡时太阳正烈,林间蝉鸣不止,间杂几声鸟鸣。大片澄光洒落在葱茏草木上,光影斑驳,洒落在树下乘凉的小兽身上,微风和煦,卷来阵阵幽香。。...

芒种至,盛夏始。万里无云,天色大好。

晡时太阳正烈,林间蝉鸣不止,间杂几声鸟鸣。大片澄光洒落在葱茏草木上,光影斑驳,洒落在树下乘凉的小兽身上,微风和煦,卷来阵阵幽香。

忽闻马蹄阵阵,由远及近,搅扰此方宁静,鸟兽立时四散。

不远处一只受惊了的银狐正仓皇地往林间逃窜,眼看着片刻间便要消失在树林之中,只闻得“铮”地一声,一知羽箭自后方飞来,不过瞬息间,那银狐便应声倒地,再不得动弹。

赤色马背上,一位满头乌辫的青衣女子神情淡漠,嘴唇紧抿盯着前方。忽然,只见她眉峰一挑,迅速取出支羽箭搭在弓上,又闻一声巨响,箭簇与石头碰撞。抬眼一瞧,又见远方,一只毛色绝佳的梅花鹿被牢牢地钉在了巨石上,见它挣扎个不休,遂又补上一箭贯穿在它脑门之上。而后银鞭一扬,又策马赶往其他地方。

前脚刚走,后头又赶来两位姑娘,她二人一位着骑装束玉冠,另一位则是满头珠翠一身华裳。

赵觅芙被那马儿颠得步摇直晃,忿忿得掏出帕子边拭汗边嘟哝道:“……堂姐莫非是想将这后山猎空不成?”

此地乃赵国公的京郊别院,是当今圣上御赐给这位国公祝寿的贺礼,门前高悬一块金丝楠木牌匾,上书的青云二字便是圣上御笔。宅内雕栏玉砌自不必说,尤其是那后山占地广袤,锦花绣草,其间一条瀑布似白练般自山顶垂落,飞珠溅玉,气势磅礴。

如此景好之所,自是引来百官慕名前来。别院里一时门庭若市,熙熙攘攘。

往来地宾客除却饮酒作乐便是打马狩猎者居多,此山林兽虽丰,却也经不起这帮莽人挥霍,如此小半年过后,竟险些将这别院的后山给猎空了!

国公爷一时心疼,气得闭门谢客,后头又亲自寻来了一众奇珍异兽放在山林间好生将养着……

没成想,还未长大,便又遭此一劫……

思及此,赵觅芙下意识抬眼望向这身后堆积如山的兽尸,下意识扶额,喃喃道:“祖父怕是又要心疼得食不下咽了。”

叶岚岫觑她一眼,轻哼道:“那你去劝劝那尊煞神?”

赵觅芙一想到堂姐那副“惹我者死”的残暴模样,立马摇得像个精致的拨浪鼓:“不了不了,还是找钟太医开些山楂丸更靠谱……”

说完便又认命般地继续下马捡猎物,刚走了两步,她才后知后觉得忆起一个重要问题。

“堂姐她这是为何生气?”明明上午还一块听曲儿呢,怎的下午便跟吃了火药似的。

叶岚岫微微侧目,奇道:“你竟不知道?”

赵觅芙午间被赵夫人接回家参加家宴去了,刚准备回宫就又被火急火燎叫到别院来了。

见她当真一脸茫然,叶岚岫这才一言难尽地开了口——

今日本是齐国设宴招待梁国使臣,商榷和谈一事。二国向来不合,早年间边境冲突不断,大小战役四起,今日你夺了我三城,明日我再屠你几万人,因着两国各有名将,打起仗来旗鼓相当难分强弱。长此以往,因战事以致两国国库空虚难以为继,那两只斗了数十年的老狐狸便又十分默契地选择放下屠刀休战和谈。

宴席上只见那位梁国来使徐年徐大人身着盛装,举止恭敬,眉眼间布满精明锐利,举手投足间更是充斥着多年浸淫官场累积的圆滑。

一番寒暄下来,便将敌对多年的齐梁两国说得好似歃血盟友,同气连枝。听得场上众人心中冷笑不止,恨不得在他脸上印上个大大的“无耻”!

北齐皇帝萧煜闻言赏脸一笑,摆手赐酒,台下一众官员这才好似打开了开关一般纷纷陪笑。独独皇子一席末座那位,凤眸微挑一错不错地打量着那人,眼里始终带着几分考究。

果不其然,没过多久,便见那徐年又起身向齐皇鞠了一躬,带着笑意开口道:“久闻贵国长宁公主端庄淑敏,风华绝代,心向往之,敝国国君愿与贵国永结秦晋之好,临行前国君特意备了份大礼嘱咐小人定要亲手呈上,”说着便恭恭敬敬起身跪在了齐皇座下,见那侍从接过后才继续道,“还望齐皇陛下笑纳。”

齐皇饶有兴趣地展开折子瞧了一眼,而后不动声色地抬眼一扫,视线掠过皇子座上时,几不可察地顿了顿,却又不着痕迹地挪开了。

期间,趁他细细打量着礼单内容,一众皇子们倒也有意无意地望向末座,心中各怀鬼胎,却都掩饰着不曾外露。独独离她最近的七皇子,借着敬酒的功夫偏头朝那个本不该出现在八皇子席位上的长宁公主勾唇一笑,悄声道:“啧,端庄淑敏,风华绝代……姐姐呀,莫非这宫里还藏了位别的公主?”

