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第4章 被迫献身!

河东三十吼 | 发布时间:2021-07-22 21:33:07 | 阅读次数:26298

李东阳没想起李家居然安排好了这样的贺礼,皱着眉头砰然。“聘礼了送进,少爷我们就先走了。”眼瞅着着几位管家跑开,整个徐家大厅安静之极。下一刻,徐老爷子直接从龙椅上站“聘礼已经送到,少爷我们就先走了。”。...

李东阳没想到李家竟然安排了这样的贺礼,皱着眉头应声。

“聘礼已经送到,少爷我们就先走了。”

眼看着几位管家走开,整个徐家大厅安静至极。

下一刻,徐老爷子直接从龙椅上站起身,上前握着李东阳的手,激动的身子都在微微颤抖:“李,李少爷,您的到来真是蓬荜生辉啊。”

“你和徐娅的婚事,这事得尽快提上进程了,我们徐家非常赞同!”

李东阳得身份暴漏,徐丽和高凡在角落里显得暗淡无光,但却没有任何办法。

那可是李家大少,徐丽只有羡慕的份,内心无比嫉妒,甚至想着如果有机会当个小三也行……

既然身份已经暴漏了,李东阳也没藏着掖着,只是叮嘱道:“老爷子,我的身份乃是机密,今日一事,徐家就当没发生过,切记不能外传。”

老爷子马上点头:“明白明白,都明白。”

……

“妈妈,今天的月亮好圆哦,像......叔叔送我的包子!”

朵朵抓着残缺的蜡笔,努力的想把一个圈画圆。

沈佳怡爱怜的摸了摸女儿的头,脑海中浮现出那个男人的面孔。

浓眉,挺鼻,刀削般的双颊,狭长的眼中透着说不清的从容。

他到底是怎样一个男人?

为什么自己看到他的第一眼,竟会有种似曾相识的怪异感?

沈佳怡想不通,正如无法将圆画完美的朵朵,无解。

“沈佳怡!”

一声厉斥让她打了个激灵,就连朵朵的圆也多了个犄角。

“我们都说半天了,你装什么傻?是不是又在想野男人?”大嫂耿燕柳眉倒竖,瞪着沈佳怡的眼中,几乎快要冒出火来。

沈佳怡愣了下,让朵朵去里屋,这才回过身摇了摇头:“我刚才......”

“你刚才什么?生个野种,害的全家被拖累!现在是不是连我们的话也不放在眼里了?”

耿燕蹭的站了起来,指着沈佳怡就开吼,旁边坐着的沈佳怡大哥,一言不发。

沈佳怡幼年丧父,母亲将她和大哥一手拉扯大。好在父亲生前攒了些家产,日子还说得过去。

可谁想老大沈浩早早嗜赌,不仅将沈家掏了个空,还欠了不少外债。

几年间家里祸事频发,沈母自此一病不起,如今更是病重住院,家里大权便落在了兄嫂身上。

这哥哥是个没主意的人,嫂子又不是个好相与的主。

出言辱骂,冷待朵朵,都是家常便饭,沈佳怡都痛的有些麻木了。

“嫂子,我刚才在想公司的事,真没听清你们说什么。”

耿燕冷哼一声,翻了个白眼:“咱家翻身的机会来了!我从朋友那听说,天南集团要投建一个高级湿地度假村,里面最小的招标项目,也有几百万!”

“你哥现在跟着人做土方,要是能拿到一个项目,怎么着也能赚他几十万吧?”

天南集团?

沈佳怡一头雾水,心说自家怎么可能拿得到那种超级集团的项目?

那种层面的争夺都是神仙打架,自家就算头破血流,也未必有人家一根腿毛粗!

更何况,这种事找自己商量什么?

她不解的看向耿燕,偏偏耿燕不说了,坐下后用胳膊捅了捅丈夫沈浩。

沈浩这才支支吾吾开了口:“那个......我以前混的时候认下不少人。王少你该知道吧?王少波,就他爸养大车的那个,还来过咱家。”

“王少说,他在天南集团有关系,只要咱答应他一个条件,他就能帮咱家拿下个项目。”

咯噔一下,沈佳怡心跳莫名的漏跳了一拍,一种不好的感觉涌上心头。

果不其然,沈浩又哼哼道:“王少的条件就是,你陪他吃顿饭,晚饭。”

放着午饭不吃,偏偏是晚饭。

沈佳怡握紧了拳头,立刻明白了这顿饭背后的意思。

心寒的同时,她又离奇的愤怒,自己的亲哥嫂,居然把自己的身体当成了筹码。

“不去!这种事我不去!”

“不去?吃顿饭能怎么着?现在妈的医药费,这个家的花销,你知道有多少?让你出份力,你就躲躲闪闪的?”耿燕扯起嗓门,指头几乎戳到了沈佳怡的脸上。

“再说了,就算王少想点别的,那也是你的福气!你几年前就不知道被谁白睡了,现在张开腿就那么难?鬼才信!”

恶毒的话,犹如剜肉的刀,寸寸扎在沈佳怡的心上。

沈佳怡全身颤抖,泪像断了线的珠子,滑过惨白的脸庞。

在外面被冷嘲热讽也就罢了,回家忍气吞声也就算了,可现在最亲近的人居然揭自己的伤疤,还逼着自己卖身陪睡,这算什么?

突然间,卧室门响,朵朵冲了出来挡在沈佳怡面前,努力的板起脸凶道:“不准欺负妈妈,你们都是坏人!”

耿燕冷笑:“坏人?你一个小野种,连自己的爹是谁都不知道,真是可笑!”

“不许这样说!”沈佳怡喊了出来,但声音听起来是那么无力。

“这由不得你!告诉你沈佳怡,要是明天晚上你不陪王少,那就带着你的野种滚蛋!沈家再没你的容身之地!”

耿燕冰冷冷得说完,扯着沈浩就往卧室走。

沈佳怡死死的咬着嘴唇,一抹鲜红破皮而出。

为什么?为什么老天爷这么不公!

几年前就莫名的让自己遭罪,现在又要把自己当牺牲品!

难道,自己就该是命运的弃儿,就该着被人无情的踩在脚下?

沈佳怡张开嘴巴,却哭不出声,泪水迷茫的眼中,她心里的最后一丝底线,崩坍了。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