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第二百九十四章 君士坦丁堡(六)

水鸟039 | 发布时间:2021-07-22 | 阅读次数:20591

本网提供更多了水鸟039创作作品的历史军事《民国的春秋》非常干净清爽自然无错字的文字章节: 第二百九十四章 君士坦丁堡(六)在线深度阅读。“奥格雷,你不是对已婚妇女有兴趣嘛,怎么和那姑娘调情了?”克莉丝汀娜冷冷的说,这吃的那门的飞醋。。...

长泡夜店的他知道这时候什么话也不用说,既然是主动回来那就不会再走,除非他说话不注意。

“奥格雷,你不是对已婚妇女有兴趣嘛,怎么和那姑娘调情了?”克莉丝汀娜冷冷的说,这吃的那门的飞醋。

“调情?那算是调情?”

“不是调情是什么?她姐姐几乎要冲出去将她拖回来。”珍妮弗唯恐别人听不见大声的嚷道。

“那和我有什么关系?”奥格雷无所谓的叼着烟,恢复了他以前夜店的状态。

“我本来就只准备和你们一起跳舞喝酒,她们只是后来的。”他不忘加上这一句。

俩个女孩同时看了他一眼,没有继续深究下去,埋头吃起冰激凌。

他口干舌燥对着克莉丝汀娜说:“给我吃一匙。”

克莉丝汀娜嗔怪的挖了一匙冰淇淋递到他嘴中,香草味冰激凌在口中融化,他得意的半倚在圈椅上。

克莉丝汀娜用尖尖的高跟鞋踢了踢他,他举起酒杯对着珍妮弗说:“为了我们今天第二次见面干杯。”

珍妮弗眼神迷惑的举起杯,有气无力地说:“奥格雷我可不想见到你,我和克莉丝汀娜一个夏天也没有吵架,今天遇到你我们俩差点决裂。”

“我什么时候要和你决裂的,是你嚷着说要是不回到这里来就会恨我。”

奥格雷只好和稀泥打断俩人的争论:“以前发生的我们让它过去,我们只享受当下的。”

三人沉默下来,两个女孩一会功夫互相大笑起来,端起酒一口气喝完。

奥格雷拉着克莉丝汀娜手将她从椅子上拖起来,俩人跌跌碰碰的走进舞池。

克莉丝汀娜解释着:“她就孩子气,你不要和她计较,今晚酒喝的也不少。”

“那你呢?你不会也孩子气吧?”

克莉丝汀娜生气的神经质的说:“我是不想让你轻易得逞,至少两个不能全让你得逞。”

“那我就得逞你,我可不想俩个。”

“你说的是真的?”

“嗯,我内心就这么想的。”

“奥格雷,我做不来俩个人都和你,所以我才要走。”

“那我们一会把珍妮弗灌醉吧,让她躺在那什么也不知道。”奥格雷说着将克莉丝汀娜身体往自己怀中带了带。

“嗯,这方法最好,我也不放心她一人住在外面。”

俩人不知不觉的变成了同谋,边说边跳,身体渐渐的合在一起。

“你们行李呢?”

“在火车站存放处,本打算今晚在火车站候车室打发一夜的。珍妮弗在这附近的街上和我吵起来,说想在佩拉宫睡觉,她的想法我早就洞察到了。”

“你不想?”

“说不上来,总觉得你不靠谱。”

当她说出不靠谱三个字时担心奥格雷生气又加了一句解释。

“不过比鲍曼要靠谱多了。”

俩人紧紧贴着,克莉丝汀娜在异乡找到可依靠的人,身体全部放松下来。勾着奥格雷的脖子,头埋在他肩上。

回到座位,三人像老友一般喝起酒来,克莉丝汀娜将酒杯斟满葡萄酒,摇了摇珍妮弗。

“珍妮弗,喝点吧,今晚太兴奋了。”

珍妮弗将手中的刀叉放下:“克莉丝汀娜,我现在不想喝,等我和奥格雷跳完这一曲再喝吧,总不能给你一人霸占住吧。”

奥格雷征求的眼神看了看克莉丝汀娜,她无奈的暗示去跳吧。

珍妮弗一进入舞池紧紧抱住奥格雷的身体,奥格雷可不敢过分造次,克莉丝汀娜就在旁边看着他们俩。

珍妮弗真瘦,他可以感觉出她腰部的骨头,栗色的眼睛充满了那种渴望的欲火。

“克莉丝汀娜自小就这德行,什么都想独自占有,不愿意和别人分享。”

“珍妮弗,你说清楚点我是玩具?”

“奥格雷,你也太敏感了,我不是说你是玩具,不说了,今晚只要她有的我必须有。一会我们回去喝酒,三人喝多了什么也不会想。”

转到那个巨柱后面,珍妮弗扬起脸说:“我们就在这转吧,一会肯定会熄灯的,奥格雷你一定要吻我,我感觉我灵魂有想跳出来的感觉。”

