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第五章 你们也就只会欺负欺负树和兔子了

猫又执华 | 发布时间:2021-06-11 17:32:34 | 阅读次数:18210

来了一声非常大的轰鸣。  执华感应了一下远处的情况,“啊拉,十七夜了问题了吗?的确我也要快点儿了呢。”  “人类,别想逃!!”  “我毕竟会逃,但是我下面要动真格的了,要当心哦。”执华站定,已发出一股气劲砸碎了所有抽回来的藤条,接着收拳于执华一边以一种闲庭散步的节奏游走在古树甩出的藤鞭之间,一边愉悦的调戏着古树:“啊拉,我可不是人类,我可是猫又妖怪,而且你连打中我都做不到,还说什么试炼。话说,你真的是‘神格’吗?”。...

  “人类,你在做什么,快来接受试炼啊!不要只是躲啊!!!”数根藤鞭狠狠地抽打在地面上,暴躁的古树发出怒吼。

  执华一边以一种闲庭散步的节奏游走在古树甩出的藤鞭之间,一边愉悦的调戏着古树:“啊拉,我可不是人类,我可是猫又妖怪,而且你连打中我都做不到,还说什么试炼。话说,你真的是‘神格’吗?”

  古树没有再说话,只是发出怒吼,并更加快速的甩出藤条,一副不打中执华誓不罢休的样子。

  “轰!!!”远处传来了一声巨大的轰鸣。

  执华感应了一下远处的情况,“啊拉,十六夜已经解决了吗?看来我也要快点了呢。”

  “人类,别想逃!!”

  “我当然不会逃,不过我接下来要动真格的了,要小心哦。”执华站定,发出一股气劲打碎了所有抽过来的藤条,然后收拳于侧腰,“可千万······不要死了哦。”

  拳出,肉眼可见的波纹以执华打出的拳头为起点,快速向古树冲去。

  感受到波纹的古树仿佛触电了一般,用和体型不符的速度把藤条缠绕在了自己的躯体上。

  波纹和古树相撞了,没有一丝一毫的声音,只见波纹以朽木拉催之势破坏了古树躯体上的藤条,并不断的冲向古树的躯体。

  短短的一瞬间,波纹穿透了古树的躯体并在古树的身后造成了一条长长的“小路”,最后在执华的控制下撞上一座小山,发出了巨大的轰鸣。

  这样应该能让他们找到我了吧,执华嘀咕一声,看向身躯中间破了一个大洞的古树:“喂,没死吧。”

  古树发出了一声痛苦的**,“还死不了,人类,是你赢了,这是属于你的恩赐了。”

  一颗小小的树苗就凭空出现在执华的面前,“只要有水就可以存活,一切种植物都可以种在上面。”

  “啊,谢了,还有我是猫又妖怪。”执华向古树道了一声谢后也就不再在意古树的离开,只是拿着幼苗站在原地等着黑兔和十六夜的出现。

  过了一会儿,十六夜和黑兔就来到了执华面前,本想用不知从何处拿出来的纸扇打执华头的黑兔看到执华手上的幼苗就移不开眼了,“这,只是传闻中只要有水就可以存活,一切种植物都可以种在上面的种植之树的幼苗,这可是比水树幼苗还要难得的恩赐啊,执华桑你到底做了什么啊?!”

  “只是打了一棵树一拳罢了。”确实,执华从头到尾就向古树打了一拳,只不过打的对象是“神格”就是了。

  “执华桑你不要开玩笑啊!”本想再说些什么的黑兔看到执华一脸‘你不信就算了’的表情后也就放弃了,“啊!!我知道了啦,不问就是了。”

  “喂喂,执华,我可不记得我的挚友是一个笨蛋啊,你还没有发现什么吗?”这是十六夜插嘴了。

  黑兔听到十六夜的话先是疑惑地歪了歪头,然后心中一紧,紧张的看向十六夜和执华。

  “嗯?如果你是指黑兔他们的共同体很穷这件事的话,我是知道的呦。”

  黑兔心中又是一惊,更加紧张地看着执华。

  “也是啊,你这家伙从来都是把知道的事藏在心里的人呢。”而十六夜则是笑了起来,“那么,你的决定呢?”

