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第3章 叫墨哥

纳兰云槿 | 发布时间:2021-07-22 16:36:57 | 阅读次数:10803

姜云暖作势欲跪,却被刘氏扶住:“好孩子。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你娘死的时候,娘就答应下来过你娘,无论怎样,要好好的照料你。你能想通了这个理儿,娘很欣喜。以后咱们一家人好好的“嗯。既然老四回来了,那就照顾好你媳妇儿。老伴儿,你出来,我有话对你说。还有你们两个,都给我滚回自己的屋里思过去!”。...

姜云暖作势欲跪,却被刘氏扶住:“好孩子。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你娘死的时候,娘就答应过你娘,不管怎样,要好好照顾你。你能想通这个理儿,娘很欣慰。以后咱们一家人好好过日子便是。老伴儿,你说是不是?”刘氏看了一眼刚进门的秦伯达,说道。

“嗯。既然老四回来了,那就照顾好你媳妇儿。老伴儿,你出来,我有话对你说。还有你们两个,都给我滚回自己的屋里思过去!”

“爹娘慢走。”姜云暖乖巧地目送着一家人都走出去,这才松了一口气。一屁股顺势坐在地上。

“你很聪明。”秦墨颇为惊讶地看了一眼姜云暖,说道。他虽不回家,但家里的事儿他都听进城赶集的周大伯说过。他刚才原以为他这媳妇又要撒泼打横耍无赖,没想到她竟然几句话就把他娘搞定了,还生生流下两滴老泪。

秦墨看着姜云暖,眼中的情绪复杂难分,总觉得他这丑媳妇儿不简单。

姜云暖当然知道秦墨在想什么。

可她是魂穿!表面上还是那个又丑又胖满脸痘痘的云娘。任秦墨绞尽脑汁,也不会想到她已经换了个芯子!所以,她并不担心自己会漏出马脚。

“不管你信不信,其实,在落水的那一刻,我想了很多。是不是因为我作恶太多,所以老天爷才想早早地发配了我。如果我能大难不死,我一定要做一个好人!人生已经如此艰难了,何必再惹些仇家来,给自己添堵呢!你说是不是?秦墨?”

姜云暖顺势躺在地上,用一种及其忏悔的语气说出这样一番话。她自认为这番话就算不能打消秦墨的怀疑,至少能对她不那么警惕,毕竟她们是要生活在一个屋檐下的人。

但是……谁来告诉她为什么这男人的脸都黑了?她好像没说什么惹恼他的话吧!

“云娘,起来!地上凉!”

哈?

姜云暖愣了一下。弄了半天,这男人脸色不好是因为她躺在地上,而地上凉?!那她刚刚解释了那么多,那么煽情,感情都是白费口水?

姜云暖有些郁闷。

“还有,叫墨哥!”

噗~咳咳咳。

姜云暖刚爬起来准备喝口水润润喉,就被他没来由地一句话呛到了。

“怎么了?慢点,这一桶都是你的!”

姜云暖有些无语。

一桶!秦墨这是把她当水牛了!没办法,谁让她体型在这摆着呢!

秦墨实在不忍心她再咳下去,抬脚走到姜云暖面前,还伸手安抚性地拍拍她的背。

他的手,很大,很厚实,很温暖。

让姜云暖有些心安。又有些不习惯。

“那什么,墨……墨哥,你别碰我,我身上又脏又臭的,别再把你熏着了!”

秦墨听了这话,眉头又是一皱。他这小媳妇儿,是在嫌弃他?但……“云娘,你为何会落水?”

“这就要问你的烂桃花了。柳叶儿嫉妒我嫁给你,心有不甘,见我独自一人,便起了狠心思。我长那么胖,又没吃她家的馒头,碍她什么事儿,你说我冤不冤!”姜云暖毫不在意地吐槽着,没看见秦墨的脸这下都黑成炭了!

他的媳妇儿,他嫌弃可以,外人若是插手,那就是存心找茬!

如果姜云暖知道秦墨心里对她是这个想法,估计都想一个泰山压顶弄死他!

“你不是要洗脸么,水我烧好了,趁着热,莫要着凉了。我出去一下。”

“墨哥!那个,有皂液吗?”古代没有洗面奶这种东西,皂液应该有吧。她这油光水滑的大脸盘子,清水是洗不干净的。脸上那些痘痘,都是因为水油不平衡和长期内分泌失调才长的!减肥一时之间减不下来,控制一下还是可以的。

可是问完以后,姜云暖就后悔了。原主之前根本不洗衣服不洗澡,哪里来的皂液!她这不是打自己的脸嘛!你别说,还挺疼的!

“我们屋里没有,家里的衣服平时都是大嫂洗。你去她那找找吧。”

“哦。”

姜云暖来到秦老大的屋前,钱氏正好在洗衣服。“大嫂,可以给我一点皂液吗?”

钱氏抬头,看着姜云暖,就冷嘲热讽地说道:“呦!这不是咱家的宝贝吗!怎么?舍得下床了?到底是城里来的千金,果然是身子娇,落个水就要死要活的,还要吃肉补身子。我为秦家生了孙子,也没瞧见娘亲自为我杀鸡炖汤的!”

“大嫂,话不要说得这么难听。我只是来借皂液,不想跟你吵架。你若是不想给我,我买还不行吗?”姜云暖早就想到钱氏会借题发挥,出来的时候特地从嫁妆盒子里拿了一文钱。

买?

一听说姜云暖要出钱买,钱氏顿时两眼放光,可又不敢表现地太明显,好像自己很贪财似的。“这皂液可是我辛辛苦苦用皂角泡的,你知道城里一罐泡好的皂液要多少钱吗!”

“我知道,这是一文钱。给我半罐就好!”

皂角的市价,是一文钱一斤!而一斤至少有二十个。二十个皂角,够她泡五罐的皂液了!这生意,稳赚不赔!

钱氏的如意算盘打得叮当响,麻利地重新找了个罐子,装了半罐给她。

姜云暖得了皂角,拿着换洗衣服就往小溪走去。她身上那么脏,不彻彻底底洗干净,她都不敢出现在秦墨面前!否则她一个又臭又丑的土肥圆面对秦墨那个俊郎君,看也不敢看,摸又不敢摸,实在是太伤自尊了!

现在已经日落西山,农作的村民应该都回家做饭休息了。她去小溪洗洗,应该没人看见。再说了,现代在海边,女人穿比基尼走来走去的多了!有人来了,大不了往水里一藏!

打定了主意,姜云暖脱下襦裙,围着一层被单就要往水里跳!

突然,被人抓住了手!姜云暖吓了一跳!不会这么背吧?洗个澡而已啦!还有人这么不长眼,连她一个胖妞儿也要?

姜云暖刚想看看到底是谁,口味居然这么重,就听得头顶一阵带着怒气的男声传来!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