很灵,她刚说完音乐声低了下来,灯随之变暗。

带有巧克力香味的唇紧紧的贴了上来,猛然间的袭击,这也是他需要的袭击,他坦然的享受起来。

他感觉珍妮弗的投入比海伦妮要强烈的多,她的双手是捧着他的头,两只脚使劲的垫起来。

俩人挽着手臂回到克莉丝汀娜身旁,克莉丝汀娜低着头郁闷的不说话。

“克莉丝汀娜喝酒吧,也是你说的难得今晚,我不就是和他跳曲舞嘛。”珍妮弗反倒劝起克莉丝汀娜来。

人瘦持续时间长,奥格雷算了算他们今晚七瓶酒下肚了,虽然中途有六人参加狂饮,但他们三人喝的最多。

奥格雷将樱桃咬开浸泡在葡萄酒中,一颗颗绛红色樱桃泡在酒中在台灯的照射下折射出迷人的色彩,克莉丝汀娜伸手端起满是樱桃的酒杯一口喝完。

酒吧最后一曲友谊地久天长的曲子响起,没有等珍妮弗起身,克莉丝汀娜伸手将奥格雷拖起进入舞池。

俩人默契的全神投入,四周的灯一盏一盏的熄灭,舞池笼罩在黑暗中。克莉丝汀娜身体倾斜在他肩膀上,没有一丝主张在奥格雷带着下迈着舞步。

奥格雷隔着衬衫体验到克莉丝汀娜发烫柔软的身体,俩人像一世的情侣般在友谊地久天长的曲子中缓慢的摇晃着。

“奥格雷,我知道你会感觉我轻浮。”

“嘘,我们享受着最后一曲,投入进去不要说话。”

奥格雷紧紧拥着克莉丝汀娜,此刻他忘记了自己是谁,在那个时空。博斯普鲁斯海峡潮湿凉爽的风将克莉丝汀娜秀发吹散开,铺在奥格雷脸上痒痒的。

他贴在她脸颊上,她的脸炙热而芬芳。真丝衬衫完美体现出她身材每一处的凹凸,耳垂就在他嘴边,他伸出舌头舔着她耳垂进而含住。克莉丝汀娜身体软了下来,舞步已经不能踏上节奏。

“噢,奥格雷你吻我好吗?求你了,吻我吧。”她发出呢喃的私语。

他低头索求她的唇,厚实的唇香甜的津液,俩人在黑暗处索取起来。当最后一盏灯熄灭时,克莉丝汀娜紧紧抱住他嘴里发出一声低吟。

今晚佩拉宫所有活动都已结束,奥格雷一手挽着一位女孩往酒吧外走去,管家像幽灵般出现。

“奥格雷先生需要什么服务嘛?”

奥格雷打量一下中老年管家,从口袋了取出十英镑递过去说:“请给我房间送三瓶拉图和几道精致的菜肴。”

“奥格雷先生,你稍等一会送到你房间。”

克莉丝汀娜手环着他腰说:“亲爱的,我们还要喝啊。”

“今晚是放纵夜,我们全要喝醉。”珍妮弗不甘示弱的挥着手。

奥格雷也不接话,他怕接话时这俩个妞在电梯口吵起来,俩个妞身体的重量全部压在他身上,那部传说中的电梯发出叮当叮当的声音停了下来。侍者赶忙上前拉开栅栏打开电梯。

“奥格雷你真会享受,我们住的地方是老鼠蟑螂到处爬的旅馆,你真奢侈。”珍妮弗说着身体控制不住倚在电梯壁上,压的奥格雷手直吸气。

还好进入409客房,珍妮弗抓起桌上的茶杯喝起来,还嘴里不住的说这是茶?奥格雷你喜欢喝茶?

三人还没有说上话,侍者在管家带领下敲门进来,一应俱全酒杯,刀叉,盘子。

侍者轻车熟路将烤羊肉和几道甜点放在阳台的桌子上,桌子用洁白的餐布铺好。

奥格雷关闭房间所有的灯时,两个女孩没有发表任何意见。他拥着两位女孩走到阳台,将她们按在椅子上。

“关灯是为了视觉上的安静,我们三喝酒静静的观赏博斯普鲁斯海峡,享受土耳其的宁静。”

克莉丝汀娜惊喜的望着远处幽暗的博斯普鲁斯海峡,海边夜风吹起她衣服,珍妮弗那双眼睛盯着倒酒的奥格雷,三人坐在狭小的阳台上。

那种人世间最原始的情绪在博斯普鲁斯海峡旁慢慢的集聚着,三人也不说话端起酒杯轻轻的碰了一下,小口的呷着。

奥格雷手捻起一块烤的金黄色的羊肉递到克莉丝汀娜嘴边,她张开嘴咬住羊肉,没有忘记舔了一下奥格雷的手指。珍妮弗用脚踢了一下他小腿,眼睛看着他,他同样捻起一块送进她嘴中,詹妮弗一口咬住他的手指用力吮吸起来,得意的看着克莉丝汀娜。

三人叼着香烟,也没有刚才在酒会上的隔阂了,两个女孩一左一右紧紧靠着他。克莉丝汀娜从杯中吸了一口酒,侧身吻着奥格雷将口中一半的就渡给他。珍妮弗端起酒杯递给奥格雷抬手倒进他口中,紧接着趴在他身上抱住他从他口中吸过一口酒。

奥格雷一把将克莉丝汀娜从椅子上抱到自己腿上,让她分坐在自己大腿上。从果盘中捻起一块水果塞进她嘴中,他仔细辨别克莉丝汀娜眼中是不是有什么不满,他看见的只有火花在闪烁。

三人在阳台上继续着夜宵,衣服上全是酒迹,他感到自己领口一直到小腹全都是葡萄酒,自己的衬衫被珍妮弗解开了一半。

他搂着克莉丝汀娜往黑暗的客房走去,身后被珍妮弗一把抱住,紧紧地环住他腰。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