  “我无所谓啊,在哪都一样,而且这么有趣的事情我怎么可能放过呢。”

  没错,表面看上去相当温和的执华其实是和十六夜以及凉宫春日一样的有趣控,执华和十六夜成为朋友正是因为他们两个都是有趣控而又呆在那无聊的世界,两个同类才互相吸引。

  听了执华的话,黑兔松了一口气,露出了轻松的微笑,“那么,我们就回去吧,不要让大家等急了。”

  “啊,黑兔,事先说好,飞鸟和耀的事情我可不会管哦~”

  “嗯,那是当然的,就有我黑兔来说服她们吧。”

  对此执华只是笑笑,并不说什么。

  “怎么了?大小姐她们两个做了什么吗?”熟悉执华的十六夜当然知道执华说的并不是飞鸟两人加入“noname”的事,于是在路上偷偷地凑到执华的身边问道。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好好看戏吧,气急败坏的黑兔还真是蛮有趣的啊。”

  十六夜仿佛明白了什么,也是用一种戏谑的目光看向前方带路的黑兔。

  抱着水树之种和种植之树幼苗的黑兔顿时有一种被狼盯上的感觉,打了个寒颤。

  ————————————————————————————————————————————————

  “为、为什么会在这么短时间内与“弗雷斯·加洛”的首领接触而且还弄成了挑衅对方的状况啊!?而且比赛就在明天!?还有竟然要在敌人地盘战斗!你们到底在想什么!我再问你们呢,四位!!”

  日落时终于在喷泉广场汇合,听过事情经过的黑兔,不出所料的兔耳倒竖大为生气。暴风般对着突然情况开始了说教与质问。

  ““““胡来了对不起。现在在反省””””

  “住口!”

  听到没有说是谁提出,简直就像商量好好一样的借口,黑兔暴怒了。

  见此情景,一旁呵呵笑着的十六夜劝道“也没什么不好吧。又不是毫无理由去挑衅,原谅他们好了。”

  “十六夜你或许觉得有意思,但我们在这游戏里获得的只有自我满足啊!看看这‘契约文书’吧!”

  黑兔举起的“契约文书”是无“主办者权限”者们要作为“主办者”举办比赛所必须的恩赐。

  那上面记载着比赛内容、规则、赌注、奖品,由成为比赛“主办者”的公会首领签名而成立。黑兔所指的奖品内容如下,【参加者获胜时,主办者将承认参加者所列举的一切罪行,并在接受箱庭法律公正制裁后,解散公会】嘛,的确是自我满足。只是特意减少了花时间就能确认,罪犯却可能逃跑的风向而已啊。

  另外飞鸟的赌注是“默认罪行”。这不只限于本次,就是今后也会对他的行动完全保持沉默。

  “只要花时间的话,他们的罪行一定会曝光的。可关键的孩子们······那个,”

  黑兔说到这里不由停住了。她虽然也曾听说过“弗雷斯·加洛”的恶评,但没想到他们会是如此残忍吧。

  “不错。人质已经不在这世上。只要指出这点,一定能找出证据的吧。但为此必须要花时间也是事实。不过我就是不想为制裁那恶棍花那么多时间。”

  “所以呢,黑兔。比起道德,我更不允许让那种恶棍逍遥在我的活动范围内。如果现在放了他,以后一定会被报复的。”

  “呃,也是······放掉他或许会很麻烦。”

  “我也不想放走加尔德。决不能让他这样的恶棍逍遥法外。”

  仁也表现出了赞成的意思。黑兔见此情景,只好放弃的垂了下头。

  “哈啊······真拿你们没办法。就这样吧。黑兔对此也是一样的生气。而且“弗雷斯·加洛”那种程度的敌人,十六夜或者执华一个人就能轻松获胜吧”

  黑兔这是想做出正当评价。不过十六夜与飞鸟却一脸惊讶的道,“说什么。我可不参加啊(我可不会让他参加的啊)!”

  “这还用说。我才不会让你参加(我才不会参加)!”

  两人同时向彼此哼了一声。黑兔慌忙劝二人道“不、不行的啊!你们两个都是同一共同体的伙伴,要好好合作啊。”

  “不,黑兔你听好,这场架,是他们挑起的。而对方接受了。如果我这时候出手,不就不识相了吗。”

  “啊啦,你这不是挺懂规矩的吗。”

  对两人毫无办法的黑兔只能用求救的目光看向站在一边看热闹的执华。

  “哎?我貌似说过不会管的吧。”

  “什么时候?啊,之前执华桑你说的是这件事吗?!”

  “嗯哼。”点头。

  “······啊啊要疯了,随你们便吧!”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