萧瑾瑶眼皮都懒得朝他那抬一下,闻言只沉声道:“萧景恒,你若是皮痒了待会姐姐我就陪你好好练练!”

“别别别,我开玩笑的!”说着僵硬地将头一扭,再不敢招惹这只母老虎。

齐皇子嗣众多,光皇子便有十六个,独独公主仅萧瑾瑶一人。齐国轻文尚武,男女大妨向来不严,打小萧瑾瑶便与一众皇子一块习文习武,她天生根骨清奇,极具练武天赋。年方八岁便已能打败同龄儿郎,十二岁以后更是揍遍皇子无敌手,如此彪悍一公主,的确与那传闻有些许出入。

片刻后,齐皇面带笑意地开了口:“此提议不错,孤也正有此意。只是不知,你们粱皇又准备将何人许配给孤的公主?”

那徐年清了清嗓子,朗声道:“能与贵国最尊贵的公主殿下相配的,当然是咱们梁国同样尊贵的五皇子殿下——禛王!”

话音方落,本来觥筹交错的大殿瞬间静得落针可闻。

期间那徐年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在场众人的面色,或震惊或愠怒,抑或是作壁上观。他心下了然,早就料到众人反应,顿了顿又继续开口道:“禛王乃敝国皇后嫡子,样貌更是仪表堂堂,与贵国长宁公主一起便是郎才女貌佳偶一双!如此盛事,不知齐皇陛下,意下如何?”

只见那齐皇面色微微一滞,随后只轻笑着不再接话。

这反应倒也在那使臣意料之中,无妨,也不急于这一时片刻。只见他谄笑着又道了句”您慢慢考虑“说完便又自顾打着哈哈将此番话题揭过了。

而那桌案之后,萧瑾瑶长袖下的一双玉手早已攥出道道血痕,面前玉盏业已化作齑粉。只见她面色铁青,嘴唇紧咬,望向使臣的双眼早已猩红一片,若将其化为实质,只怕早已将那使臣戳得千疮百孔拆皮剥骨。

后半场的宴席气氛低靡了不止一度,大家各怀心事地应付完这场酒席只待君王起身,便各自匆匆散了,生怕跑得慢了惹上什么飞来横祸。

萧瑾瑶更是自齐皇起身便急急冲了出去,一言不发地跟在他身后,待到了书房屏退了众人方才缓缓抬头。她盯着面前一代帝王的脸注视了片刻,直到看到他眸中露出那一丝难以觉察的动摇,终于止不住颤声问道:“父皇当真要将我嫁给那个禛王?”

那齐皇垂眸扫视了她一眼随即转开,负手静立在窗前轻声道:“孤还在考虑。”

萧瑾瑶轻哂一笑,心下早已翻起巨浪波涛。

她父皇从来都是什么优柔寡断的性子,眼下说是考虑,心下怕是已经拿定主意了。思及此,她心下一阵惶恐,忙膝行着跪道他跟前哽咽道:“父皇,儿臣不想嫁人,只想终身侍立在你与母后跟前尽孝。”

“胡闹!”齐皇佯怒道,“哪儿有公主不嫁人的!那禛王乃是梁国唯一嫡子,样貌也不差……”

“可他是个瘫子!残废!纵是嫡子又如何?注定与皇位无缘的!”

“此事不必担忧,孤会让皇后为你备上一份最丰厚的嫁妆,你去了梁国也定能富贵荣华一生无忧……”

萧瑾瑶难以置信地瞪大了双眼,心中泛起一阵凄楚。果然,父皇竟当真要为了这点蝇头小利将她卖了!随即一阵怒上心头,她低吼道:“不!我不稀罕!父皇忘了姑姑吗?忘了姑姑当初是怎么死的吗?”

“住口!”

“我不,我偏要说,姑姑当年自愿和亲远嫁梁国,可最后呢!还不是死在异国他乡,尸骨无存!您如今竟是要重蹈覆辙将您唯一的女儿也给献出去送死么!既如此儿臣不如直接撞死在此处,也免得将来落个惨死的下场!”

话音方落,只听见“啪”地一声,一个清亮的巴掌落在了萧瑾瑶的脸颊上,不多时便泛起一片赤红。

萧瑾瑶难以置信地捂脸看向她这位父皇,眼中立时蓄满了泪水却又被她强忍了不曾渗出。

齐皇眸光沉沉地盯着面前这张与嘉善几近相似地面孔,光影流转间好似看到当年那个温柔恬静的小姑娘模样狰狞着向自己控诉。他手掌微颤着望着这位性子与她截然不同的女儿,失神一瞬,刚想开口,却见萧瑾瑶猛的起身拔.腿便往外冲,看着那逐渐消失的背影,他心下一阵烦躁。

一旁侍立着的大太监喜福见他握拳抵着眉心站了许久,终于忍不住上前将人劝着坐下歇息,又取来冰帕子给他敷手。

良久后,才听到齐皇喃喃出声道:“孤可是错了?”

喜福立刻躬身回道:“陛下您没错,公主她将来自会想明白的。”

“但愿吧。”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